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兰馨欢迎您

听风的消息 小草的低语 记录曾经的故事

 
 
 
 
 
 

吉林省 辽源市 巨蟹座

 发消息  写留言

 
吉林省作家协会会员。 喜欢用笔来抒写人生。 喜欢用自己的眼睛看世界。 喜欢原生态的自然万物。
 
近期心愿愉快而又忙碌的人,在敲击键盘的过程中完成人生的理想。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焦点头图

 
 
聚焦图片加载中...
 
 
 
 
 
 
 
模块内容加载中...
 
 
 
 
 

快乐每一天

 
 
模块内容加载中...
 
 
 
 
 

日志分类

 
 
日志分类列表加载中...
 
 
 
 
 

女人如书

 
 
模块内容加载中...
 
 
 
 
 

天气

 
 
模块内容加载中...
 
 
 
 
 

窗前的茉莉

 
 
模块内容加载中...
 
 
 
 
 

日历

 
 
模块内容加载中...
 
 
 
 
 

情趣

 
 
模块内容加载中...
 
 
 
 
 
 
 
心情随笔列表加载中...
 
 
 
 
 

雪中情

 
 
模块内容加载中...
 
 
 
 
 
 
 
圈子列表加载中...
 
 
 
 
 
 
 
 
 
 
 
网易云音乐 曲目表歌词秀
 
 
 
 
 
 
 
 
 
 
 
 
 
 
 
 
 
 
 
模块内容加载中...
 
 
 
 
 
 
 
 

1949年的春天,苏星团长通过西安县委转给刘云一封信,刘云急切地撕开了信封,抽出来一张带有暗红色血渍的照片和两张写满字的信纸,还没等看完她就昏倒了,彩云吓得尖叫着:“妈妈,妈妈呀,妈妈......”常贵在前面忙着做生意,听到彩云的哭叫声,扔下手里的活计就往屋里跑,刘云双眼紧闭倒在炕沿下。常贵将她抱到炕上,顾不得尖声哭叫的彩云,转身急匆匆去找胡老先生。

 

半个月后,刘云渐渐好了,她失神的大眼睛里总是含有泪光,彩云也不敢在妈妈怀里撒娇,她小小的孩子依偎在妈妈身边,水汪汪的大眼睛里含有疑问,大人们都说她的亲爸爸死了,死在很远很远的长着高高杨树的地方,

作者  | 2017-2-15 16:25:11 | 阅读(9) |评论(0) | 阅读全文>>

[置顶] 第五十五章 英烈千古

2017-2-12 20:10:07 阅读14 评论0 122017/02 Feb12

 

柳絮如花的冬雪悠然飘洒,千里冰封的东北,完成了土改肃清了匪患后,随着严冬的到来,战争的硝烟和轰隆隆的炮声也渐渐停息下来,人们都进入了稳定正常的生活之中。丽平刚刚回到了二道河子家里,没顾上休息就去看柳叶。柳叶也刚刚从乡下回来,饭还没煮熟丽平就进来了。柳叶消瘦的脸颊带着勉强的笑容,看着几个月没见面的好姐妹,丽平的眼泪却不知不觉地流下来,她看着强颜欢笑的柳叶,更难开口将王思源牺牲的消息告诉她,而柳叶却轻轻摇摇头,上前轻轻用手指擦去丽平满面的泪水,自己的眼泪也随之流下来,两个姑娘禁不住相拥而泣。

 

就在马龙和丽平去姜团长家不久,妇救会长柳叶去县委开会,正遇到了

作者  | 2017-2-12 20:10:07 | 阅读(14) |评论(0) | 阅读全文>>

[置顶] 第五十四章 热土情深

2017-2-9 16:04:20 阅读10 评论0 92017/02 Feb9

 

 杨亦德走后,刘云病倒了,她整天茶不思饭不想,瘦得眼睛深深地陷入了眼窝,躺在炕上沉默不语,水灵灵的大眼睛在屋内寻觅着,她在用心来寻觅着杨亦德留在家里的痕迹,丈夫对她的百般恩爱便如潮水般涌入脑海。天光云影两徘徊,篱墙殷殷紫菊开,怎不见夫君采摘?结婚时她亲手挂在墙角儿的四朵红花儿和花链儿早已失去了颜色,只有结婚的照片上两人甜蜜的笑容永远定格在那个温馨的记忆里。常贵只好接陈妈来劝慰刘云,自己院里院外料理生意和照顾小彩云。天渐渐冷了,刘云喝下几付胡老先生开的汤药,又在陈妈每天的劝说下,渐渐有了好转。

 

微寒乍起,摇影枝条已然显露出几分秋意,野菊花儿却

作者  | 2017-2-9 16:04:20 | 阅读(10) |评论(0) | 阅读全文>>

[置顶] 第五十三章 血染征程

2017-2-2 16:18:53 阅读9 评论0 22017/02 Feb2

 

                 

通迅员马龙眼瞅着王思源连长被打成了蜂子窝,他黑土般的脸上,双目赤红,泪水奔涌而出,扑在滚烫的炮弹箱上,狂喊道:“王连长,王连长。”王连长再也没有抬起头来,再也没有像往常那样立正回答:“是,马龙同志,我马上到团部开会。”马龙哭喊着想冲上去抢回王连长的尸体,可是还没等他冲出掩体,密集的机枪又横扫过来。他只好转身在横七竖八的尸体中和血河里往后撒。回到原来的阵地找姜团长汇报,可姜团长早已失去了踪影,他吓得脑袋像被炸裂般的疼痛,耳朵里嗡嗡直叫

作者  | 2017-2-2 16:18:53 | 阅读(9) |评论(0) | 阅读全文>>

[置顶] 第五十二章 奇袭顽匪

2017-1-22 7:39:06 阅读12 评论0 222017/01 Jan22

 

汪排长三人顺着朱老斜走过或停留过的可疑地方都做上标记,当朱老斜钻进了兔儿岭,因为地形复杂,他们没有继续跟进,便守在兔儿岭山口,守株待兔,单等朱老斜出来。

 

两天后,朱老斜背着装得鼓鼓的马褡子出来了,他并没有往别处转悠,而是径直向葫芦套方向走去。侦察组立即返回独立团,苏团长正等得着急,一见他们进了团部,上前一一握手,并关切地问候:“同志们辛苦了!警卫员,快给他们倒水,再去炊事班弄些好吃的东西,你们边吃边说说这几天的情况。”汪排长将抓放朱老斜和一路跟踪到兔儿岭的情况说了一遍,最后说:“苏团长,这次多亏了罗春小舅舅一家,特别是米顺昌真是个干侦察的好材料,机灵

作者  | 2017-1-22 7:39:06 | 阅读(12) |评论(0) | 阅读全文>>

第五十一章 秋怀寄远

2017-1-8 22:59:36 阅读10 评论0 82017/01 Jan8

 

 

苏星团长让楚汉陪同杨亦德先回北大营团部,杨亦德一进北大营,狼狗圈的一幕如影随形般闯进脑海,他喉咙发紧干呕起空空的胃肠,楚汉看他难受的样子,关切地问:“杨先生,你是不是病了?我带你去医务室看看。”杨亦德摆摆手:“不是病了,是心难受。”楚汉将他安排到苏团长屋里,打来洗脸水,又端来了早饭。杨亦德没吃几口就躺在床上,闭上眼睛似睡非睡等待着苏星回来。

 

苏星团长从县委开完会回来,已临近中午,根据西安县委提供的匪情,查看地图上所标记的胡匪活动的频繁地区,心中酝酿着剿匪的计划,等

作者  | 2017-1-8 22:59:36 | 阅读(10) |评论(0) | 阅读全文>>

告别2016——展望2017

2016-12-31 20:05:55 阅读39 评论8 312016/12 Dec31

     翻过日历最后的一页,2016年过去了。我的写作计划因外孙子张可可的到来放下了,累在快乐中,苦在快乐中,每天奔波着坐车去女儿家哄外孙子,真正做到:踏着晨光去,戴着月光归。

  2017年,我还要奔波来奔波去,一切都是为了女儿少受累。所以,奔波依旧。我希望通过自身的努力,使女儿和外孙子快乐过好每一天。

 

                            顺祝朋友们新年快乐!平安!健康!

作者  | 2016-12-31 20:05:55 | 阅读(39) |评论(8) | 阅读全文>>

第五十章 秘密侦察

2016-12-31 19:54:37 阅读10 评论0 312016/12 Dec31

 

月牙儿刚刚爬上树梢,葫芦套屯家家早已吹灭了煤油灯进入了梦乡。黑沉沉的沟膛子里,偶尔传出一两声狗叫和不知那家孩子的闹夜声,接着又陷入了沉寂。突然,从黑暗中窜出几个黑影直扑屯中间朱老斜的家,顺昌率先接近门口,院里的狗闻声低哼几声,似乎是警告来者。米顺昌从兜里掏出一包东西扔进了门里,只听从院里传出狗咀嚼吞咽东西的声音,不一会就没有动静了。米顺昌在事先准备的窝窝头里面渗入了药野鸡的砒霜。狗被毒死后,汪排长和米顺昌在前,按照事先商量好的在闩门和门轴上滴上几滴豆油,开门时不会出现一点儿声响。舅舅和顺盛两个在门口把风,几人悄悄溜进屋直扑睡在炕头的朱老斜,汪排长将一团乱麻塞进了他打呼噜的大嘴里,立即将一双老虎钳子的大手按住了他的胳膊往外使劲一拽,朱老斜也立即清醒过来,朦胧黑暗之中睁开眼睛看见脸上蒙着黑布的人,他吓得半死拚命地

作者  | 2016-12-31 19:54:37 | 阅读(10) |评论(0) | 阅读全文>>

大门上的福字不能倒贴_转载

2016-12-29 7:31:47 阅读18 评论0 292016/12 Dec29

古时过年贴福字的讲究
    很多家庭在过年时都会在家里的适当位置贴个“福”字,寓意福气吉祥,同时很多人以为“福”字是要倒贴的,取“福到”之意。真的是这样吗?
    在我国传统位理学中确有倒贴福字的说法,取其“倒”和“到”的谐音,意为“福到”了。
    这里,“福”字倒贴主要存在几种情况:
    一、“福”字倒贴的第一种情况
    在水缸和垃圾箱上。由于水缸和垃圾箱里的东西要从里边倒出来。为了避讳把家里的福气倒掉,便倒贴“福”字。这种作法是巧妙地利用“倒”字的同音字“到”,用“福至”来抵消“福去”,用来表达对美好生活的向往。  
 

作者  | 2016-12-29 7:31:47 | 阅读(18) |评论(0) | 阅读全文>>

第四十九章 土改斗争

2016-12-21 7:55:12 阅读11 评论0 212016/12 Dec21

 

 

丽平和乔岩大耿来西安县委报到,县委就这批将要奔赴各村屯开展土改工作的工作队员及农会干部办了短期培训班,由县委书记程鹏飞和上级土改领导分别给队员讲了几天课,详细讲解毛泽东《中国土地法大纲》,没收地主土地,废除封建剥削的土地制度,实行耕者有其田的土地制度。土改的意义,就是将千百年来农民渴望拥有自己的土地,经过土改将土地分给农民,极大激发了农民革命和生产的积极性。为了保卫胜利果实,动员翻身农民参军,积极支援前线。有了农民的支持,才能使解放战争迅速取得胜利的一个可靠保证。具体对翻身农民做思想工作,对地主的阶级斗争,随时提高警惕,尤其是地主武装和凶残土匪对土改革命的破坏活动,保证土地公平分配到农民手里。丽平认真记录这几天学习的内容,她学习中思想上真正的成熟起来,培训结束后,大家情绪非常高昂,恨不能立即奔赴到农村土改工作中去。

作者  | 2016-12-21 7:55:12 | 阅读(11) |评论(0) | 阅读全文>>

第四十八章 欲哭无泪

2016-12-11 20:28:10 阅读23 评论0 112016/12 Dec11

 

 

 

国民党在东北的败局已定,卫立煌只好下令将几十万大军退守长春、四平、沈阳、锦州几座孤城之中,犹如脱节的列车首尾不能相顾,周围县城及农村均已成为共产党的解放区。思亲心切的杨亦德却不顾一切坐火车直奔长春。下车来到他租用三马路胡同里的小院落寻找院所主人,杨亦德手头拮据,他原本想取回属于自己的东西,谁会想到,“去后且三年”,沧桑物已非,房主几易其人,他尤为心痛的是当年存放在屋内的字画早已失去了踪影。他暗自思忖,是否让高桥一郎带走了。唉,想来真是:荒凉院落,凄凉雨。人去楼空,花凋寂。他失魂落魄赶到火车站,准备乘车回西安县城,没想到国民党军队把守的长

作者  | 2016-12-11 20:28:10 | 阅读(23) |评论(0) | 阅读全文>>

我心中的白杨

2016-12-5 10:34:49 阅读46 评论2 52016/12 Dec5

 

 文——李素艳

 

 

你伟岸的身姿,微微上扬的脸庞,如同一棵高大的白杨树根植于我的心中,我偷偷地叫你——白杨。

可我万万没想到一个雨后的黄昏,你高大的身躯竟然倒下了,竟然顾不上回头看一看有一双含泪的双眸凝视了你多少年?

你的悄然离世,让我心痛难眠,思念与追忆同时涌上我的心间,我的脑海里不间断地晃来晃去都是你一个又一个的身影,一个又一个镜头衔接重叠——你那双燃烧着灼热的眼神,包含了太多太多的内容;你挺直的鼻梁犹如一座雄伟的山梁,驻留在我的心间;粗犷稳重而又热情的你是我精神上最稳固的依靠,可你却骤然而逝,留给我的是无限的痛和哀思。

思念的情绪如同漫溯无边的赫尔苏河的浪涛,又如清香的野蒿在我的心中悄然地生长着。我心与君同,我心与君痛。现在我只能在静静的夜里,用我灵魂的唇去寻觅你,去温暖你已然冰冷的脸颊。

作者  | 2016-12-5 10:34:49 | 阅读(46) |评论(2) | 阅读全文>>

第四十七章 深山觅匪

2016-11-27 17:20:37 阅读10 评论2 272016/11 Nov27

 

 

苏团长派出侦察排长汪兴全、侦察员常亮、新战士罗春小去葫芦套屯侦察土匪的行踪。为了确保安全他们换了便装。罗春小走在前面,他身后不远处是排长汪兴全和侦察员常亮。

 

朝罗春小舅舅家进发。山间小路,连个人影都没有,汪兴全怀揣苏团长给他的桃木老虎头,心想,如遇可疑人就拿出桃木虎头试试,看看能不能起什么作用。一路上,汪排长在心里默默背诵胡子暗语黑话:白天住的?风扫地。夜晚住的?月照床。搬山(喝酒) ;挪窑(转移) ;风紧 (事急);扯乎(快跑) ;上亮子(点灯) ;财神(票) ;压(冲)

作者  | 2016-11-27 17:20:37 | 阅读(10) |评论(2) | 阅读全文>>

第四十五章 烛泪无语

2016-11-6 19:19:06 阅读14 评论1 62016/11 Nov6

 

 

1947年7月中旬,杨亦德一家经香港转广州,历经磨难终于踏上了北平的故土。三年如噩梦,恢复自由身的丰京华一脸沮丧,神情落寞,早已失去了昔日大小姐的风韵和派头,夫妇重逢使她感到既意外又悲切,面对丈夫杨亦德,她羞愧无语低下了头。杨亦德走出监牢的大门,抬头看看天空自由飞翔的鸟儿不禁潸然泪下,三年的囚禁,三年的苦楚,三年的故国难回,他痛恨美国联邦调查局夺去了他的儿子,更痛恨丰京华的淫恶无耻泱及他们父子二人丧失了自由之身。如今他已是鬓发微霜,眼角添皱。初脱囹圄的他便急于寻找自己的儿子。回想起那个苍穹夜雨秋来早,黄沙更兼风雨声的夜晚,儿子被美国特工强行从他手中拽走 “爸爸,妈妈,我要妈妈,爸爸。”孩子惊恐万状地哭喊声犹如钢鞭抽打在他的心上,他情不自禁仰天嚎叫:“老天爷啊!我的儿子啊!”

作者  | 2016-11-6 19:19:06 | 阅读(14) |评论(1) | 阅读全文>>

第四十四章 浴血四平

2016-10-28 19:30:43 阅读18 评论2 282016/10 Oct28

 

 

东北的夏天,凌晨四点朝霞已冉冉而升,红艳的霞光照耀着这片广袤富饶的黑土地。一大清早,青山翠岭中鸟儿叽叽喳喳在林间跳跃喧闹着,四野的庄稼长得已有半人多高,勤劳农民已经下田锄草。山间小路上姜守义的独立团随着三纵队走了一夜的山路,离东北的战略枢纽四平城越来越近了。姜团长接到上级命令:部队立即停止前进,原地休息待命。部队急行军走了一百多里地太累了,疲惫战士们顾不得草丛中的露水浸透了衣服,半躺半卧在草丛野蒿间转眼就睡着了。王思源连长靠坐在一棵松树下一点睡意也没有,他在等待着上级的命令,记得去年他们团参加了攻打四平战役,战斗打得异常惨烈,在四平这座城市牺牲了太多太多的战友,独立团政委关山越就是在最后的撒退中牺牲的。他半眯着眼睛,头脑异

作者  | 2016-10-28 19:30:43 | 阅读(18) |评论(2)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清明上河图

 
 
模块内容加载中...
 
 
 
 
 
 
 
日志评论
评论列表加载中...
 
 
 
 
 

海洋世界

 
 
模块内容加载中...
 
 
 
 
 
 
 
博友列表加载中...
 
 
 
 
 
 我要留言
 
 
 
留言列表加载中...
 
 
 
 
 
 
 
列表加载中...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

注册 登录  
 加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