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兰馨欢迎您

听风的消息 小草的低语 记录曾经的故事

 
 
 

日志

 
 
关于我

吉林省作家协会会员。 喜欢用笔来抒写人生。 喜欢用自己的眼睛看世界。 喜欢原生态的自然万物。

网易考拉推荐

母 亲 河   

2009-05-24 15:09: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昨夜狂雨乱点,雷鸣电闪,天将微明还不肯停歇下来,由强到弱渐渐转为柔柔细雨。每天习惯于去东辽河散步的我,吃过早饭,忍不住撑伞到只有几十米远的东辽河岸边观赏雨中河水奔涌的情景。

细雨如丝,绵绵正酣。许是上游也在下雨,站在涟涟烟雨的东辽河大堤上,顿觉心旷神怡。只见东辽河锁在苍茫雨雾之中,宽阔的河水浑黄湍急,滚滚波涛奔涌着,并以欢腾的气势奔向浩瀚的二龙湖。

这就是我们辽源人视为神圣的母亲河——东辽河!

细雨朦胧之中,我且走且停,潇潇细雨之中的河边,似乎还有人拿着花伞正和我一样也在欣赏着东辽河?我兴致勃勃迎上前很想找人聊聊我们的东辽河。当我走到跟前才看清楚,不只是河岸边有人,河面上似乎还有物影晃动,我不由得有些惊愕,谁有此大胆敢在这波涌浪急之时下河呢?走近前去寻问才知是水文勘测队的工作人员,正在勘测东辽河水情。此时一个女工作人员蹲在石阶上,一只手撑伞,另一只手拿铅笔正往本子上的表格里填写着什么。我走近前来观看,此时记录上的水深近2米,河面宽有百米之多。而烟雨迷蒙的河面上晃荡着勘测吊筐中男子粗犷的声音隐隐传来:水面宽102米;流量140立方米/秒;水位2、2米;流速1、7米。我不由得看着在风雨飘摇之中勘测的工作人员,担心他在晃动的吊筐中有多危险,水流湍急不说,斜风细雨卷起一阵阵轻烟,吹动着吊筐,把整个勘测人员身影裹进风雨之中。只见身穿橘红色救生衣,此时又挥手示意索道控制人员将吊筐移往河中心勘测位(每隔5米为一个勘测位),隐约可见他手拿勘测器费力向奔腾的河水中插下去,可能用力过猛,吊筐左右摇晃更加厉害,我望着漂浮的吊筐,和浑黄泛着泡沫的河水,升腾起了无限的感慨,油然而升的是对这些勘测人员的敬慕之情,他们才真正是东辽河的守护者,他们熟知东辽河的每一寸流域,熟知东辽河每一块河石,熟知每次涨潮或落潮,都是他们每天勘测观察记录着东辽河水的变化。我想他们才是最爱东辽河的人!

我撑伞在风雨等待着,半个多小时过去了,只见吊筐摇晃着缓缓移到岸边,从晃动的吊筐里出来一个年近三十的工作人员,他身穿短裤两腿泥水,手拿着测量器出了吊筐。小雨在他的身上飘洒着,他全然不顾的迷蒙的雨水,而是回望细雨纷纷的东辽河,向凝视自己的母亲似的,我看到他的眼睛里充满了浓浓的深情。

细碎绵密的夏雨,沁入东辽大地,沁入东辽河的怀抱,沁入我们辽河儿女的心田,汇成了涛涛河流,养育着沿河两岸的东辽人,以磅礴的气势,奔腾向前。

几天后的傍晚,我漫步在夕阳西下的东辽河大堤上,极目四望,一簇簇一片片黄绒绒的小野花笑靥在晚风之中。我熟知它们,早已给这些不知名的野花儿起个漂亮的名子“金盏花”。那些蓬蓬勃勃的小草,缕缕丝丝铺展在河堤两侧,我给它们取个好听的名子叫它为“绿色的情丝”。一蓬蓬散发着清香的野蒿洒脱地点缀其中,它们固执地铺展开来,一直铺向我目不能极的地方。

我的思绪沿着清香游走下去,东辽河斜拉大桥旁一棵棵粗大的柳树下闪耀着淡绿色的霓虹,丝丝悠悠的柳叶被灯火映衬得更加婀娜多姿。手拂柳丝回望银色的斜拉大桥,桥身两侧镶嵌着一串串篮篮的霓虹灯,这篮色的灯河横越在东辽河上,随着万盏灯河而聚集的是纷然璀璨的霓虹灯光,与星月交辉又从半空倒映在微波粼粼东辽河水的景象。不由使我低头凝眸,这美丽的东辽河中的河神夫妇是否也在赏月观灯与人同乐呢?它们是否观看守候在河岸边龙山宝塔上金碧辉煌盏盏灯光?还是那一殿殿一层层金角飞檐上的盘龙?还是倾听亮灼灼、金灿灿悠扬的风铃声呢?我不得而知。也许它们极目天涯的是落日长河或是大漠孤烟,也许是江南杏花、草原如雪的羊群,或者是峰峦玉琢水乡山色的媚人景色呢?

圆圆皎月、烁烁星河,凭栏遐思由然而升的是,轻风翠柳下的东辽河水在翻动着流水般的岁月。撒满月光的河水在我的眼前缓缓流动时,也流醉了我的心,萌动了我的情!

余霞满天风吹香动之时,我真想顺流而下,去追寻载满霞光的河水,欢快地去畅游两岸的风光美景。而河边的柳丝也似乎在招摇着想和河水攀谈,和野蒿细语,和清风吟唱。

我顿然感到我与东辽河不是几米、或是几十米、抑或是几百米的距离,而我与东辽河就是母亲与孩子般的眷恋深情,只是孩子静静地聆听母亲乳汁般涌流的爱音,这只是一个孩子守候着母亲身边感受到的愉悦之情。

这就是哺育我们辽源人的母亲河——东辽河!

在人生苦旅中,每当我高兴或苦恼时,我便会来到东辽河旁守望着,面对我心中的母亲河,喃喃说出我心中的欢乐与忧伤。

面对母亲河,面对幽闲参差不齐的杨柳。我真想手执青蒿与河中的鱼儿攀谈,面对河中朗月,饮上一杯清茶,倾诉我对母亲河的衷情。而撒满清浑的河水则静静地流淌,不肯停歇一刻,我只能默默面对静静流淌的河水,和倒映在微波中的月影星辉和灿烂的灯影,偎依着,眷恋着,倾听着……

呱、呱、呱,此起彼落的蛙叫声从微香暗柳下的河堤绿草中传来,使我从沉思中醒来,蓦然知觉,原来,夜已然很深了。

                                                                     

作者:李素艳

住址:吉林省辽源市14楼3单元

电话:13694093798

 

  评论这张
 
阅读(3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