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兰馨欢迎您

听风的消息 小草的低语 记录曾经的故事

 
 
 

日志

 
 
关于我

吉林省作家协会会员。 喜欢用笔来抒写人生。 喜欢用自己的眼睛看世界。 喜欢原生态的自然万物。

网易考拉推荐

我与《北方春柳》  

2009-09-19 11:54:2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李素艳

 

  我是一个喜欢做梦的人,许多年来,我不断地做着相同的梦境,那就是写一本封面飘动着柳叶的小说。

  为了实现自己的梦想,我于2006年9月开始了小说《北方春柳》的写作过程。我从老辈人那里听到了有关日伪统治时期和解放东北时期的故事,在脑海里一遍遍思考酝酿,形成了故事的大致梗概,就从我爷爷(刘连可)的死作为开头来展开故事。我写到第七章时,由于自己的文学基础太差,随着故事的不断深入,人物也多了起来,心也跟着乱了,确定不了人物究竟要往哪方面发展,在刻画人物的形像性格方面,个性不鲜明,故事不严谨,我苦恼至极,夜里翻来覆去睡不着,思来想去,还是暂时放下来,再读读书。我选读了许多中外名著,在读书期间,远在长春的张平老师也时常打电话来鼓励我:“小说不能急于求成,要细腻地描写故事的情节。小说,就是生活中的一种历练,讲故事时精彩动听,有时候写在纸上的故事就没有讲故事那么精彩,这是因为我们经过了艺术加工,有些原汁原味的东西没有了。写小说就像从山上往回搬运矿石,这些被搬回的矿石需要筛选,冶炼,再冶炼。在冶炼过程中,把烧红的铁放入冷水里冷却,再冶炼,需要百炼最后才能成钢。坚持下去,最后你会成功的。”而我的另一位朋友,画家的母亲问我:“鸡的眼睛是怎样闭合的?”而我则不加思索毫地回答:“上眼皮儿往下一抹搭,就闭上了呗。”她严肃认真地说:“你没仔细观察,怎么能肯定是上眼皮儿往下合呢?我孩子小时候练画时,为了临摹所有动物,并细腻地表现出来,我养了几只公鸡、兔子、鸽子,并陪同孩子每天都观察鸡是怎么闭眼睛睡觉的,鸡和我们人类通常的闭眼是不一样的,它们的下眼皮儿是往上闭合的。”古人云:“与善人居,如入芝兰之室,久而不闻其香。”遇到一个好老师、好朋友,受好的教益,就是我成功的推动器,会推动我将小说写得更顺畅。

  我在每天的学习中,不断提高自己的写作能力,当我再次面对电脑继续我的故事时,循序当时的历史痕迹,敲出一段又一段的那个时期所发生的故事。而且我还时时走出家门,到我所写的二道河子(如今的建安镇)和沿途必经的烧锅岭、仙人洞岭,爬山攀树,登高远望,幽深挺拔的松林,被山风吹动起如大海般阵阵的松涛声,激起我无限的遐思与灵感,也坚定用真话和实景来描写我们的家乡辽源的故事。我又走访了当年在伪满国高读书的刘正连老人和一直居住在太信煤矿的丁槐春老人,从中大致确定当年的东安县城,(如今的辽源市)街道布局、房屋景物及辽东的风土人情。 两位老人详尽地给我讲述了辽源解放初期所发生的重大事件,帮助我更进一步了解东安县城和整个东北三省在日期伪时期,广大的劳苦大众所受的苦难。我采用爷爷刘连可死后,撇下了灵草(奶奶)带着年幼的姑姑(刘云、丽平)和我的父亲(刘林),从此后,一家四口颠沛流离的故事来展开《北方春柳》的故事。我还描绘了有关王朝阳这一真实的故事融入到小说中,在写作过程中,我几次泪珠滚滚,甚至于抚案痛哭,为辽源解放献出自己年轻生命的无名英雄。当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六十周年的钟声再度敲响时,我们是不是应该为解放辽源家乡而永远长眠在这块土地上无数的无名烈士致敬!奉上一束鲜花?(再一次流泪)。

 在我文思如清泉般,穿石而出时,用大量的笔墨来描写昔日的辽源美丽的自然风光。满怀深情地在小说中将自己化为柳叶姑娘,去感受苦难的生活,对无米下锅的民主联军真诚的帮助,去感受深爱排长王思源羞涩的情感和大胆地表白,感受自己深爱的恋人牺牲在四平战场时痛苦的经历。

  一稿完成后,竟达36万多字,字里行间,繁文缛节、叠床架屋之处不胜枚举,而我竟然连一个字都舍不得删除,小说上部的回忆参差过长,这就形成了谁是主人公的疑问,而且故事并没有达到预期的高度。

  我坚持每天以两千字以上的写作速度,积叶成章,溶入了自己的情感,在渐入佳境、组合文字中辛苦并快乐着。我深情地描写了根植于柳树下,东北人民在日本侵略者的铁蹄下,我们的共产党人和日寇作殊死的搏斗,像柳树一样顽强不息。在解放东北时广大的劳苦大众,在民主联军吹响解放东北的号角声中,积极参加并顽强地与敌特、土匪作殊死斗争的故事。经过三年不懈地努力,终于赶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六十周年”之前出版了。我将这部凝聚着爱与血的封面飘动着柳叶的小说奉献给辽源—我的父老乡亲,奉献给为了解放东北、解放辽源无数的英雄烈士和英勇奋战的先辈们,及无名英雄以深深地缅怀和慰藉,我们并没有忘记六十年前的血与火,忘记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是怎么来的。

  当小说完稿后,承蒙《辽源日报》《关东周末》赖长虹主编的深切关注,并给予了大力地帮助与支持,在酷热难耐之夏,挥汗如雨,一坐半月之久,帮我一字一句审稿,并提出许多宝贵的意见,又以一篇“跋”来赞美柳树精神。还有一直关心鼓励我的许多朋友们,在这里我只能以一颗感恩的心,表示对关心我,支持我的老师和朋友们以衷心地感谢!没有您们真诚地帮助与支持,就不会有我的今天。

  我将写作当成人生中的一种历炼,历炼多了,再多一些历炼,这就是我人生走向美好梦境的过程。

 

 

                                                                             2009年8月15日星期六

 

 

 

 

 

                                                                                              

  评论这张
 
阅读(28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