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兰馨欢迎您

听风的消息 小草的低语 记录曾经的故事

 
 
 

日志

 
 
关于我

吉林省作家协会会员。 喜欢用笔来抒写人生。 喜欢用自己的眼睛看世界。 喜欢原生态的自然万物。

网易考拉推荐

女工兰馨  

2011-03-02 07:43:4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急促的电话铃声将睡梦的兰馨惊醒了,她太累了,这批活快要干完了,可机械连续的出故障,这不,又有事了。兰馨赶紧抓起话简,车间主任焦急的声音从话简中传来:“兰姐啊,快来厂里吧,第三条流水线又坏了,”“知道了,马上就去”兰馨放下话简,边穿衣服边看了一眼墙上的石英钟,时针指向12点多了。

深秋的夜晚,万籁俱静,湿冷的的空气中夹挟着星星点点的雨滴,直往脖子里钻,好冷啊,兰馨打了个寒颤,——脚下用力蹬着自行车,快速向厂里奔去。

兰馨所在的工厂是生产电线电缆的厂家,她已在厂里工作近20年了,进厂时她只有20岁。她长得很漂亮,白晰细腻的皮肤,美丽的大眼睛总是笑迷迷的,她工作起来总是积极认真努力,很快成为厂里的生产骨干,就是在大多数工人下岗的情况下,她仍然被留在生产岗位。兰馨清楚地知道,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工厂越来越不景气,大多数工人都下岗。因此,她越发珍惜自己的工作。这批活是为全国农村电网改造生产钢蕊铝胶线,厂长通过招标,在众多厂家的强力竞争下力排万难夺来的。生产一千吨的钢蕊铝胶线时间只有3个月,这对企业一个中小型厂家来说是一个大考验。也是一件大好的事。可是,老套的设备已经昼夜不停的运转了近二个多月,再有10天就完成任务了,全厂上下众心一致,这关到企业的存亡。

轰鸣的车床、快速旋转的工件,兰馨聚精会神地车削着一根连接器轴。机修车间里一片漆黑,只有她这台机床上的灯光,象黑暗夜空中的一颗微弱的星星。灯光将兰馨的身影拉得很长很大,她那双美丽的眼睛死死地盯着车件,惟恐出现一丝丝的差错。随着车刀的削进,铁屑象浪花一样翻转而下,一丝笑容挂在她的嘴角。这是最后一件了,完成以后将装在流水线上,机器就可以正常运转了,兰馨拿着卡尺认真地测量着连接器轴的各部分尺寸,就在这时,车间主任快步走了进来,问道:

“完了么?”“就差镙丝扣,你稍等几分钟,”兰馨抬眼望了望主任那布满血丝的双眼,又询问道:“又是几天没回家了?”“三天了,大家都在努力工作,厂长也没回家,和大家一起忙呢。”主任说到这里,十分动情的对兰馨说:“兰姐,我知道你一个女同志这些天来白天黑夜的连轴转是够累的,我都不忍心给你打电话了,可厂长说了,我们这个行业是个特殊的行业,有的只是坚强熟练的技术工人,没有女人。在改革的大潮中,没被浪潮冲刷出去的都是我们厂的精英,就是要在关键的时候往上冲,一定要保证按时完成这批生产任务,任务完成后,一定要大家去二龙湖旅游去。”兰馨笑着说:“真会开玩笑,都深秋了,还玩什么二龙湖,龙王爷都要休息了。主任说:“夏天红花绿柳的,游二龙湖多好啊,可咱哪有时间啊,哪一次停产不是咱们检修?还没检修完,新任务又下来了,我还有话得告诉你,95平方高压线大轮不够用,这活干完后,赶紧再干六个轮的镙丝杆,千万要往前赶,”“知道了,” 兰馨一边说着,一边卸下已车好的连接器轴交给主任。望着主任勿勿离去的背影,兰馨心里涌出一种说不出的感觉。她急忙拿起卷尺,按照图纸的要求,吃力地拉着九米长的圆钢,拽到无齿锯前下料。火花伴着轰鸣声在兰馨的身上、脸上飞舞着,映红了她那美丽又憔悴的面庞。

 夜越来越深了,在机修车间高大的厂房里,兰馨一个人,将下好的料归拢到一起,堆放在车床旁,卡盘又继续旋转起来了。时间在悄悄的流逝,一根又一根的镙丝杆从车床上卸下来,一根、二根、四十五根了,就差三根了,任务就要完成了。“完活再休息吧”,兰馨自语道。卡盘又旋转起来,车刀车削工件的刷刷声在兰馨的耳中,就像动听的圆舞曲。兰馨默默地看着这些无言而特殊的工具,感受着它们像是有灵魂的生命,伴随着兰馨渡过了20个春秋,使她由一个花季少女到一名中年的技术工人。兰馨和车床及工具有着人们无法想象的感情,小小的合金车刀能使钢铁象软泥一样被车削成各种工件。

最后的一件螺丝杆车完了,兰馨关掉了车床开关,车间里顿时安静了下来,静得连掉根针都能听到。兰馨披着大衣靠坐在车床旁的椅子上,望着窗外仍然是昏沉沉的夜空,望着、望着她就睡着了,恍恍惚惚地来到了风光秀丽、碧水微波的二龙湖畔,她站在湖边,仰望着天空中轻盈如纱、洁白似雾、恬淡如烟的浮云。放眼不远处的山坡,鲜花绿草,蝶飞蜂舞。山坡上的苍松翠柏,碧绿修竹,多情柔美的梧桐,它们在风中摇啊摇,摇满了满山的清香,真的陶醉了,望着二龙湖波上白帆点点在轻轻的游移着,闪着点点的白光,那定然是捕鱼的船了,她感到美极了,似乎回到了少女的时代,伴着清风白云奔跑着、欢笑着。

兰馨在梦中笑了,自己被笑醒了。天,已经快亮了。

 

写于2004年冬季

 

 

  评论这张
 
阅读(54)|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