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兰馨欢迎您

听风的消息 小草的低语 记录曾经的故事

 
 
 

日志

 
 
关于我

吉林省作家协会会员。 喜欢用笔来抒写人生。 喜欢用自己的眼睛看世界。 喜欢原生态的自然万物。

网易考拉推荐

转——辽源作协主编宋岩的文章《不敢养狗》  

2012-03-07 16:54:1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对面楼一家住户的露台上,不知何时多了一只大黑狗,它偶尔会叫几声,我看它的时候,都是站在露台的沿上,向西方张望,常常站很久。不知那个方向有什么特别,也许是那个方向是它长大的家,也许是未归的主人回家的路。黑亮的一只狗,我看不见它的眼神。

有时晚上九、十点钟,它还会叫上几声,主人家的灯光是黑的。月夜下,一条黑影在露台上孑然独立,久久地鸣叫。只所以说“鸣叫”,是在“汪汪”的尾音,带着一丝哭腔。像一尊雕塑。

大约是年前,李姐家的小狗“糖豆豆”丢了。它性格开朗,招人喜爱,每天欢蹦乱跳的,很黏人,见了陌生人也一样。那是李姐的女儿带回来的,怕独居的母亲寂寞。过年前后,我在她家附近的电线杆上,看到了寻狗的启示,黑白的。过了十多天,我又在别的地方看到了启示,不同的是,这次贴的更多,是彩色的。我从中看到了李姐那逐渐放大的希望和绝望。年后李姐到我的单位来了两次,我问它“糖豆豆”找到没有,她只是笑笑说:“我最近的精神状态不好,不好。”只是笑着,我分明在她的眼里看到了闪着的泪光,要哭的样子。我心里酸酸的,不敢劝。过了两天,听说她到乡下去找“糖豆豆”了,大冷的天,在乡下雪烟飞舞的小路上,李姐会不会像祥林嫂的样子:你看见我家的“糖豆豆”了吗,就是相片这个样子,黄白相间的毛,眼睛下有个小点点……”

小时候,我在乡下的老家先后养过三只小狗,一个都没有养大。农村人说:谁家的人老实,谁家养的狗就厉害。可能这话有道理,我家的狗特别的凶。但结果却是一只死了,一只疯了,一只丢了。我常跟别人开玩笑说,可能是我家的人老实得窝囊,才给狗们造成了巨大的心理压力:一只郁郁而死,一只急得神经出了问题,一只离家出走。每一只狗的离去,都让年少的我伤心不已。当我的情感在它们身上一点点长大的时候,它们却像一团柳絮,被风吹走了。从此不敢养狗。

    如今,人们对狗更是寄予了太多的感情。它们漂亮、可爱、温顺、忠诚,而人类中的一些,却常在友善的面孔后面,藏着狰狞与阴谋。可是,一只狗的寿命一般只有十几年,而且它再聪明,也只有三、四岁小孩子的智力。善良而单纯的人,尚且容易被算计,狗怎么可能在物欲、贪婪、凶狠的夹缝中让人放心呢?如果把它关在家里,又扼杀了它的天性;照顾不好它,你又怎么对得起它亲昵的绕膝欢跃和望归的眼神呢?

是自己人到中年?是自己有些抑郁?是自己到了更年期(有人说还早点儿)?我的泪腺好像越来越发达,眼泪窝子越来越浅,常为一些事而伤感落泪,久久不能自拔。狗就更不敢养了。

其实,狗是属于乡下的,属于山野的。就像我久居城市依然感到困顿和孤独。我喜欢狗身上那种兽的味道,带着一种原始的真实与荒凉,如人类初始萌生出的那种亲切。我喜欢那种凶猛健壮的大狗,可它只能出现在我的想像中,或在若干年后,和龙钟老态的我走在老家乡间的土路上。

  评论这张
 
阅读(7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