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兰馨欢迎您

听风的消息 小草的低语 记录曾经的故事

 
 
 

日志

 
 
关于我

吉林省作家协会会员。 喜欢用笔来抒写人生。 喜欢用自己的眼睛看世界。 喜欢原生态的自然万物。

网易考拉推荐

捡来的男孩 之四  

2013-11-02 15:27:1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起风了,天空中的乌云越积越厚,给闷热的傍晚带来一丝丝的凉意。我父亲还未回来,母亲则心烦意乱地在屋里直转圈圈儿,她边转圈儿边瞅着院里凉衣绳上超凡的小衣服,双眉紧锁,眼眸也暗淡下来。我刚做好了晚饭,见超凡也睡醒了,我赶紧给他热羊奶。母亲抱起超凡到院里撒完尿,将超凡放在炕上转身去了我大舅家,我心里非常清楚母亲是去找那个让我恶心的老K掐算去了。其实我和母亲都敏锐地感觉到,今天突然来家看孩子的那个女人,一定和超凡有着某种特殊的关系。

此时邻居小桃家却门窗紧闭,窗帘暗掩,似有似无的声音从屋里断断续续传出来的时候,对面屋的朱家已经团团圆圆围坐在饭桌前吃起了晚饭。李天宇喜欢文艺,小提琴拉得好,他被临时借调到矿宣传队,这几天随宣传队去二百里以外的矿区演出去了。李天宇前脚一走,小桃随后就带着孩子回了娘家。李家没人,声音又是从屋里传出来了。朱家是个本份人家,口风又极紧,邻居自然也无法知道李家屋里的怪事儿。

我母亲很晚才从大舅家回来,她一进屋便喜滋滋地抱起超凡,扭头对我父亲说:“林达,我去大哥家找陈哥掐算啦,超凡没事儿、没事儿啦……我还真饿了,吃饭、吃饭……”或许是母亲的一场虚惊,也或许仁慈的上帝给你思考什么是“人性”的时间,李姓两家暂时维持着表面的平静。

第二天,我上学去了,昨天来找水喝的女人领着一位年长,和一位年轻的男人来到我家,他们一进屋便扑向躺在炕上的超凡,女人抱起超凡的同时,对我母亲语无伦次地表白道:“孩子、孩子,我不找水喝,我不渴、我不渴啊!你不是他妈妈,我、我才是他的亲妈妈……”,母亲脸色骤变,扑上前拼命和抱着超凡的女人争夺起孩子来,吓得超凡小手乱摇,双腿乱蹬,哇哇哇大声嚎叫起来。女人听到孩子的哭叫声,心脏像被人用手揪住了一样,脑袋乱摇,泪水乱飞,同来的男人扶住了哭成泪人的女人,我母亲乘机夺过了超凡。赶巧居委会郝主任找我母亲有事,她还未进屋,便听到我母亲的吵嚷声。郝主任跑进屋里,女人一看有人来了,吓得咬住因悲伤过度而扭曲的双唇,用袖口胡乱擦了擦脸上的泪珠,躲进一位年长男子的怀里。我母亲像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似的告诉郝主任,这三个人竟敢在大白天来我家抢孩子。郝主任摆出一级政府领导的架势,疾言厉语地说道:“阶级敌人是不会自行消灭的,你不打他们就不倒!你们三人都是什么成分?家住哪里?姓氏名谁?……”我母亲此刻超极的神速,她跑出门外将超凡送到邻居佟家,悄声叮嘱佟奶奶任谁也不能看她的儿子“超凡”。

母亲跑回家,撸胳膊挽袖子,她要和这三位不速之客拚命。郝主任训斥的话音儿还未落,我母亲闯上前指着抱超凡的女人骂道:“你是哪儿钻出来的骚货?竟敢跑到我家里来抢我的儿子?看我不撕烂了你的X……”此时,门口已经围满了看热闹的邻居,平日里与我母亲要好的妇女闯进屋,狂喊着围住了来人。郝主任一看这架式比她还硬,便向伟人接见红卫兵般挥手、挥手、再挥手。吵嚷声越来越猛烈,听不清你喊她骂,她急中生智,冲进厨房,一手拎起一个铜盆儿,一手拿起一个饭勺子,铛、铛、铛……余音绕梁的敲盆声,镇唬住了乱嚷乱骂的众人,这其中也包括我的母亲。

郝主任每次遇到棘手的事儿都是绝不会轻易言退的主儿,可她听完三个人轮番讲述有关小超凡的出身来历,顿时觉得这事不光是棘手,而且是她这个主任无权处理的事件——拣来的孩子,是有主的?莫非是偷来的孩子?孩子的亲生母亲要孩子来了?郝主任瞅着情绪激动的众人,思忖半晌,语气明显降低了八度,她清清嗓子,说:“大家都别激动,这件事过了半年了,你们才来要孩子是不是太晚了点儿?就凭这一条儿,你们这么做对救治和收养孩子的好心人是一种极大的伤害。这期间秋萌俩口子对孩子付出的不只是金钱这么的简单,他们付出的是人世间最真诚的情感。不管孩子当初是被谁扔掉的,既然扔了,又想要回去,你们有什么证据证明孩子是你们的呢?我们有当日金兰矿医院捡到孩子的两名护士做的书面证明,孩子的户口已经报完了。如果你们想要孩子,必须通过组织来解决。”女人抹着腮边的泪水听完郝主任这番不软不硬的话,扑上前对郝主任恳求道:“大姐,我们都是女人,我们都有孩子,我的孩子是恶人抢走的,是被大恶人抢走的,被大恶人扔掉的。我现在就回去找组织,通过组织程序也要把我的“亲生儿子”抢回来。”她语气极重,字字咬得极准,她说完这番话。不待我母亲搭腔儿,她便手扶炕沿稍稍坐一坐,然后泪眼婆娑低垂着头走了,随后两位男子快步追了出去。

  评论这张
 
阅读(20)|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