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兰馨欢迎您

听风的消息 小草的低语 记录曾经的故事

 
 
 

日志

 
 
关于我

吉林省作家协会会员。 喜欢用笔来抒写人生。 喜欢用自己的眼睛看世界。 喜欢原生态的自然万物。

网易考拉推荐

【第四章】 该诅咒的是谁?之三  

2013-11-30 08:44:2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篱笆墙扎不紧,野狗钻进来。嗲声嗲气的话出自于一个四十多岁的女人之口,有点像开败的喇叭花儿,趴在残破的篱墙上。

灵惠这个女人,做为我母亲的铁姐妹,时常出入我家门槛儿,她一来,不管时间早晚,大屁股往我家的炕上一坐,便粘糊糊地东拉西扯起来,聊的都是一些不咸不淡的嗑儿,我厌烦透了这个不知回家的女人。我父母亲饶有兴趣地听着,并且时常请她来家吃饭。超凡见我不喜欢她,就看她也不顺眼儿,经常拿打火石枪对这个女人开火、开火。小孩子淘气是正常的事儿,父母亲几次当着灵惠的面儿训斥超凡,她也唬着脸儿说:“这孩子是得教育教育,不能惯坏了他……”超凡当着父母的面儿是不敢对她怎么样,背过身去,撅起嘴来,恨恨地跺一跺脚,拿起手枪,悄声对我说:“姐,我要枪毙了这个坏人。”

 一天晚上,超凡偷偷溜到灵惠的身后,在她浅灰色的衣服后边快速地用圆珠笔画上几个大圆儿,父亲见状,怒骂道:“臭小子,你是不是皮子又紧啦?”超凡吓得躲到我的身后,我偷偷点了点超凡的小鼻子。从那往后,我和超凡在背地里叫她罗圈儿。

我真搞不明白,罗圈儿有五个儿子,大儿子下乡了,二儿子与我是同年级同学,难道她儿子不需要她的照顾吗?家里就没有一点儿活吗?她干嘛偏偏跑到我家里一坐就是小半夜呢?她的屁股是磨盘吗呀,俺家的炕都要被她坐塌了。我母亲是“抓把红土,当成了朱砂。”的人,就没有一个玻璃菩萨般的明白人儿,提醒我母亲远离这个叫灵惠的骚女人。
我们生活在一个什么都凭票的困难时期,我上学时,穿着“的确良”,粉上衣,蓝色涤卡裤子,我是同学们眼里的娇贵女。其实,我的内心如在炼狱中煎烤一样,我真怕自己将来也像父母亲那样性格怪僻。可我悄悄告诫自己,我绝不成为父母亲的翻板。
小舅周天赐从地质大学毕业后,一直从事野外地质工作。元旦前,年近三十的小舅,带回来一个非常漂亮的未婚妻,她叫蓝冰,干部子女。母亲眉开眼笑,张罗着请客吃饭,我从心里崇拜小舅,他是一位刻苦学习的大学生,现在是我最羡慕的地质队员,他是一个善良的好舅舅。我喜欢看书,小舅便将自己一箱子的书送给我,我嘴丫子都笑歪了。翻开小舅送给我的书,第一次接触到古典文学《诗经》“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投我以木瓜,报之以琼琚。匪报也,永以为好也……”我钻进书堆里,边读边看注解,这是在课堂上所学不到的知识。
奶奶在姑姑家住的时候,每到父亲开工资的日子都给奶奶送钱、送鱼肉米面。如果有人送来好吃的东西,父亲一定让我给奶奶送去。那个时候的中国老百姓的生活是极苦的,而父亲对奶奶也是极孝顺的。
奶奶一直住在姑姑家,春节后,姑姑送奶奶回来了,她年事已高,身体很不好。我这个做孙女的,便给她洗衣叠被,奶奶喜欢吃馄饨,父亲便让我母亲时常给奶奶煮馄饨吃。糊涂的奶奶每吃一次馄饨,肯定会拉一裤兜子稀屎,父亲一边给奶奶洗,一边埋怨道:“老娘亲呀,您老能不能少吃一丁点儿,您一吃多了,就往裤兜子里拉,大冷的天儿,棉裤多会才能烤干了……”父亲尽管埋怨奶奶几句儿,从骨子里还是很孝敬我奶奶的。
学校聘请我父亲来学校讲机械制图课,每到我父亲来班里上课时,我低垂着头,生怕同学们知道讲课人就是我的父亲。
清明时节,冰消了,雪融了,春天真正地来了。春风摇绿了我家门前的柳叶儿。转眼间,超凡过了三周岁。
进入流火的七月,我马上就要初中毕业了,我的去留则成了父亲最头疼的大事。按理儿说,我是真真正正的独生女。因为超凡,我这个独生女按政策就不算数了,我只有下乡插队一条路可走。
父亲愁眉不展,思来想去,还真想出个好办法。父亲骑车去了市里,找人买回几轴漆包线,在家忙活起来,缠线圈儿,装转子,偷偷在厂里自己车定子。吃完晚饭,将电动吹风机应用的零件摆了一桌子。每当我半夜醒来,只见父亲戴着眼镜还在组装吹风机,他一台接一台地组装。我不清楚父亲为什么做这么多台的吹风机,而我们家都没用电动吹风机。父亲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我,为了我能留在城里,将吹风机分送给管知青的厂长、学校校长、居委会主任。有人暗示我父亲,必须将超凡送到别人家躲避几个月,我才能按照独生子女留城。父亲终于没有白忙活一场,我留城了,超凡为了我的事儿被父亲送到农村的姑姑家。
三个月后,我的“独生子女证”还没拿到手。一日,淘气的超凡用树枝惹恼了一头小毛驴,它一脚将超凡漂亮的鼻梁踢骨折了,姑姑抱着鲜血淋淋的超凡跑到了医院,超凡紧贴眼窝的鼻子缝了三针。我抱住超凡哭成了泪人儿,说什么也不同意超凡再回姑姑家了。
同学们陆续下乡走了,走向广阔的天地,修理地球去了。我像鸭群里的一只鹅,伸长了脖子等待命运的安排。居委会主任安排刚毕业的留城青年义务为派出所抄写户籍,每周三天跟着居委会主任走访困难的家庭,当我亲眼目睹生活困难的家庭,连一铺完整的炕席都没有时,我天真幼稚的心被深深地震撼了,贫穷真是太可怕了。
  评论这张
 
阅读(3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