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兰馨欢迎您

听风的消息 小草的低语 记录曾经的故事

 
 
 

日志

 
 
关于我

吉林省作家协会会员。 喜欢用笔来抒写人生。 喜欢用自己的眼睛看世界。 喜欢原生态的自然万物。

网易考拉推荐

捡来的男孩之七  

2013-11-08 07:48:3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如果有人搞破鞋能搞出高水平,新花样儿那才令人佩服呢,可是颜子非还没细细品味几回美人的滋味儿,就被抓了个正着,白瞎了颜子非他爸爸的一番美意,给他儿子启这么一个好听的名字,颜子非。这个在办公室熬了一辈子的老干部,在公事、私事、大事、小事儿上磨了一辈子,头发都快磨光了。临近退休时,竟然晚节不保,受用美人儿,色胆包天,真是阎罗殿上的大鼓——被他敲响了。李天宇铁钳般的大手握紧了——磨成尖刀形的“螺丝刀”,闪电般扎进了颜主任的左腮,刀尖从右腮里冒了出来,胖胖的脸蛋子被刺成了一个贯穿伤,伤好后形成了一对深深的酒窝儿,倒省掉了支付美容的医药费。金兰市“五.七”办的颜主任被投进了监狱,罢免了握在他手中的至高无上的人们极力巴结和他能抽下乡青年回城的权力。

接下来的闹剧,就是李天宇的外甥小钢飞起武松之连环鸳鸯脚在不太结实的舅妈小桃的身上反复踢踹,接着又在小桃的前胸后背舞了几刀,要不是李天宇心疼妻子,拼命抱住了外甥的双臂,美貌如花的娇妻就会命丧刀下。外甥因此被送进了监狱,颜子非被开除了公职,投入了监牢。

为官论道者,浮于尘世。巧取进身的阶梯,然后为一已私利,毁掉自己的一生。静室读书者,隐于市井。嗅兰之清香,吟诗作文,在书墨之中,安度一生。这两者之间的差异,用语言是无法说清楚的。

一个月后,小桃伤好出院,抛不下妻子的李天宇直接领着妻女悄悄搬走了。李天宇舍不得离开妻子,后来听说小桃又给他丈夫生下一个儿子,据说眼睛脸蛋长得特别像她的男人李天宇。

你方唱罢,她登场。小桃的艳史还未画上句号。超凡的生母又带人来了,她跪在地上磕头,苦苦哀求我母亲高抬贵手将儿子还给她。我母亲如女金刚守门,任她来哭闹,就是不松口。

事隔不久,我放学回家。进门就见屋里正中间的八仙桌上摆满了香喷喷的八盘炒菜,(用了半年的肉票)平时很少拿出来的酒杯里斟满了葡萄酒,还有一瓶尚未启封的龙泉春酒。父亲眉开眼笑地对桌上两个陌生人中的一个颇有学者风度的男人介绍道:“张兄弟,这是我女儿,上初中二年级,叫李一凡。”我对着这位张姓的男子点点头,问了一声:“张叔好。”只见他文雅的一笑,如同收音机里的播音员一样优美的声音从他红润的嘴唇里飘出来:“您好!美丽的小姑娘,见到您很高兴。”我一下子惊呆了,这位张叔真是一位文雅之人,他的问候语,只能在外国小说里看到。我对这位张叔的好感由心然而升,放下书包,悄悄坐在一旁听父亲和客人谈话。这位彬彬有礼的张叔,不光声音好听,他长相也特别英俊,极像电影《奇袭》里的方连长。另外一个年轻男人则像没长开的青萝卜似的,缩头探脑的猥琐相儿,张叔叫他小勇,是他大姐的三儿子。

我在他们的交谈中,渐渐听明白了这个英俊的张叔确切的身份,用一句不恰当的话说,一个盖了戳的绿头乌龟,这个当了乌龟王八的男人的全称叫“张嘉俊”,小超凡是他的妻子(刘春玲)与同一车间工作的一个还没结过婚的年轻男人的孩子。

超凡,是一对非法男女荒诞行为下的产物。超凡的生身母亲,一个和丈夫长期两地分居且美丽少妇,终于红杏出墙,盛开的花朵象爬山虎儿一样爬过虚拟的篱墙进了别人家的院子。小超凡就是他们的   朱胎暗结的一枚孽果。

我用不解的目光看着貌若潘安的张嘉俊,这个温文尔雅的男人来我家想干什么呢?我见过超凡的生身母亲,也是一个非常漂亮的女人,她怎么会反叛同样漂亮的丈夫呢?

张嘉俊光辉的鼻尖儿,领导着他滔滔不绝的嘴巴,流淌出了一个凄婉的很无奈而又真实的故事,也正因为这个故事,让我鄙视这个面容英俊,心如蛇蝎的男人。

文革前夕,张嘉俊和刘春玲的姐姐刘霭玲同在一所大学读书。少年时,俩人同在金兰市读小学、中学,一直到大学毕业。深深相爱的两个年轻大学生又恰好分配在北京工作。两年后,二人稍有积蓄,便定在国庆节结婚,谁会想到一场意外事故夺走了还差十几天就要当新娘子的生命。天塌了,地陷了,张嘉俊怀抱着未婚妻的冰冷的尸身,眼睛一闭,跌进黑暗之中……

失去了霭玲,悲痛万分的母亲,看着失魂落魄的准女婿张嘉俊,哭喊道:“霭玲,我的好闺女呀!你慢慢走……妈妈一定让你妹妹代替你和嘉俊结婚……”

张嘉俊糊里糊涂娶了只有高小文化的小姨子“刘春玲”,一个长相和霭玲差不多,但气质性格完全不同的女子,一个在制药厂工作的女工。当他从悲伤中清醒过来,发现他即愚弄自己了也愚弄了爱人的妹妹,因为他从心底就不爱她,她根本就代替不了死去的爱人。

张嘉俊工作在北京,远隔几千里之外的家乡,却扔下一个他根本就不爱的媳妇儿,他总是以没有探亲时间为借口,掩盖他的失望与悲伤。一连三年,他的借口多得数不过来。春节前,春玲请假去北京看望丈夫,张嘉俊便借口说单位上马新设备,他这个工程师必须加班加点儿。春玲明明知道丈夫是躲避她,只能悄悄咽下心里的苦水。

  评论这张
 
阅读(16)|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