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兰馨欢迎您

听风的消息 小草的低语 记录曾经的故事

 
 
 

日志

 
 
关于我

吉林省作家协会会员。 喜欢用笔来抒写人生。 喜欢用自己的眼睛看世界。 喜欢原生态的自然万物。

网易考拉推荐

【第四章】 该诅咒的是谁?之八  

2013-12-25 09:19:0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阳春四月雪纷飞,柳树银花,如盎然怒放的梨花儿挂满了枝头。松花江上的雾松梦游到此,装点着金兰市的——北国风光!

我的工作也恰在此时有了着落,市劳动局将金兰矿务局符合留城的毕业生安排到本市的小集体企业。我就是其中的一个,被安排到根本算不上小集体的小集体,“手推车社”。顾名思义,就是由手推车运输的单位。

一九五八年春,由地主、伪满警察、刑满释放和社会闲散人员自行组织的手推车社,每人自带手推车,成立了手推车社。发展到一九七六年春,职工达到三百多人,承担起金兰市最多的运输业务。由金兰市交通局委派的支部书记和社长,职工,不叫职工,叫“向阳花”。社里拥有三十七辆解放牌汽车,三十多辆蚂蚱子式,装载量为一吨的小三轮车,十多台冒着黑烟的颠颠簸簸的大蚂蚱子式,装载量为两吨的大三轮车。为了保持手推车社的光荣传统,保留了十多台手推车负责运送硫酸的任务,专门用于处罚犯了错误的向阳花儿,并起着忆苦思甜的作用。

我们一行一十七个年轻人,被社领导集中在车队会议室办学习班。我坐在条凳上望着窗外飞翔的小鸟,心里憋屈极了,我不想来手推社,全社的向阳花们就像深山里的土垃坷,出土文物一样,黑黑的脸膛,呲牙一笑,看人的眼神儿都能盯入肉里,伸出黑漆漆的手指甲,戳戳点点,几声怪笑,让人脊背发凉。

野人打扮的向阳花与这个社会极不协调,每人身上都穿着长到膝盖的黑大衣,腰系麻绳,眯缝着灵活的黑眼睛,洗不净的脸皮,嘿嘿一笑,脸颊上立即绽放出裂纹般的垄沟儿,在阳光明媚的春天里显得特别的怪异。时间不长,我才明白,向阳花们为什么会如此穿着打扮。

办学习班,就是学习企业文化,尊重创业者。团支书带领我们先读毛选、后讲传统。我们这群新青工都低着头,百无聊赖地听着。几天后,真正的教育才开始,大蚂蚱子三轮车队的队长叫韩伟,他有一张棱角分明的瘦脸,如刀刻的皱纹里藏着一种叫坚韧的东西,一张薄薄的嘴唇红中带紫,他双手叉腰,桀傲不驯地站在大家的面前,一头短发如同钢针,朝左歪的脖颈带有几分故意的成份,他是想威慑我们这些新来的小青工?不容我多想,他犀利的目光如同在眼睛里安装上了飞快的小刀,用三分钟的时间扫视着大家,与他对视的几个人全都低下了头。韩队长嗓音如洪钟,讲道:“我代表全体老向阳花们,向新来的小向阳花们致敬!”他语音刚落,便给我们敬了一个只有在电影里才能看到的标准的军礼。我为这个军礼而感动的鼻子发酸的时候,可他却恢复了原来的站姿。他又像领兵的将军扫视着大家,继续讲道:“承蒙市劳动局能看得起咱们手推车社,第一次给咱们分配年轻的工人,这是对我们手推社最大的鼓励!咱们就有了新的起点,争取迈进大家所祈盼的大集体的管理体制。我们的向阳花就能有退休的待遇,有资格拿到退休的工资。所以呀,我们这些老向阳花是,深山里的坟堆——久慕、久慕(墓)你们啊!而我个人则是,咸菜烧豆腐——有言(盐)在先,咱们这些老向阳花欢迎你们的到来,同时你们必须尊敬咱们这些打下江山的老向阳花们,要看得起咱们的手推车社!。大家也看到院里的大汽车,是不是瞧不上咱们的蚂蚱子三轮车?你们可别小瞧了这些小型车,咱们手推社承担着金兰市60%的运输量,如果没有这些小车型车辆。咱们是不可能完成任务的。咱们社还有一个最大的特点,财政不受地方限制,自主调配资金,按劳分配,享受的是本市最高工资和福利待遇……”热烈的掌声打断了韩队长的讲话。他摆摆手继续说:“咱们向阳花,挣工分儿,每分儿二角二分钱,车队领导一律是三百六十分;司机一律二百六十分。大家算一算,比一比,是不是比你们的父母赚的钱多?”我不由冷笑了一声,我父亲至六一年,每月拿八十五元钱,他还大话连篇地吹呢。他见大家反映不太强烈,便嘿嘿一笑道:“年轻人,这些都是表面上的工资,咱们每月发四次奖金,秋天分土豆、地瓜、粉条子,用小蚂蚱子三轮车送到每家每户……”哇哇哇,一阵大叫,似钱溏江的浪潮……讲演者的脸上露出了他想看到的效果。

放弃国营工作的我,已经失去了选择,只能留在这个整天跟车打交道的手推车社。然而,事情还是出现了转机,手推车社里竟然还藏着一百多人的机械修配厂,我被调进了机修厂,还没等我认全机械设备,便被调到社里的保卫科。

保卫科吴科长,一个瘦小的小老头,光秃秃的枣核脑袋,说话声小如蚊蚁,手里既没有精兵强将,更没有一兵半卒。保卫科里只有两张桌子几把木椅,两个靠墙而立的木质柜子。借调我这个刚刚上班的根红苗壮的新青工充当记录员,另调一名老共产党员,一个英姿飒爽的开蚂蚱子车的文盲女司机,她叫唐红英。社支部书记发出最新指示:要坚决扫荡阴沟里的污泥浊水,具体的方案是:揭批偷盗、赌博、流氓、乱搞男女关系的犯罪活动。

我陷入犯罪与反犯罪的斗争中去,接触的第一个案件,就是调查男女关系。由此引出一个叫大白梨的女人,另一位是党支部的重点培养对像,二十六岁的女修理工,她叫萧华。

一个心碎的夜晚,一个血腥的传说,由此,演绎出一个古老而又现代的活话剧——爱恨情仇。

 

 

  评论这张
 
阅读(62)|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