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兰馨欢迎您

听风的消息 小草的低语 记录曾经的故事

 
 
 

日志

 
 
关于我

吉林省作家协会会员。 喜欢用笔来抒写人生。 喜欢用自己的眼睛看世界。 喜欢原生态的自然万物。

网易考拉推荐

荒僻的井口之五  

2013-10-14 08:57:1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荒僻的井口旁,那齐腰深的蒿草,那破旧的矿车,都能为我掩盖一切,我对这里的情感越来越深了,以前是我舔伤的地方,现在是我看书的天堂。我每次从三哥手中接到书后,便悄悄藏到矿车里。我神出鬼没的行为引起三哥的注意,他拽住我的书包从小声问我:“一凡,你老实告诉我,你拿书去哪儿了?”我故意眨巴眨巴眼睛,神秘兮兮地回答道:“我是王母娘娘的外孙女,我回天宫看书去了。哈哈哈……”

三哥虽说是个男孩子,刘大娘却将全家的活儿撒手都交给他来做,烧火做饭、担水劈柴、洗衣叠被,连缝补鞋袜的活儿他也会做。每到冬天时,善良勤劳的三哥扫完自家门前的积雪,然后把我家门前的雪也打扫干净。

从居委会组长家窗口伸出的自来水笼头,大家叫水楼子。每日下午三点半,金兰矿水塔站开始供水。还没到供水时间,近百户的人家,有一多半人家都将水桶摆在水楼子前排起了长龙。数九寒天,站排等水的人最辛苦,西北风卷起的雪粒子摔打在人的脸上生疼生疼的,冻得人浑身直筛糠,我便是这水桶长龙阵中的一员,负责排队任务。轮到我时,便也学着别人的样子,将水桶顺着放单儿,一只水桶的位置则代表两担水。三哥一担担往家挑水,他将自家水缸挑满水,同时把我们家的水缸也装满了。

我最喜欢排队等水的时候,水楼旁有一个冰场,都是我们这些孩子们故意撒水而形成天然玩乐的冰场,小伙伴们都跑在冰面上滑冰或打冰嘎玩儿。几个大大小小的冰嘎儿是我偷偷买回来的,平时不玩时,便藏在刘三哥家里。冰嘎儿表面用彩腊笔画上一圈红一圈黄一圈绿,由一人将鞭绳缠在冰嘎儿的上部,然后快速一展鞭子,冰嘎儿便在冰面上快速地旋转起来,四个人一人拿一根鞭子站在四个位置,按顺序轮流抽上一鞭子,如果冰嘎儿被抽离了你所站的方向,谁就必须将冰嘎儿抽回到中间场地。抽冰嘎儿可是一件极快乐的冰上运动,刘三哥舞动着鞭子能将旋转的冰嘎儿抽得腾空而起,然后又顺着旋转的方向稳稳地将冰嘎儿带回到冰面上来,每到这时,我们都会连蹦带跳,连喊带叫:“冰嘎儿飞起来啦……”这种玩法既解除了寒冷也消磨了时间,同时又玩了出我们冬天的乐趣。我们在悄悄溜走的时光里承受着冬日的寒冷,也享受着冰雪给我们带来的快乐。

一天晚上,三哥趁我到厨房的功夫,偷偷塞给我一本书,附耳道:“一凡,你瞧,这是啥书?”我接过来一看,是一本破了皮的小说《三家巷》。三哥悄悄说:“你今天晚上就看,明天中午前一定要还给我,到时间你看不完可别怪我,到点儿人家就来要书了,咱不守信,人家不借我书,你也借不着光了。”我把书藏在衣服里,点头答应了三哥。

刚刚吃过晚饭,我眼睛盯住一晃一晃不紧不慢走动的钟摆,急得直挠自己的手心,我恨不得自己有孙悟空的本事,变成一大群瞌睡虫钻进父母亲的耳朵里,他们立即睡着了,一直睡到我看完这本书为止。可是父亲手捧一本《无线电修理》,津津有味地看个没完。我想来想去,终于让我想出个好注意,我快速跳下地,从抽屉里拿出一本《毛泽东选集》,悄悄剥下书皮儿,然后裹在《三家巷》书皮的外边,然后悄悄坐在角落里一页页翻看下去。时针随着我的翻书声悄悄指向十点,父亲似乎是看累了,他回头瞄了我一眼,懒洋洋地说:“一凡,快睡吧,明天再看。”我丝毫不敢耽搁,将书塞进枕头下,假装脱衣睡觉。我躺在被窝里根本无法入睡,时间一分一秒地溜走了,我听着父亲睡熟后,轻轻从被窝里爬出来,悄悄穿上棉衣,从枕头底下拿出书,轻轻推开了房门,坐在厨房里的锅台上看起来……

天将放亮,三哥睡眼惺松推开了房门,猛然看见我坐在自家的锅盖上,冻得嘴唇青紫,聚精会神看小说。他惊得张开了大嘴,像鹅似的叫了一声:“哦、哎哟!”我急忙用手指放在嘴唇上暗示他,千万别出声呀。他悄悄凑近我,压低了声音说:“小丫头,快回屋睡觉去吧,你明天还给我。”“哎哟,三哥你太好啦!”他竟然放宽了时间,让我有充裕的时间读完小说。

冬天太冷啦,我不能去矿车里读小说了,我寻到新的隐蔽读书的地方——姥爷家,母亲即不会骂我,父亲也不会打我的地方。

好梦靠人圆,好小说全靠三哥借给我。唉,下个月三哥就要下乡插队去了,我已是小学五年级的学生了,刘三哥培养了我读书的好习惯,使我与书结下了不解之缘。可三哥却要背起如禅者般的行囊,简单得只有薄薄的被子,下乡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去了。我母亲给三哥买了一双黄胶鞋,一个洗脸盆,还硬塞进他兜里五元钱,我流着眼泪儿将刘三哥送到敲锣打鼓下乡的集合地点。

三哥走了,我没有书看了,失魂落魄了好长一段时间,只好另辟蹊径,去我所能去的地方找书看。有人说“老不看三国,少不看西游。”我囫囵吞枣,似懂非懂地读完了《三国演义》,读完了《西游记》。而小说《三家巷》中鲜活的人物却时常出现在我的梦中,哭过了、笑过了,还是放不下。

多年后,每当我回忆英年早逝的刘三哥,眼泪就忍不住流下来,三哥是我最早的文学启蒙老师,也是我要用一生来怀念的好哥哥。

 

  评论这张
 
阅读(7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