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兰馨欢迎您

听风的消息 小草的低语 记录曾经的故事

 
 
 

日志

 
 
关于我

吉林省作家协会会员。 喜欢用笔来抒写人生。 喜欢用自己的眼睛看世界。 喜欢原生态的自然万物。

网易考拉推荐

荒僻的井口之十  

2013-10-26 06:59:4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的心情时常停歇在荒僻的井口前,停留在废弃的矿车里,并在某个黄昏中守望着慢慢跌落到大山深处的夕阳。那一刻的安宁,值得用我的一生来回味。

一日上午,母亲出诊去了,我正沉浸在一本《野火春风斗古城》的小说中。突然,一个风风火火的人闯进屋里,我一见来人是母亲的姨表哥,一个本本分分的庄稼人,按规矩我应该叫他一声“舅”。我恋恋不舍地放下小说,随口问了一句:“舅,你吃饭了吗?”他昏暗的眼睛顿时一亮,嘴唇紧抿了一下,粗大的喉结急剧地窜动起来,接连又吞咽了几下口水,粗糙的大手急切拍拍瘪瘪的肚子,冲口而出:“外甥女儿,舅半个多月都没尝到米饭的滋味了,肚子里全是糠菜呀……”我微微一愣,心想,这怎么会呢?我用不相信的眼神儿看着这个极少登门的舅。他见我一脸的疑虑,花白头发下一双苍老浮肿的眼皮儿耷拉下来,在他极度失望的黄瘦脸上写满了悲哀。我见舅双手无力地抓住自己露出膝盖的裤子,急忙去厨房拿出母亲早晨烙的一摞儿发面饼,他如饿虎扑食般一手抓起一张塞进嘴里,几口便吞进肚里,我上前端起饼藏在身后,对他说:“舅,您先别吃了,我给您做一碗鸡蛋汤吧。”他上前拦住我说:“外甥女儿,我不用喝汤,吃这顿饼就等于我过年啦。”看着舅狼吞虎咽的吃相,实在有失体面。我尽量回避他的吃相。可是心里却充满了疑问,便又问了一句:“舅,你们村里不供应粮食吗?”他唉叹了一声道:“我们在生产队下地干的是重体力活儿,一年干到秋,分给每人三百斤带皮的粮食,外甥女儿呀,一大家子人的毛粮都加在一块儿能磨上多少成品粮?每年新粮下来时,玉米粒儿搓下来,玉米棒子都要留着青黄不接的时候填肚皮呀。我们家从春上起,就用水碱泡玉米棒子,然后用菜刀剁成几段,放进锅里煮,直至煮碎了,再放进几把玉米面儿,做成了饽饽,孩子吃完后,都拉不下屎来。小蚂蚁,我三岁的小孙女儿,饿得脖子细细的,哭着要玉米饼子吃,我这个做爷爷的看着心里都难受死了啊。我来是想求借点儿粮食回去度过饥荒的啊。”听了舅这番话,我的心被深深地刺痛了,泪水也随之涌出了眼眶。母亲还没有回来,我看着焦急的舅,赶紧打开米箱子,拿出约二十斤的玉米面、十几斤的高粱米送到舅面前说:“舅,您拿这点儿粮食走吧,回家给可怜的小蚂蚁熬点粥喝喝。”舅抹了一把涌出的眼泪儿,一边说谢谢,一边背起粮食走了。舅走后,我心中暗想,母亲回来,我照实说将家里的粮食送给农村来的舅了,这总比送给我大舅家给那个老K吃要强过千万倍。

老K算是在大舅家安营扎寨了,他越发在众人面前显示着自己的神通广大,对我的表妹们狂吹他是“哮天犬,二郎神”转世,降临到人间,解救受苦受难的民众。他倒成了救世主了?对于深信他的人,便说他有三只眼;睁一只眼,能看清每个人的前生后世;睁两只眼,能看到阎王爷在阴曹地府审鬼案;睁开第三只眼,能看到天庭位列仙班。如此一来,我表妹和表弟们都对他深信不疑,言听计从,且佩服得五体投地。有一天,我和母亲去大舅家,老K正坐在炕上手捧着裤子,张开大嘴咯吱咯吱咬裤缝里的虱子,见我们一进屋,急忙转过身,穿上刚刚还含在嘴里的裤子。我想,我大舅是个耳根极软的人,共产党白培养他成为一名政工干部,怎么能允许这么一位在家白吃白喝且污染环境制造毒素的人呢。老K见我用敌视的眼神盯住他,便故意斜睨我一眼,对母亲神秘兮兮地说:“千里地上一棵苗,上克哥姐,下克弟妹,你是天定的绝户啦。”我白了他一眼,毫不留情地驳斥道:“你是一个能将臭屎拉到自己鞋稞里的鬼道人,你能预知什么天道?人道?鬼道?你事先怎么没预知你什么时候被人打断腿的呢?”我对他毫不留情地一顿诘问,他脸比大萝卜皮还要厚,竟然手托山羊胡,摇头晃脑皮笑肉不笑低声嘀咕道:“肉眼凡胎、肉眼凡胎,难怪、难怪;不懂阴阳,不理朝纲,天机不可泄漏也……”,这些乱七八糟的臆语,出现在共产党员我的大舅家,真是老母鸡长出了鸭爪子,奇了怪了。我母亲和我大舅一家人,竟然相信老K的胡说,就像被他洗了脑一样,在敬仰中相信陈旧腐朽的歪理邪说。这种邪说,以细胞裂变的方式在我大舅一家人的身体里繁衍,的确是件很可怕的事。而老K这番浸透了毒液的诅咒,对我母亲产生了极大的影响。并且,严重地刺激我母亲脆弱的神经,使她近乎于神经质的病态心理,又添加上一层迷魂的成份。

  评论这张
 
阅读(1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