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兰馨欢迎您

听风的消息 小草的低语 记录曾经的故事

 
 
 

日志

 
 
关于我

吉林省作家协会会员。 喜欢用笔来抒写人生。 喜欢用自己的眼睛看世界。 喜欢原生态的自然万物。

网易考拉推荐

【第二章】 荒僻的井口之一  

2013-10-04 07:07:0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家居住在吉林省金兰市,巍巍的龙山坐落在城市的东部,清澈的东辽河水绕山而来,穿城而过,一个自然生态极佳的建城不到百年的小城市。城市分为两个区域,北半部归属金兰矿务局管辖,从日伪统治时期,煤炭就被日本侵略者疯狂开采掠夺,“八.一五”光复后才回到国人手中。城区的南半部,是重工业和电子制造业所在地,归属市轻重工业局管辖。金兰市位于东北半丘陵地带,让人引以为自豪的是地下储藏着优质的乌金般的原煤。小城虽小,犹如一颗璀璨的明珠,镶嵌在绿野青山之中。

我家住在北矿区,金兰矿务局为了便于更多的职工家属居住,将原日伪统治时期建的红砖房进行了改建,一门两户共用一个厨房,每一户卧室的面积则是统一的14平方米,一栋红砖房住有十户人家。王伯伯一家三口人与我家共用一间厨房。王伯伯是工程师,尽管他脸上有许多小麻子,可他对人既谦和又慈善,邻居们对他极有好感,他工作在外地,逢年过节才能回家。王大娘在街道办事处工作,经常早出晚归,独生女儿秀美只能常年住姥姥家。所以,父母亲对我的教训自然不会受到近邻的白眼和干涉。

我背着二舅妈给我的书包上学了,就读于金兰市煤矿子弟小学。我们的班主任吴老师是一个梳着两根大辫子的漂亮姑娘,她微黑的脸蛋,齐刷刷的刘海掩盖了她宽大的额头,据说生这种额头的人都是极聪明的人。她的眼睛尤为明亮,嘴唇就像向上弯的月牙儿,我们在吴老师微笑的教学中,学会了a.o.e;学会了用汉语拼音组成的每一个汉字。

吴老师是我心里第二个最爱的人,她用柔和的手轻轻抚摸着我的头发,悄声纠正我的坐姿,并且告诉我上课要注意听讲,不能摆弄文具盒。为了吴老师多抚摸我一次,我故意在课堂上摆弄铅笔小刀之类的东西,吴老师便悄悄走到我的面前,拿过我手中的铅笔刀,一边给我削铅笔,一边用极标准的语音讲解“小猫钓鱼”‘三心二意和一心一意’的意思。

每天清晨,母亲都热衷于给我梳那种马刘海似的齐刷刷地可以用来做刷桌子的板凳头,简直是难看死了。我还必须要牢牢记住,有洁癖的母亲每星期要洗两次澡,每到这两天她都带我去那种用老日本式的房子改建的浴池去洗澡。母亲将我脱光后,让我泡在池水中,然后便如褪猪毛般,擦搓、搓擦,我细嫩的皮肤被母亲的双手搓得如脱皮般的疼痛,我即不敢叫痛也不敢躲闪,任由母亲百般地搓洗,直到认为我这个猪丫头完全彻底地被她洗干净了,才能让我穿衣服走人。我知道这段时间里母亲会尽情洗浴,直至很晚才能回家。

我会选择在这个时候跑到我最爱去的地方,离学校仅有几百米远的废弃的矿井旁。那是一处极安静的所在,一个少有人去的地方。一座用水泥凝固了的斜向地下的井口;井口一侧有两条锈迹斑斑的铁轨,四周野花蒿草在微风中摇曳,几节废弃的带棚的矿车静静地停靠在开着马兰花的花丛中,东面相隔几百米外是日产千吨的新井口。我时常站在钢铁架起的天桥上,俯视着装着煤炭的矿车从深深的井口里爬出来,然后由摩电车运到煤场。

我有时会悄悄站在废弃的井口前,如此清静的地方,静到能听到风儿的低语,蛙叫虫鸣。我几次尝试着走近井口,望着那幽深的地下深窟,极力地想象着深井里有没有妖怪?我拾起一块石头用力地扔了下去,石头下落时滚过深井的途中会不会碰上长着一身绿毛的妖怪呢?我想探个究竟,用手扶着洞壁一点点试探着往黑黝黝的井下摸索着走去,我进去没有十几米,便感觉到深不可测的矿井里特别阴冷,我全身顿时泛起一层鸡皮疙瘩,仿佛看见长着黑毛的魔手拽着我的双腿往下沉,回头一看井口外边的太阳离我已经很远很远了。刹那间,我恐惧到了极点,刷子似的头发全都竖了起来,我转身逃命般地爬出井口。我又感受到阳光的灿烂,太阳的温暖。我稍微安稳了一小会儿,又攀爬上了车顶,手搭凉棚望着不远处的矸石山,那灰中带青的煤矸石,都是从地下多深的地方取出来的呢?我顺着思路往下想,在“满目萧然”的景色中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我索性什么都不想了,在这个谁也找不到我的地方,在这块属于我自己的领地上,这儿的每一块小石头;一朵的小花儿;一队扛着食物的小蚂蚁;一小块躺在石缝里的小玻璃片儿都会让我着迷,这便是我的极乐世界,堪称我儿童时代的吉尼斯乐园,后来又成为我秘密读书的地方。

我时常站在触目凄凉的井口旁,心中想着,从妈妈骂我是个小讨债鬼,奶奶是个老讨债鬼的话音儿里,我听明白了,我和奶奶都是家里多余的人。当我抬起头来望着蓝蓝的天空时,我便忘记所有的烦恼,憧憬着我长大后,一定要远离家庭、远离父母,向大雁一样远走高飞。

悠然而逝的时光,在日月交替中调剂着我的心情,我卑微的心和抗拒压力的情绪在废井前的花丛中得到了全面的释放。

 

  评论这张
 
阅读(48)|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