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兰馨欢迎您

听风的消息 小草的低语 记录曾经的故事

 
 
 

日志

 
 
关于我

吉林省作家协会会员。 喜欢用笔来抒写人生。 喜欢用自己的眼睛看世界。 喜欢原生态的自然万物。

网易考拉推荐

【第四章】 该诅咒的是谁?之九  

2014-01-04 13:45:0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爱”字头上,有蜜也有刀。这是绝对的真理。

我如同一个小跟班似的跟着唐师傅走出只有两张办公桌的保卫科。临行前,吴科长特别交代了要调查的对象,外号叫大白梨的女工和汽车司机高纯亮乱搞男女关系的严重问题。

我们通过秘密走访居委会和有关人员后,从收集大白梨的材料来看,有些是不实之辞,有些是事实确凿。让人感到如同吃了一颗还没成熟的大山楂,有一种又酸又苦涩的感觉。姿色出众的女人,外边有相好的一点儿不奇怪。相反来说,她没有相好的男人,倒让世人觉得她是一个没有人欣赏的女人了。

大白梨,真名叫赵丽初,据说是一个垂涎她美色的二滑屁给她起的绰号。这女人身材高挑,模样俊秀,脸蛋子又白,自身条件再好也没给她带来好运,哭破了嗓子也得低头缩肩,嫁给一个大字不识长相酷似武大郎的男人,只因这个男人是雇农出身。说来说去,都是因赵丽初是地主成份。

赵丽初的丈夫在一家工厂当门卫,他是一个极吝啬的人。他是从旧社会过来的人,或许是童年没吃过饱饭,脸蛋子长成干巴枣状。大白梨来月事,问他要钱买卷卫生纸,他非但不给,还要骂上几句:“败家子啊,我娶回一个败家的娘们儿,X里淌出点儿血溜子算个什么事儿?拿把苞米叶子揩一揩不就得了,你那腚沟沟怎么那么金贵?败家子儿……”他用两只小眼睛再加一颗小心眼儿看待长相俊美的媳妇,只要她早晚为他烧火做饭,晚上给他暖被窝子就行了。

赵丽初,绰号叫大白梨,肯定有梨的滋味儿,她实在忍受不了,拉屎都捡豆瓣儿的吝啬鬼的丈夫,她几次跑回娘家向父母亲哭诉,父亲唉叹了一声,劝道:“闺女,咱家成份不好,你就忍忍吧。过些日子我去求社长,让你到我们社里上班,你自己挣钱了,不用手心朝上,管他要钱了……”

赵丽初进了手推车社,当上了修理工。一个绰号叫老怪的装运工,总是找机会上前搭讪,见赵丽初不理他,便撇撇着嘴儿,戏耍道:“我真难受嗳,你看你的脸蛋子跟大白梨似的,水灵灵,白嫩嫩的,咬上一口不知有多甜呢……”大白梨初时不还口,低头躲开了。老怪更加蹬鼻子上脸,话越说越下流。赵丽初脸上带笑,还击道:“哎哟,你老真好兴致呀,牙都磨掉了,嘴唇子都瘪瘪了,尿尿都撒鞋帮子上了。你别忘了人老不值钱的这句古话。你摸摸自己的后脑勺儿,你也不能先穿鞋后穿袜——乱到和你闺女一辈儿的身上吧?”哇、哈哈哈,笑声盖住了老怪的挑逗声。

恰在此时,大白梨的父亲听到这场唇舌之战,看着死不要脸的张老怪,骂道:“张老怪,你个老不死的骚货,胡子都一大把了,你都当爷爷了,还耍到我闺女的头上了……”

说怪不怪,半年的功夫,窥视赵丽初已久的高纯亮便使出了浑身的解数,将车站货物处应有的物资源源不断地送到赵丽初的家里,赵丽初自然成了高纯亮阴囊下的玩物。

赵丽初的丈夫小酒喝得醉熏熏的,小步走得浪悠悠的,家里仓房装满想买都买不来的东西,他摇晃着脑袋——嘴丫子都笑歪歪了。

高纯亮,是一个极阴损的司机,搞了一个又一个女人,而女人都愿意跟他搞破鞋儿,领导还没法整治他。最重要的原因是,他怀里藏着一个黑本本,黑本本上详细记录着某某领导往家里拉什么东西了,某某领导给谁送礼了,某某领导和女工搞破鞋儿了……只要社领导想治他,他便趁黑送礼去,然后掏出小黑本本,故意念上几段当事人的违法的事儿。领导便象寒霜打过的茄子,蔫巴啦。几个回合之下,有关他的事儿也就此锁进了的保卫科的卷柜里,此事再也没有追究下去的必要了。

吴科长悠闲地晃荡着两条麻杆腿儿,坐在办公桌前的椅子上,一手捏着小酒壶,一手捡起一颗炒得煳巴巴的花生粒儿,脑袋往后那么一仰,花生粒儿在手的运动下,稳稳扔进一口黑牙的嘴里,咯崩、咯崩……喉结一上一下蠕动着,食物吞进了胃囊。酒糟鼻子下的嘴巴一张一合,又下达调查下一个目标——查清,偷酒的酒鬼。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和唐师傅调查的案件,已经超出了正常调查的范围。女修理工萧华的事儿,和大白梨有着本质上的区别,萧华正常和本社的男工张胡玉搞对象,青年男女正常搞对象又触到谁的眼球?臭包脚布满天飞——打的什么旗号?原因是:张胡玉比萧华小五岁,团书记就是不允许他们搞对象。美其名曰:张胡玉是落后青年,不能和进步的萧华搞对象。

两个相爱的青年男女,没有循序男大女小的惯例,被某些人,棒打鸳鸯散,各奔了东西。时隔不久,引出一场杀人与吃喜的闹剧来。

我纯净的心被这些污七八糟的东西玷辱了,落笔之处,都是极窘的事儿,某些人专门对这类事儿感兴趣,意在字里行间,寻些快感罢了。

 

  评论这张
 
阅读(81)|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