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兰馨欢迎您

听风的消息 小草的低语 记录曾经的故事

 
 
 

日志

 
 
关于我

吉林省作家协会会员。 喜欢用笔来抒写人生。 喜欢用自己的眼睛看世界。 喜欢原生态的自然万物。

网易考拉推荐

【第七章】苦涩的选择 之四  

2014-05-21 17:58:4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打开门一看,来者是我的同学丽芬,我一见到她,立即让我联想到绣球花儿,她的脸蛋如同一朵盛开的绣球花儿,棉袄外面套着一件紫色的新罩衣,一条不带一丝皱褶的深灰色的裤子,使得她的身姿更为匀称。丽芬围着一条淡蓝色的厚厚的围脖,几朵雪花儿沾在她微微弯曲的刘海上,略微鼓起的颧骨被冻得通红,嘴角儿带着几丝惊喜的笑容,她略带谨慎的眼神儿淘气般地朝四下瞧了瞧,这才旋过身来,指着我的鼻尖儿,喊道:“一凡,真好呀,就你一个人在家耶,我从家里出来还寻思着,如果你妈在家,我赶紧回走。”我笑眯眯听着这个平时就爱调侃的女同学,顺嘴也来了一句:“丽芬过年好,红花衬托着绿叶儿,你打扮得就像要出嫁的新娘子……”她笑嘻嘻一笑道:“谁像你呀,上了班就跟拚命似的,瘦得像纸糊的人儿,总是见不到你的人影儿。”我端着糖果盘儿送到她的面前,嘻笑着说:“吃糖吧,甜甜你的嘴儿。免得你说我是个纸糊的人儿。”她糖也不吃,瓜子也不嗑,怪模怪样凑到我跟前,调笑道:“一凡,你记不记得咱上小学时,有一个男同学骂你‘黄毛丫头真不善,坐着飞机扔炸弹。炸弹也是狗屎蛋,蛋蛋落进了女厕所。臭气熏天,熏得我呀,哇哇哇’如今那小子可真是出息了,当海军去了。”我故意不接丽芬的话茬儿,学着她的怪模样儿,说:“你真是忘性强,你耍怪的事儿比我可多了去啦,让我也学学你的丑事儿。有一天放学,我捂着肚子,说‘哎哟,我肚子疼。’你立即拍了拍自己的屁股,眨着一双水汪汪的小眼睛,凑到我跟前,神秘兮兮地说:‘一凡,我说你信不信?我屁股还疼呢!我还会放勾勾屁儿,你要是听我的话,马上去厕所放几个勾勾屁儿,肚子立马就不疼啦’。”我的话刚一说出口,便笑得倒在了炕上,她疯子似地上前乱抓我的腋窝,我们像童年时一样互相抓扯起来……笑够了,疯够了,才爬起来。丽芬伸手抓了一把瓜子,又剥了一块糖放进嘴里,说:“一凡,你照着我这样吃,保管你的嘴巴又甜又香。”我叹了一口气道:“丽芬,我只能看你香着嘴巴了,我想香也香不起来。”她跟着我的话茬儿,说:“一凡,别怪我多嘴儿,邻居们都在背后嚼你爹的舌头根子,你爹和妈打架的事儿,全是因为一个坏女人跟你爹相好,这话儿是你妈亲口对大伙儿说的,我都不敢来你家了。有人背后偷偷说你也和超几一样,都是你父母抱养的孩子,你家太重男轻女啦。唉,我妈都说你呢,说你比不上我们孩子多的人家,整天看不到你妈一个笑脸儿……”我没有打断她的话,只是默默听着,她见我不吭声儿,便又接着问:“一凡,听说你单位有一个眼睛比我还小的人在追求你?哎哟,我要是你呀,就早点离开家,过几天太平的日子,再好好将养将养你自己的小身板儿。然后再考虑嫁不嫁这个小眼巴巴的男人。”我埋怨她道:“丽芬,你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呀。我不喜欢他,他这个人表面看虽很老实,可我并不了解他的性格,只觉得他太赖皮赖脸了,怎么拒绝他都无济于事,好像我不和他谈对象,我在单位都不好做人了。他的家境特别不好,父亲在他十五岁时就上吊死了,他母亲带着他们弟妹五个过活。我家里的事儿你清楚,他就更清楚了,我妈对他是竹筒里倒豆子,一点儿不留全说了,我的脸面在他的面前算是丢尽了,如果真和他走在一起,将来还不成了他的话把儿?”她点点头,凑上前来,拽住我的手问:“一凡,我赞同你的想法。可是瞧你这小可怜儿,心就酸了,你妈又不待见你,如果真像别人所说的那样,你也是抱养的……”我抽出手来,擦了擦快要滴落的泪珠儿,叹息道:“丽芬,你不懂我的心,我要真是父母抱养的,我的心情反而会好起来。”她不解地追问道:“我真听不懂,你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我直视她探寻的小眼睛,回答道:“丽芬呀,今天只能对你说说心里话儿,如果我不是父母亲生的,我自然得不到父母的真爱,这是很正常的事儿,我能理解得了啊。可我真是父母的亲生的女儿,她是我亲生的母亲,你瞧见了吧,我和我妈一样都是黄头发和黄眼珠子。我妈这样对待我,我才倍感痛苦啊。”她沉思了一会儿,指了指我的胸部又问道:“一凡,你的病现在好些了吗?每天还吃药吗?”我点点头回道:“唉,三十晚上都得吃药,这病只能靠药来维持。我不着急上火,病情自然就会减轻。可你看看我家这个样子,我还能好得了吗?我不是一个傻瓜蛋蛋,可我最担心的是超凡呀……”窗外的鞭炮声时远时近,我们在新年的鞭炮声中结束了沉重的谈话。其实不用丽芬说什么,我早已被“沉重”二字压得喘不气来,只求老天爷能帮帮我这个身心疲惫的女孩子。

丽芬虽然走了,我的思绪还沉浸在刚才的话题上,小时候每当我挨打后,经常听到小孩儿悄声告诉我是父母抱来的孩子。我不明真假,随便找一个没人的地方嚎啕大哭起来,哭我狠心的爹娘为什么将我送给这样一个冷酷的人家。直到我渐渐长大了,看着母亲一头的黄头发,黄眼珠儿。而我的肤色,头发眼珠儿和母亲一模一样儿,谣言在我这儿再不起作用了。

性情的使然,决定着一个人的命运。我在爱与恨,牵挂与不舍中徘徊,几次想离开这个冰冷的没有一丝丝亲情的家,我不知道自己有没有勇气真的离开这个让我伤透心的家。

  评论这张
 
阅读(14)|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