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兰馨欢迎您

听风的消息 小草的低语 记录曾经的故事

 
 
 

日志

 
 
关于我

吉林省作家协会会员。 喜欢用笔来抒写人生。 喜欢用自己的眼睛看世界。 喜欢原生态的自然万物。

网易考拉推荐

【第八章】人生苦旅 之四  

2014-06-11 17:35:5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贫贱夫妻百事哀”,我们还没有成为夫妻,愁事就已经来了。矛盾既然产生了,就要想办法解决,何况园春的理由中带着许多苦涩与无奈。我想,这不是钱的问题,而是一个人对自家人有没有责任心的问题,一个眼看着家人饿肚子都不肯拿出体已钱的人,就是个冷血动物。我对园春冷漠的态度,使他如坐针毡,整日耷拉个脑袋,沉默寡言。和园春特别要好的同志并不知其中的原委,纷纷指责我道:“一凡,园春太娇惯你了,你也不能太过份了,看你把他折磨成什么样了?再说了,俩人闹矛盾也不能闹到这种程度,你简直要他命了……”任凭大家怎么指责我,也不能对别人去解释“责任”二字在我心目中的份量。我胡乱编了一个荒唐的理由,将事情遮掩过去,我想,必须和园春分手。

又盼来一个停电日,吃过早饭,我买了水果乘车去金兰矿务局大姨妈家。大姨妈特别疼爱我这个在父母眼中的臭丫头片子。恰好遇到身为军医的大表姐也从外地回来了,姨妈和姨父都在家。我看着两位小表妹依偎在姐姐的身旁,低声细语,我却像草原上一只走失了的羔羊,目睹其它羊群相亲相爱的场景,我顿生羡慕之色。

大姨妈笑微微地将苹果送到我的手中,并且拉住我的手,听我讲与母亲的冲突以及搬到独身宿舍的经过。我不停嘴讲了一个多时辰,大姨妈一直耐心地听着,直到我倾尽了三江四海的苦水,她才点了点头,缓缓地说道:“一凡,你长大了,也读了不少的书吧,自然也会明白人伦道德,是非曲直。那么,姨妈就得批评你了,你不应该离家出走,不管你母亲做得对与错,你都不应该这样做。我认为你母亲的精神状态是属于病态的,我说破了嘴唇都劝不了你母亲,你能和她争出个事非曲直吗?你更不应该和她较劲赌气,否则,你就和自己的母亲一样不辨是非了。你父母的事儿,就让他们自己去闹腾吧,我们越劝,他们就越闹,直闹到天昏地暗,闹到既毁了自己,又毁了这个家庭。所以,我们只能等待他们自己有醒悟的那一天。至于你,既然搬出来了,就好自为之吧。要记住,亲情永远是亲情,父母永远都是你的父母,你永远都是他们亲生的女儿,父母荣耀就是你的荣耀,反之,也是你的耻辱。你只要把握住自己的命运,才能获得幸福……”我默默听着大姨妈的话,反省着自己的错误。姨父买回了肉馅,大表姐已经和好了面,大家一同动手包饺子,姨妈一边忙活,一面告诫我,要注意自己的身体,一面嘱咐我要经常回家看看。我在充满温馨的大姨妈家吃完饺子,便告辞了。

我坐上公共汽车返回了市内,下了车直奔新华书店,我要看看书店进没进新书。就在我转过街角时,迎面碰到园春的妹妹红玉和一位小姑娘,红玉见到我如看到鬼魂般,将脸一扭,头一低转身就往另一侧走去,我略一愣神儿,转身朝她走的方向追了过去。我追上了红玉,她却尽力躲闪着我探寻的目光,但我还是看清楚了她的脸颊上的一块块乌青,嘴唇已经肿得包不住她的小虎牙儿。我想,谁会下这样的死手,将一个小姑娘打成这样子?无论我怎么询问,她就是不说话。同行的女孩儿告诉我,说:“红玉是被他二哥打的,她二哥还打她妈和园宝,打得可狠啦……”女孩儿的这番话让我猛然愣住了,不待我追问,红玉用手捂住脸哭了起来……我掰开红玉的手,追问道:“红玉,你大哥就看着园林打你们不管吗?”“大哥在家时,二哥不敢这样。大哥一走,老二就横挑鼻子竖挑眼,摔东打西的,稍不顺心,就拿我和老疙瘩撒气儿,让园宝跪在院子里,前天晚上我被二哥打了,跳窗户跑到小玲家。”一股怒气直冲脑门儿,我抽出手绢给红玉擦了擦眼泪。放下买书的念头,转身朝园春家走去。

夕阳照在高低错落的屋脊上,我顾不得小巷里的飘泊的树叶,三步二步跑了进去,急急推开了园春家的院门,干净的小院里到处都是零散的笤帚糜子。转过墙角便见满脸惊恐的园宝跪在墙根处,脑门子上鼓出鸡蛋大的青包,脸颊上留下被什么东西刮痧般抽打之后的伤痕,让我想到法西斯的酷刑。我快步上前,喊道:“ 园宝,是谁让你跪在这儿的?连一点儿人性都没有吗?”我双手拽住园宝的衣服就往起拎,园宝吓得额角冒汗,嘴唇哆嗦,双手极力推开我,拖着哭腔喊着:“姐、姐,你别拽我,别拽我,二鬼才出去,一会儿回来会打断我的双腿。”就在我拽园宝的时候,园林迈进了院门,气哼哼地上前,一把握住我的手腕,一只手指着园宝的鼻尖,恶骂道:“小笨驴,你要是敢站起来,我就打碎你的脑壳!”我回手拽住园林的手,劝阻道:“园林,你怎么可以这样对待你的小弟,他就是犯了错误也不应该由着你的性儿打骂……”砰,园春的母亲披头散发从屋里冲出来,骂道:“二冤家!我还没死呢,就轮到你打骂……”园林双眼一瞪,骂道:“老不死的,我还要打你……”骂声未绝,一把铁锹从我身边飞向他母亲所站的地方,我被这一铁锹吓呆了,也吓傻了。园春母亲吓得转身往屋里逃,园林跑上前,操起地下的铁锹,猛烈地向门玻璃上砸去……我吓得音儿都变了,喊道:“园林,别砸、别砸啦!园宝、园宝,你快跑!快跑呀……”邻居们许是听到我的喊叫声,几个年青的小伙子跑进院里,抢下园林手里的铁锹,将其摁倒在地,几双脚狠狠猛踢下去……园宝趁机跑进屋里,只剩下孤零零的我,傻呆呆地看着眼前混乱的场面。

  评论这张
 
阅读(12)|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