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兰馨欢迎您

听风的消息 小草的低语 记录曾经的故事

 
 
 

日志

 
 
关于我

吉林省作家协会会员。 喜欢用笔来抒写人生。 喜欢用自己的眼睛看世界。 喜欢原生态的自然万物。

网易考拉推荐

【第七章】苦涩的选择 之九  

2014-06-03 12:13:1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携着思念回家,却带着悲伤而去。家,对于我来说,真是:咫尺叹天涯啊!我心中似有千言万语,不知对谁去倾诉?园春默默地站在我的身旁,为我遮挡那冷酷的西北风,我忍不住喃喃自语:“上元夜归人,疏影叩冷门。吾本娇娇女,凝泪欲唤亲。西风恶,亲情薄。灯雪映青鬓,泪洒故园前。”我将思亲的泪水洒落在自家门前。转身疾走如飞,园春步步紧跟着我,我一口气走出很远很远才停下脚步,我回头凝望着家的方向,泪水又滚落下来……

突然,园春抢前一步跪在我的面前,指了指刚刚钻出云层里的月亮,严肃地说:“一凡,你看月亮升起来了,我早就想好了,在元宵节这一天,向你求婚,我要在圆圆的月亮下起誓‘我请求你,请求你答应我,做我的女朋友吧,只要你答应我,我一定好好疼你。等我们到了结婚年龄,一定娶你做我的妻子,我做饭、洗衣,你骂我,我不还口;你打我,我不还手。只要你能答应我,我会一生一世都对你好……” 我一时语塞,在这悲伤的上元之夜,园春这个笨嘴拙腮的人,竟然对我说出了这样让我怦然心动的话语,竟然用这种方式向我求婚。可我还停留在悲伤之中,一时无法回答他。园春见我没有同意或者是拒绝,他一步步跪爬着、跪爬到我的跟前,双手搂住我的双腿,我全身猛一抽搐,彷徨而无助的心,被他的誓言所感动,我无助地摇了摇头,双手用力推开他,我急切地说:“园春,园春,你,你,你别跪在雪地里,有话你站起来说……”任我拽,怎么劝,他都纹丝不动地跪着,跪着……

时间仿佛凝固了,一个萎缩的男人跪在月亮之下,大地之上,他的誓言真能承担起我全部的人生幸福吗?

园春流着眼泪恳求道:“一凡,请你相信我,请相信我对你的爱,我会对你好的。如果你还不相信我,我就用自己的鲜血来验证我对你的一片真心!”他的语音刚落,手指已经送进嘴里,我想伸手拦阻已经晚了。静悄悄的月光泛着淡白的清辉,鲜红的血液像一朵朵盛开的梅花儿,滴落在洁白的雪地上,这一滴一滴的鲜血印证着他对我的爱,我被这种神圣的滴血的求爱方式深深地感动了,我情不自禁地跪下身来一把抓住他流血的手指,痛哭起来,我边哭边说:“你为什么对自己这么狠?你为什么要咬破自己的手指头……”

我握住他的伤手,哭得月亮又躲进了云层。我们在雪地里不知跪了多久、我尽情地哭,哭得肝肠寸断,哭诉自己的委屈和无奈……

我的潜意识告诉我、告诫我,一定要拒绝他的求爱,不管我家今后发生了什么事情,或者说因父亲的事儿,就要低下自己高傲的头接受园春的求爱?今后园春能否接受我母亲的蛮横无情?我今后的人生会怎么样?园春象入党宣誓一样,又一次庄严地举起手,“我起誓!我一生只爱一凡,不会因她的家庭而说出一句伤害她的话……”在此情景之下,我这个缺少父母之爱的孤独女,暂时接受了园春对我爱的誓言。

园春殷勤待我,我的心情渐渐开朗起来,每天除了工作看书以外,我仍然牵挂着家,牵挂着父母亲,我更牵挂的是小弟超凡,不知他在脾气暴躁古怪的父母身边能不能挨打受气。每每想到这些,我的心便像有一个铁勾子钩碎似的痛。

我偏安一隅,想忘掉烦恼,远离忧愁。可是,我每天回到宿舍,静静地坐下来,心想,我这个长硬了翅膀的雀儿,离开家已经一个月了。“百善孝为先”我这个经常捧读诗书,勤于笔耕的女子,现在却硬起心肠狠心离开了父母,离开了家?“父母在不远游”,我这样做就是背离了中国传统的道德标准,成了大逆不道的人,可我却自诩是一个懂道理的人。

我在深深地自责之中,片刻都不得安宁。终于盼到发工资的日子,下了班立即去商店买了两斤肉丸子(不要肉票)、一饭盒子的凉糕,一兜子的苹果。我兴冲冲往家走,园春紧跟我身后,一边走一边高兴地赞赏道:“一凡,一凡,你终于回家了,明天我去宿舍将你的东西收拾好,找辆车送回家。”我回头笑着说:“回家看看情况再说吧。”其实我对母亲心还是存着一丝丝芥蒂,又不便对园春明说,便找了一个理由说:“园春,我的东西千万不要拉回家,我下夜班还回宿舍住呢。”园春嘿嘿一笑道:“一凡,瞧你那傻样儿,有我这个大男人,你上夜班还怕啥呀,我送你回家。”我故意喃喃低语:“我就想在宿舍里保留自己的一席之位。”园春逗我道:“一凡,如果我们结婚了,你也要在宿舍里给自己留个位置?”我不加思绪地回道:“只要你对我好,我就不在任何地方留位置。”说说笑笑中,我已经走到了家门口。超凡猛丁见到我,扑上前抱住我的大腿,喊道:“姐,姐,我姐回来啦!”小弟拉拉扯扯非要替我拎着那兜苹果,我点着他的鼻子尖,说:“小馋猫儿,就瞧见这兜苹果啦?姐的背兜里还有好吃的东西呢。”小弟和我笑闹着一同进了家门,父亲一见我回来了,笑眯眯地大声说:“一凡,你这丫头可算是回来啦。”我含着泪回答道:“爹、妈,我回来了,我买回一兜子好东西呢,有爹最愿意吃的肉丸子。”我把东西一一摆在桌子上。母亲面如冰霜,怒气冲冲扑到桌边,抓起饭盒直奔门外,如撒种般将饭盒里的凉糕撒落在院子里,家里一群鸡扑腾着翅膀,上前飞快地啄食白白的凉糕。父亲跑出去拦阻道:“秋萌,秋萌,一凡买回来的好东西,你怎么都给扔啦?”母亲开口就来:“我不稀罕她回来孝敬我!不要脸的东西!赶快给我滚出去,滚得越远越好……”母亲一边骂,一边用脚去踩踏着裹着白糖馅的凉糕,父亲和小弟一边赶鸡一边急慌慌地往回拣。园春傻愣愣地站在一旁,不知是劝我,还是劝我妈。我愣了片刻,转身哭叫着逃出了家门……

有人一生中游走在天堂与地狱之间,锻炼出一副钢筋铁骨。我却在冷如冰窖般的家庭中浸泡了二十二个春秋,我将自己造就成一付病秧子瘦弱的身体。我孤独自卑、独守着自己可怜的一点点自尊心,生怕有人用异样的眼光看着我。母亲缺失正常情感和古怪的性格,让任何人都难以接受。我真的要离开家了,我今后的人生,又将如何度过呢?园春又会如何对待我和我这个缺失亲情的畸形的家庭呢?

  评论这张
 
阅读(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