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兰馨欢迎您

听风的消息 小草的低语 记录曾经的故事

 
 
 

日志

 
 
关于我

吉林省作家协会会员。 喜欢用笔来抒写人生。 喜欢用自己的眼睛看世界。 喜欢原生态的自然万物。

网易考拉推荐

【第七章】苦涩的选择 之十  

2014-06-06 16:51:3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怀着一颗火热的心奔回家,奔回到父母亲的身边,我渴望母亲能怀有一丝舔犊之情,眷顾自己身上掉下的这块血肉,慰藉女儿这颗孤独而又脆弱的心,原谅自己的女儿不懂事理。打也好、骂也罢,就是不要拒我于家门之外。然而,我的心被母亲狠狠地扎了一刀,我揣着一颗绝望的心,慌不择路,犹如一只丧家之犬,又一次逃离了家门。

我带着被母亲伤害的痛苦,一路哭着回到了宿舍,掀起棉被捂住脑袋,将自己心中万般的委屈变成苦涩的泪水。园春急得手足无措,冯点点凑上前来劝道:“一凡,下班时,你嘴上还挂着铃铛,笑声比唱歌还好听呢,这会儿又遇到啥伤心的事了?起来对我们说说,真要是有人欺负你,让园春出头给你出出气儿,咱也不能犯傻气,自己躲被窝里哭呀。”不明根由的吴霞也跟着瞎起哄,笑嘻嘻地逗我道:“一凡,你少耍你那小姑奶奶的脾气,开了工资,你是不是自己偷偷去馅饼铺了?撑得你闹心了?哭个什么劲儿?快起来、快起来,洗洗脸,咱们赶紧去政工科看电视,晚了咱们连立锥子的地方都插不进去啦。”园春上前揭开我的被角儿硬将我拽了起来,冯点点去水房打来一盆热水,硬逼着我洗洗哭肿的脸蛋儿。我揉了揉哭红了的眼睛,将心里的伤痛掩藏起来,跟着吴霞和点点去政工科看电视。

半个月前,单位买回一台九英寸的电视机,这台稀罕人的宝贝就放在政工科的卷柜里,每天晚上单位里的人找各种借口挤进政工科看电视节目。我们几个人也偷偷挤进只能容下二十多人的政工科。今天我们来晚了,里面挤着一个又一个的黑脑袋瓜子,挡住了我们的视线。吴霞悄声埋怨道:“一凡,就怨你,咱们挤不进去了。”我伸一伸舌头,表示歉意。然后挺起脚尖儿,尽力伸长了细细的脖子,在脑袋与脑袋的夹缝中看到小小的屏幕上,女播音员李娟,字正腔圆的播音……

突然,砰砰砰,几块石头打在窗户上,随之玻璃的碎片也飞进了屋里,正在聚精会神看电视节目的男男女女立即惨叫着往外跑,凳子倒了、桌子翻了、鞋子丢了……我差点儿被屋里人冲出来的人撞翻在地,幸好我没情没绪地站在门口,否则脸蛋不被破了相才怪呢。车队的几名青年司机飞跑着出去抓砸玻璃的人,可是黑沉沉的夜空下连一个鬼影子都没看见,抓谁去呀。

政工科的白色管灯发着刺眼的亮光,照在四脚朝天的凳子上,照在倒扣如瓢的印有“百日大会战纪念”的白瓷缸上,照在一地的碎玻璃上,照在遗留在现场的血迹上,只有那台摆放在卷柜上用木框固定住的小小的电视机还完好无损地继续播放着文艺节目。

在场看电视节目的人,都是重点怀疑对像,被政工科长一一记下名子。我们面临和将要等待的是,清查反动分子的破坏行动。

我们三人情绪低落地回到了宿舍,大家谁也没脱衣服,都倒在炕上。隔壁的男宿舍也悄无声息,大家都是因为今晚这事弄得不开心。吴霞性子耿直,她有话憋不到明天,躺了没有十分钟,翻身而来,冲着我张嘴就来:“一凡,你这个哭巴精!你真是扫帚顶门——有你,岔儿(叉)就多!我和冯点点去政工科看电视节目多少次了,从来就没出过事儿,你今儿一去,就出事了。这回好啦,咱们跟着倒霉吧。”冯点点故意咳嗽了一声,清清嗓子道:“吴霞,你别瞎扯蛋了,这关一凡什么事儿?你不叫她,她能和咱们一起去吗?你没听说,几天前,车队有几个青年装运工,下了班都去政工科看电视,结果被赶了出来。莫不是这些人记恨政工科的修科长?有人私下对我咬耳朵根子,说修科长跟咱单位的某某某单独看电视,这些不长眼的愣头青们不信邪,硬闯了金銮殿,能不让人怀疑吗?咱们真是跟着倒了八辈子血霉了,喝口凉水都塞牙缝儿,让我们跟着一起背黑锅。”我躺在炕上,默默地听着她俩扯东唠西,我不像她们那样悲哀,进学习班就进呗,正好我借机休息几天。

那天晚上去政工科看电视节目的人都进了学习班,被玻璃碎片刺伤脸的几个人都住院了,剩下的人谁也说不清道不白,到底是谁跟电视机有仇,还是跟某某某人有仇,非要砸玻璃泄愤不可。我的脑子和那些傻八儿可不一样,我是借办学习班休息休息。我不带一丝丝添堵的情绪,从学习班出来,就去食堂吃饭,然后回到宿舍继续想我的心事儿。这趟回家对我来说,心里的痛楚是无法形容的。母亲不要我了,我冷下心来,断绝了回家的念头。这一个多月来,我就吃单位每个月发给我的十一斤补助粮票,再加上我平时积攒的粮票。我拿出来数一数,还有五斤,省着吃也只够我吃十天,如果我再坚持下去,就断掉自己的口粮。看来我只能去找总务科王科长开一封调转粮食关系的证明信,将我的户口和粮食关系转到单位集体的户口上,才能买粮做饭吃。想好后,立马开始了行动。我赶在父母亲都上班的时间偷偷溜回了家,翻出户口和粮食本儿,刚刚一出门便碰到邻居郭大娘。郭大娘一把拉住我问道:“一凡,你这孩子要干什么?急匆匆回家,屁股不着个炕头,又要跑了?”我脸红耳热,低声说:“郭娘,我搬单位住去了,今天回家来取户口和粮食本儿,迁到我们单位的集体户口上,要不我就没饭吃啦。”郭大娘拉着我不放,说:“一凡,你家里的事儿大家都知道,可你小小的年龄,不能住集体宿舍呀,家里再怎么不好,也是你的家啊……”我眼圈微红,鼻子一酸,低声说:“郭娘,我住宿舍挺好的,上夜班儿回来害怕,住进宿舍下班还有伴儿。再说了我已经长大了,也能挣钱了,我会照顾好自己的。”郭大娘轻抚我的头发说:“一凡,别记恨你妈,她就那个脾气,超凡又小,你要常回来看看啊……”我抹着眼泪儿告别了郭娘。当天将户口和粮食关系转到单位。

第二天,我偷偷溜回家,将户口本和粮食本又放回到原处,我的心这才渐渐踏实下来。

  评论这张
 
阅读(17)|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