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兰馨欢迎您

听风的消息 小草的低语 记录曾经的故事

 
 
 

日志

 
 
关于我

吉林省作家协会会员。 喜欢用笔来抒写人生。 喜欢用自己的眼睛看世界。 喜欢原生态的自然万物。

网易考拉推荐

【第八章】人生苦旅 之二  

2014-06-09 10:14:5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站在园春家窄小的居室里,用车工的眼睛目测着炕沿与墙壁之间的距离,最多有一米远,一个人转身还可以,要是三个兄弟同时进屋,想调换一下各自的位置,必须有人主动谦让坐在炕边,或者错肩而过,否则谁也过不去。墙上仅有的一个相框里镶嵌的照片泛着暗淡的黄颜色,我上前仔细辨认着照片里的人物。园春凑到跟前,指着一张照片上的小孩,说:“一凡,你看这张照片上的小孩儿,就是我周岁时的照片。这张全家福是我父亲临死前一个月照的,那时我小弟才两岁。”我回头看了看刚刚十岁的园宝,我的泪腺又开始工作了。

我依旧坐回到炕沿上,细心地打量着这六口之家的居住环境。一铺顺山的长炕,墙壁上架起离炕面仅有半米高的两只失去颜色的木箱子,颜色深暗的被褥整齐地叠垛在木箱子上,另一旁是脱下没拆洗的棉装,一阵阵酸馊馊的味儿直往我鼻孔里钻,没有窗帘的窗户是屋里唯一能采光的地方,多年没有粉刷过的墙壁上留下的斑渍极像穷苦人流下的泪痕。我仰面叹了一口气,唉,这铺炕上住着六口人,睡觉时会挤成什么形状?红玉见我叹气,追问道:“姐,你咋不高兴呢?你这么瘦是不是也吃不饱饭啊?”我闻听此言,心中猛然一惊,这贫穷寒酸的家,只有园春一人三十三元的工资和政府给困难家庭每人每月救济的八元钱,生活的艰难可想而知。园春一把拽过妹妹的手说:“红玉,别瞎说。姐姐身体不好,自然就会瘦的。等她病好了,慢慢就会胖起来,是不是一凡?”园春反问了我一句,这让我如何回答。恰好园春的母亲满脸堆笑地走进来,指着女儿道:“红玉,家里一来人儿,你就死守在屋里不会动弹了,快出来帮妈剥几根葱去。”我虽然是一个闲不住的人,可在这狭窄的空间里,只能任凭园春母亲一人忙活。

门被关上了,我背对着窗户,借以躲避小巷里一拨拨倚窗窥视的女人们。心里却想着园春妹妹问我的话“你这么瘦是不是也吃不饱饭?”我偷偷问园春道:“园春,我从你妹妹的话音里听出你家的粮食缺得太多了,你弟妹经常挨饿吗?”园春窘态顿生,鬓角见汗了,紧抿起的嘴唇使那条疤痕更为突出了。我真是脑子少了根筋,语言率直,如揭人伤疤一样使他下不来台,可我并不是故意让他难堪。我善意地说:“园春,咱们每个月四十二斤粮,我能省下二十斤,明天我将积攒的粮票全给你,他们正是长身体的时候,怎么着也别让你的弟妹们饿肚子呀。”园春低声回道:“一凡,你不了解情况,我们家油水特别少,兄弟们又都特别能吃,这个家永远是个填不满的坑,我不能要你的口粮。”我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园春,迷惑不解地问:“哎,园春,你是不是家中的老大?长兄为父,这么个简单的道理你都不懂吗?”园春见我咄咄逼人的问话,极为兴奋的情绪如一团燃烧的火焰,立刻被魔瓶收走了。屋里静了下来,我感到他沉重的呼吸声,伴随着他投向我乞求的眼神儿。我有些自责,可我不是故意刺伤了他的自尊心。而且园春却视自己的穷家为填不满的穷坑,他怎么可以这样对待自己的家人?

“砰砰”两声,门被重重地踢开了,园宝气喘吁吁地闯了进来,喊:“大哥,我三姑和姑父来啦!”园春立即站起来,拍拍我的手,说:“一凡,你坐着别动,我去接三姑。”我思忖道,“三姑”是不是被园春一家人视为神明的“仙姑”变得呢?

事实超出了我的想象。园春的三姑,这个刚刚进入我眼帘稍显福态的中年女士,她长着一双慈善的眼睛,温润如玉的面颊,笑不露牙,双唇如著名电影演员秦怡一样好看。后边紧跟着一位个头矮矮的干部模样的男人,他面目清瘦,眼神犀利,双唇过于单薄,显露出一付冷酷的模样儿,这是一位极精干的年近五旬的男子。园春早已忘记刚才的不快,满脸笑容地为我做了介绍,这位慈善的三姑一边打量我,一边说:“一凡……一凡,好俊的一位姑娘,肯低头来我们这个贫寒之家,真是咱家的福气呀。”三姑父上上下下,仔仔细细打量我一番,才开口道:“哎哟,这姑娘长得还算凑合,只是太瘦了、太瘦了,是不是有什么病,瞒着咱们吧?”园春的母亲紧跟着也补充一句:“他三姑,我也觉得这丫头太瘦了,不好养活呀。”,当面就不加掩饰地对我这番品头论足,让我特别反感又极为尴尬,我的脸红了。园春挤上前护着我说:“一凡没病,她吃饭少,所以才这么瘦呢。”三姑笑微微地说:“久奇,你忘了我们刚见面时,我也是这般的瘦弱,可我给你生养了四个儿女呢。”她说完后,又笑着拉住我的手,轻轻揉了揉,夸奖道:“瞧这孩子的小手既柔软又细白,这是一双有福的小手呀。”三姑巧妙地将刚才的一切都掩饰过去。我想拒绝她,想抽出手走出园春家,可三姑紧紧握住我的双手,慈爱的目光定定地望着我,让我不忍心拂袖而去。

屋里一下子挤进几个人,我只能站在靠窗户的地方,免得稍微一动便碰到对方的衣袖。饭菜端上桌,园春的几个弟妹全被关在了门外。园春将筷子硬塞进我的手里,我机械地夹了几口饭,真是难以下咽呀,我并不挑肥捡瘦的人,只因红玉的那句话“吃不饱饭”一直萦绕在我的耳边,让我食不下咽。

从园春家里出来,我长长地舒了一口气,第一次去园春家就让我有种窒息的感觉,这么困难的婆家,让我今后如何去面对呢。

上班后,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在汽锅里蒸一大饭盒玉米楂子,又蒸一饭盒土豆块儿。中午,我要留园春在厂里吃饭,能给他家省一顿是一顿。工资刚拿到手,立即去了一趟百货大楼,给园春的妹妹买了一件红色的确凉上衣,连同自己的二十斤粮票,一同送到园春的手里,心才稍稍安稳下来。

  评论这张
 
阅读(22)|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