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兰馨欢迎您

听风的消息 小草的低语 记录曾经的故事

 
 
 

日志

 
 
关于我

吉林省作家协会会员。 喜欢用笔来抒写人生。 喜欢用自己的眼睛看世界。 喜欢原生态的自然万物。

网易考拉推荐

【第十章】 春天里的冬天 之八  

2014-07-19 11:22:2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女儿出生五天了,我早就给女儿起好了名子,大名叫“卓奇”乳名叫“奇奇”。奇奇这几天总是哭闹不停,我怎么也哄不好她。孩子哭,我也哭。房门吱呀一声开了,我抬头一看是母亲来了,身后还跟着几年未见的大舅妈。母亲和大舅妈已有五年未往来了,正应了那句俗话“姑舅亲,辈辈亲,打断了骨头连着筋。”有旁系亲戚经常规劝,同是兄妹血缘关系,最终都放下仇恨,冰释了前嫌。大舅妈一来,我一脸红云,自己没到结婚年龄就结婚,没到时间就生孩子,我真给父母丢尽了脸面。大舅妈故作不知,哈哈一笑道:“哎哟,几年未见我的外甥女儿,现在都成了孩子的妈妈啦……快让大舅姥姥看看我的外孙儿……”母亲借口去院里收晒干了的尿布片儿,回避这尴尬的场面。大舅妈满面笑容,从随身携带的兜子里拿出一块湖蓝色的软段被面,递到我的面前说:“这是大舅妈给你后补的结婚礼物,还有五十个鸡蛋是给你做月子吃的,你大舅说了,满月日就回舅家,不能让你回娘家的简易房做满月……”我被大舅妈的盛情感动了,泪珠儿差点儿滚落下来。母亲帮我收拾好衣物,打开带来的包裹,拿出印有红花绿叶的棉被儿捂在孩子的身上,一边捂一边说:“姥姥三天来给臭丫头蛋子捂捂风儿……”我心里不高兴母亲这样说我的女儿,脸上还要装出一付笑吟吟的样儿,说:“妈,您猜我女儿为什么叫奇奇?因为她是凤凰托生的,等我女儿长大了就漂亮了,到那时一定会孝顺您这位好姥姥的。”母亲撇嘴一笑道:“哎哟,我的姑娘可真不知害臊,生了一个小丑八怪,跟她奶奶一个小模样儿,小眼睛吊吊着,还是凤凰托生的?还真敢夸口呢……”大舅妈出来打个圆场道:“”小孩子刚生下来都丑模丑样的,等奇奇长大了,一定变成一只小凤凰。”我嘻嘻一笑道:“奇奇,听见大姥姥夸咱们了吧,你要表现好一点儿,别像个小哭巴精似的,哭个不停……”我母亲抱过孩子,打开小毛巾被,撩起奇奇的小红毛衫,手心朝下放在孩子的肚子上,双指敲了敲自己的手指背,嗔怪了一声,道:“这小东西肚子胀得鼓鼓的,她还能不哭吗?乖乖,姥姥给你用个小偏方儿,一会儿就好啦。”

母亲匆忙走了,半个多小时才回来,一进屋便掏出一瓶六十度的“龙泉春”酒,三卷医用脱脂棉。母亲先将酒瓶打开,倒入小碗几汤匙的酒,然后将一块脱脂棉放入酒里浸透,划着一根火柴点燃了浸满酒液的脱脂棉,碗里立即爆起一团蓝色的火苗儿,没等烧到半分钟,母亲拿起一个瓷盘扣在小碗上隔绝了空气。母亲掀开瓷盘,从碗里挑出烧热了的脱脂棉,挤出多余的酒液,将热热的脱脂棉贴在自己的脸颊上试试温度,然后将脱脂棉贴在奇奇的肚脐上,又捂上了小棉被儿。一会儿的功夫,就听奇奇放出一连串的响屁屁。还真管用,孩子立即不哭了。

母亲临走时给我扔下三十元钱,并没有直接表示出是给我下奶的,母亲祈盼着我能生一个男孩的希望落空了,难免有些失落。大舅妈再一次表示,我满月那天就来接我去她家,我很高兴接受了大舅妈的邀请。

   我向母亲学会了这一着儿,只要孩子一哭,我便学着母亲的方法给女儿排气,每次都极为灵验。婆婆隔三差五来看奇奇,我不便问婆婆什么时候改嫁的事儿。但我心里十分清楚,婆婆改嫁已成定局,只等劳动教养的园林回来,好有个交待。

为了减轻园春的负担,他上班走了,我便下地洗尿片子,等园春回来,做小米干饭,二人吃一样的饭菜,土豆、豆角、茄子,鸡蛋只有炒着吃,我多少还能咽下点儿。

刚刚过了半个月,老天爷便阴沉起脸来,屋里的光线立即暗淡了,我推门走出屋子,只见天空大块大块的黑云迅速聚集起来,由远及近的雷声一声接着一声,闪电也一个接着一个,仿佛要撕裂那翻滚的云层。风摇起杨树叶儿发出萧萧飒飒的声响,象是在悲哀地哭泣。我看着房上的蒿草在风中摇晃着,挣扎着,我的心也在挣扎着,摇晃着。天就要下雨啦,我的房子经受得住这狂风暴雨的袭击吗?不容我多想,雨点儿如炒豆般倾向人间,倾向我摇摇欲坠的用旧炕席遮盖的破房子。我急忙关上门窗,抱起大声哭叫的女儿,心里默默地祈祷上苍:老天爷呀,可怜可怜我吧,快点儿收起您悲伤的眼泪吧,您哭起来没完没了,我的房子就会遭殃了,就会倒塌了……

大雨一直下了两天,看来我祈祷老天爷是不管用了,屋内同时有几处地方漏雨,我将盆盆罐罐都摆在漏雨的地方,眼睛紧盯着这些容器,生怕雨水溅出来。我找出一块塑料薄膜搭在两侧的晾衣绳上,遮挡着孩子。天老爷丝毫没有放睛的意思,大雨渐渐又变成了连绵的小雨。单位忙于大件车改造的任务,园春此刻真是急了,请不下假了。我将箱子里的东西全部用塑料布包好,上面用塑料薄膜又遮盖上。我守着女儿,守着漏雨的破房子干着急,用一句话来形容我的心情:花无声,叶无语,眼泪八嚓抹鼻涕。

一天下午,母亲冒雨赶来了,她一进屋便冲着我喊:“傻闺女,你还傻坐在炕上,房子泡倒了,你还要不要小命啦。赶快给我下地。”我戴好帽子,穿上厚衣服,赶紧抱女儿下了地。就在我刚刚离开炕上没几分钟,几声扑通扑通的闷响,整个后墙朝屋里的土炕倒下来,母亲一手护着我们母女,一只手拖拽着我们退到前门,接过我怀里的孩子,冒雨走出了家门。

 

 

 

 

 

  评论这张
 
阅读(12)|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