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兰馨欢迎您

听风的消息 小草的低语 记录曾经的故事

 
 
 

日志

 
 
关于我

吉林省作家协会会员。 喜欢用笔来抒写人生。 喜欢用自己的眼睛看世界。 喜欢原生态的自然万物。

网易考拉推荐

【第九章】天泪潸然 之八  

2014-07-01 21:54:3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这个嗜书如命的女青工,不知自重,以卑微的身份,低三下四地求园春和我结婚来掩盖我未婚先孕的事实,园春迫于各方面的压力下,勉强同意我和走个结婚的过场,让我意想不到的是他竟然给我买了一块瑞士女表,我被这意外的惊喜感动得哭了。为了显耀园春对我的好,我戴上手表匆匆赶回家。我的目的就是让母亲看看,园春尽管很穷,可他还是花掉近半年的工资给我买了结婚礼物,母亲斜睨了一眼,道:“一凡,你也太容易满足了,你不像我的闺女儿,他给你买块手表,你就笑得嘴丫子都咧到耳朵后边去了?我告诉你丫头,我们单位有一个姑娘买了和你一模一样的手表,才一百七十八元,他们家花了不到二百块钱就将我养了二十多岁的大姑娘娶回家了,咱家给你三百块钱,还不算给你的东西。你呀,就是福享到头了……”我满腔热情地回来,却被母亲迎头泼来一瓢冷水。超凡却抢着要看手表,我眼圈一红,躲避着超凡伸过来的手,用略带着不满的口吻,推拒道:“超凡别闹,姐从明天起就要过穷日子了,不能给你买好东西吃了。”母亲白了我一眼,道:“一凡,你怎么说话呢?你犟得用十头大牛都拉不回来!你怎么就没问问园春买这块手表的钱是哪儿来的?如果是借来的,你们婚后就得还饥荒,你还能笑得起来吗?”我听完母亲这番话,觉得确实应该问问园春买手表的钱是不是借来的。但在母亲面前我还要树立园春的形象,争强好胜地说:“妈,园春平时挺仔细的,他是用偷偷积攒下来的钱买的。”母亲叹了一口气道:“你爹昨天去大连机床厂提设备去了,让我转告你要好好和园春过日子,别耍小孩子脾气,回来给你买个电熨斗子。”“哎呀,电熨斗子可是个稀罕物,连金兰市的各大百货商场都没有卖的。”我惊喜地又追问了一句:“妈,我爹真给我买呀?”母亲点了点头说:“你那鬼爹背后哭过几次你知道吗?他劝阻不了你,又怕你寻死……”我默默地听着,平日里父亲一点都不疼我,现在看来,是我错怪了脾气暴躁的父亲,关键时刻还是父亲最疼爱我。我在心里暗暗对父亲说:“爹,对不起,是女儿不孝……”。母亲见我眼圈红了,说:“现在知道谁最亲了吧,还是我和你爹最疼你。”我低声道:“我知道爹妈心疼我,都是我不好。妈,咱家没人参加我的婚礼,今晚我还要上四点班,下了班我还回宿舍。明早我自己去了。三天后,我和园春一起回咱家。”

我接完四点班,园春匆匆进来,告诉我一切都准备好了,下了班就直接回去。我接过生产任务单,按照图纸上的要求选好材料,选择比平时快两倍的主轴转数,加大切削速度,将四根副轴粗车完成。车好顶尖,卡紧鸡心卡头,车床快速旋转起来……接近午夜,四件成品轴放在工件盘里,等待明日质量检查。我累得浑身像脱力了一样,手也没洗,一屁股坐在车床边的板凳上,闭上眼睛休息片刻。工友们招呼道:“一凡,快洗手呀,咱们一起走,明天还要参加你的婚礼呢。”我一脸苦笑地应答着,洗脸换衣。疲于奔命般地回到宿舍,我感到身心俱疲,躺在炕上怎么也睡不着了。

冰雪覆盖着大地,金兰市沉睡在一片白色之中,淡淡的下弦月也偷偷窥视着人间的喜怒哀乐。再过几个小时,我就将成为无法得到国家婚姻法保护的新婚女人。在这黎明前最冷的时刻,我才朦胧入睡。

冷漠的夜空,飘荡着一朵黑云,这朵黑云悄悄接近我的耳畔,似乎有个人在我耳边悄声说:“有福之人,不落无福之地。天意?怨哉,人为?怨哉……”我猛然从梦中惊醒过来,细细品味一番,不解其中之意。看看腕上的手表,时针刚刚指向六点。我索性不睡了,穿衣起来,查点一下必带的东西,推开宿舍门,踏进黑暗之中。

当我拎着从饭店买来的油条推开新房门时,园春和几个要好的同志还没睡醒。我悄悄点燃了炉子,烧水洗漱完毕,又沏了一暖瓶糖水,然后叫大家起来吃早饭。

简单的婚礼,复杂的人生,在同一时间里准确无误地演绎在我的身上。园春家只来了几个亲兄弟,我这方面有最要好的三位女同学参加我的婚礼,厂里的同事也怀着不同的心情应约参加我们的婚礼。我和园春的婚礼虽然没有双方家长参加,可糖果还是甜的,瓜子还是香的,我将这香甜的糖果送到每个人的手里,祈求大家赐予我们夫妇,百年好合!

我们的婚礼在大家的相继离去,画上了完整的句号。我在同事和同学们的告别声中,流下了热泪。当我们关上房门,将自己锁进婚姻的小屋里时,我才真正地感觉到自己过早地被婚姻捆绑起了手脚。而就命运之论“一命,二运,三风水,四积阴德,五读书,六名,七相,八敬神,九交贵人,十养生,十一,择人与择偶,十二,趋吉避凶。”我们破庙般的新居,最终会给我和园春带来什么样的命运呢?我不能用当前社会上时髦的用语“奉子成婚”来形容,避免世人的白眼罢了。

天黑了,园春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窗外,我则绾起袖子准备热一热几天前买回来的白面馒头,炒了半棵大白菜和一张干豆付。还没等我做好菜,门外传来扑通扑通的脚步声,原来是园春的三弟园艺来了。他一进门儿,便打开了兜子掏出了饭盒,憨声憨气地说:“妈让我给你们送宽心面来了。”园春打开一看,足有两个手指宽的宽心面,静静在躺在饭盒里。我一看,心里顿时凉冰冰的,饭盒里的宽面条,白得耀眼,长如筷子,短如手指,里边连一丝儿的咸菜都没有,这让我们怎么下咽呀。园春见我的脸蛋上又有几滴盐水做成的泪水滴落下来,假装没看见,对三弟说:“园艺,你在这儿吃完晚饭再回去吧。”我急忙擦掉脸上的泪珠,附和道:“园艺,你就在这儿吃完再回去吧,我和你哥也太冷清了。”园艺低声回道:“妈让我赶紧回去。我现在就走。”话音儿还留在屋里,人影早已飘出了门外。园春一口没吃我刚刚做熟的菜,操起筷子风卷残云般地将冰冷的“宽心面”吃了个精光。

我默然无语地望着窗外,心里难受极了,昨天园春当着大家的面儿对我眉开眼笑,可人们刚走,他的态度怎么就变了呢?万般悲痛排山倒海般向我涌来,我扑到包裹着喜糖的红纸上,放声大哭……

 

  评论这张
 
阅读(17)|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