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兰馨欢迎您

听风的消息 小草的低语 记录曾经的故事

 
 
 

日志

 
 
关于我

吉林省作家协会会员。 喜欢用笔来抒写人生。 喜欢用自己的眼睛看世界。 喜欢原生态的自然万物。

网易考拉推荐

【第九章】天泪潸然 之九  

2014-07-02 23:47:3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俗语说:心比天高,命比纸薄。我虽然读过许多书籍,自认我是一个有思想有目标追求的人。但是,随着这几年家庭矛盾的升级和我目前的状况,我孤芳自赏和自视清高的心态,已经被一点点地剥离殆尽,我怀着忍辱的心情,为了腹中的孩子和园春结婚。园春就像“叶公好龙”中的子高,既丧失了他自己的人格,同时也剥夺了我选择生活的权力和自尊。

我所在的单位自纳入金兰市大集体企业的体制管理后,资金管理支配受到极大的限制。春节马上就要到了,往年的这个时候,年货都分完了,现如今连一点儿消息都没有。园春的母亲是一个头脑极简单的家庭妇女,她只想靠别人的接济过日子,更看不惯我这个从富裕人家长大的儿媳妇,认为是我将她儿子从她身边硬生生夺走了。况且,每年春节前,园春都将年货拿回家去,而今是有了媳妇,忘了娘。直到放假前一天,单位领导才以年终奖的理由发给每人二十块钱。我和园春商量,让他将自己的那份奖金给婆婆送回去,园春支支吾吾地说,为了给我买手表,从单位孤寡的老王师傅手中借了一百伍十块钱。他这番话彻底地印证了母亲当初的猜测——手表是借钱买来的。这就意味着从此刻开始,我已成为欠债人了。

我盘算了一番过年需要买的东西,然后以商量的口吻对他说:“园春,你的奖金全给家里,我兜里还有伍十元钱,你先还给王师傅,并告诉他,余下的一百元钱,三个月内我们一定还清。今后,你每月给你妈十元钱,你剩余的工资积存起来还债,用我的工资生活将就够用了。”园春听了也不置可否,接过我手里的伍十元钱,抬腿走了。我捏着手里的二十元钱,又看了看腕上的手表,犹如自己打翻了五味瓶儿又撒进我的心里,什么滋味都全了。我一凡,竟然会欠别人的钱?叹嘘之余,才想起古语:人无远虑,必有近忧。我已经到了欠债的地步,何堪自尊呢?

兜里无钱难办事,我连回家给父母买过年的礼品都要仔细盘算一番,拣最便宜的东西,脸上真是挂不住。父亲会喝酒,酒是肯定要买的,其余的东西买便宜点儿的。我想,母亲不会因此而怪罪我这个穷光蛋的女儿吧。

放假前,点点家里杀了年猪,我和几位同志都买了猪肉,我还求本单位司机去冷库拉鱼的机会给我捎带买回了五斤带鱼,连同猪肉一起,背着园春偷偷送回了娘家。

年三十儿晚上,我与园春拎着五斤猪肉、五斤白面,两斤瓜子去园春家吃年夜饭。园春家不比我娘家,他家人多,吃饭就像喂猪一样,我一碗饭才吃下几口,四盘菜就被抢空了。婆婆笑哈哈地说:“一凡,你在我们家吃饭,可不能一小口一小口地吃,要学会抢饭吃,这样吃饭才香呢。”园春看看我,又看看连汤都没剩一口的菜盘,站起身来拿来半包白糖,倒进我的碗里说:“一凡,你拌拌白糖吃吧。”我低下头,眼泪在心里流,摊上这样的婆婆,我还能说什么呢?

饭后,我心神不宁地坐在炕沿边,尽管心里很酸楚,也不能落一滴泪水。园春见我这般模样,悄悄问我道:“一凡,你怎么啦?”“园春,我想回家看看,我怕你妈不同意。”园春一听,道:“你想家了?瞧我给你请假。”他在窄小的屋里转来转去,然后故意在他母亲面前说:“一凡,咱俩出去玩会儿吧。”婆婆闻听,就笑呵呵地说:“是呀,一凡,饺子不用你们包,你跟园春出去走走吧。”我假装推辞道:“我不出去了。”园春拽起我来,说:“咱们去街里走走,一会儿就回来了。”我穿上大衣随着园春出了门。转过街角,园春自己去了邻居家,而我则在鞭炮声中一个人快步往家走,我心里只有一个念头,“我要回家,我要回家。”

除夕之夜,我回了娘家,这种反常的举动令我父母很是吃惊。超凡却高兴得又蹦又跳:“姐回来啦,姐回来啦……”父亲用探询的目光看了看我,然后又站起身来向房门外张望。我明白父亲的意思,他是在想,一凡怎么一个人回来了?母亲直截了当地问:“一凡,园春怎么让你一个人回来了?受委屈了是吧?我说你千万别嫁进那个穷家吧,你是死活要嫁呀,这才几天,你就尝到滋味了吧……”我无言以对,还得装成高兴的样儿,说:“园春在家帮他妈包饺子呢,我一个人就溜达回来了。”超凡拎起一串鞭炮,拽着我和他一起出去放炮,而我想去厨房拿点儿吃的机会都没有,只好随着他出去了。当我和小弟回屋后,母亲继续着过年的传统——饺子馅和面在她一刻不停的唠叨中准备好了。我尽管在娘家磨蹭来磨蹭去,终究还得要回婆婆家。弟弟却拽住我的衣襟不撒手,母亲则手拿着五十元钱,悄悄塞进我的裤兜里,说:“一凡,我听人说了,今年你们没分年货儿,猪肉和鱼钱你揣起来,想吃啥就买点啥,不能亏了自己,更不能亏了肚子里的孩子。”此刻,我脸色羞红,眼角凝泪,极力克制着自己,怕因一时的激动,将自己所背负的饥荒对母亲一口气儿说出来。

我悄悄回到了婆家,婆婆已经煮好饺子,全家围坐一团吃年夜饺子。我晚饭就没吃饱,顾不上细细品味这大年夜饺子的味道,饿狼吞食般地往胃里填充。“咯嘣”一声,我双牙咬到了一个圆圆的硬物,婆婆见我愣呆呆的样儿,便和小姑子红玉对视了一下眼神儿,同时哈哈大笑起来。园春附和着婆婆的笑声,说:“一凡,你是咱家最有福的人,我家每年包饺子时都要放两枚一分钱的钢蹦儿,谁能咬到钢蹦儿,谁就最有福、就最有钱啦。”我想借大家的笑声引导自己也笑上一笑,可我的笑容完全是装出来的。我还能有钱吗?为了一块手表,我已经欠债啦。想到此,眼圈里一层雾雨般的水珠儿差点儿滴落在我刚刚吐出的一分硬币上。

  评论这张
 
阅读(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