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兰馨欢迎您

听风的消息 小草的低语 记录曾经的故事

 
 
 

日志

 
 
关于我

吉林省作家协会会员。 喜欢用笔来抒写人生。 喜欢用自己的眼睛看世界。 喜欢原生态的自然万物。

网易考拉推荐

【第十章】 春天里的冬天 之十  

2014-07-24 07:20:1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并没走出多远,猛然想起给孩子喂水的奶瓶忘装了,我只好硬着头皮转了回去。舅家的大门依然敞开着,一进院子,便听见从敞开的窗户里传出老K像谁勒紧他脖子的公鸭嗓儿,说:“……他姑,我今儿可是仔仔细细相看了咱家的外甥女儿,你听了可别不高兴啊,放着旁人我还不能说真话呢。”老K 故意停下了话头,看着我母亲的反映。我悄悄放轻了脚步凑近了窗户,听他还能放出什么臭狗屁来。母亲果然上套了,她双眼直溜溜地盯着老K,紧张地追问道:“哥,有事你可别瞒着妹子,一凡她、她到底是什么命啊?快说,快说,您要急死我啦。”老K故做深沉地微闭着眼睛,他等待的就是这样的效果,母亲更急了,她将求救的眼神抛向我大舅妈,只见大舅妈冲着老K呶了呶嘴,道:“哥,你就别卖关子了,她姑也不是外人,你就快说吧。”老K摇了摇头,故作神秘地说:“唉,你们没见她总是躲避我吗?那是她的真魂提醒她离我远着点儿,就是怕我看出她的原形来。你们可别小瞧了这姑娘,她的来头可不小哇。唉,我要是全说出来,便要折了我的几年的寿数……不是我嘴损啊,这丫头降生那天,是不是刮风又下雨了?她是不是头戴着白帽儿?”我母亲惊恐地点了点头,老K见我母亲点头默许了,又故意压低了声音,指手画脚编出一个神话故事来,说:“这丫头,她是双脚踏青云,从天上下凡而来,她降生时,脐带缠脖子三圈儿吧,在凡人眼里那是脐带缠脖子,在我的第三只眼里却是龙的尾巴呀,她是一条犯了天条的青龙,卷着长长的尾巴降生的。她是被贬到人间来的,虽说是托生为人了,可她是青龙转世,身上的鳞甲有多硬?你们笨理儿想一想,咱们谁有她的命硬呀。那是万里挑一,上克父母,下克兄妹,没把你克死就算是便宜你啦。你还想生儿子?真是天大的笑话呀,哈哈哈……”一阵冷笑,将信神信鬼的母亲说傻了。我站在窗外看得明明白白,听得个清清楚楚,忍不住满腔的怒火,抱着孩子直接闯进了屋里,一手指点着老K,厉声道:“你这条贱薄喽嗖的老狗!你装什么大尾巴狼?怎么吃人饭,拉出狼屎来!还真会喷毒放屁!你能掐会算,怎么不好好给自己算一算,你搞别人家女人遭了报应,被人打断了一条狗腿。那时你怎么就没有了先见之明?你怎么没咒念了?你怎么不尥蹶子快跑呢?我要真是一条青龙转世,立即剥掉你这张人皮!免得别人听你这只黑老聒乱叫!”老K被我损得一脸的紫茄子皮色。还没等我母亲反映过来,我亲亲的大舅,立即吊下脸子,对我母亲说:“妹子,你看看你这死丫头,还有没有一点儿家教啦?来我家发什么疯儿?你让她立即给我滚出去!”母亲上前打了我一巴掌训斥道:“你个不要脸的东西,看我不掴你!怎么和你舅舅说话呢?你不是走了吗?怎么又折回来?”我一言未回,拿起桌上的奶瓶装进兜里,泪珠儿随之滚落下来。表妹们一脸的怒意,我大舅妈上前打着哈哈说:“一凡呀,你都成了孩子的妈妈了,可别急头掰脸的,你舅是瞎胡嘞嘞,他在说笑话呢……”经我这么一闹,母亲的脸面自然是挂不住了,她不由分说,上前拽着我的胳膊将我推出了大舅家。至此,我又得罪了大舅一家人。

我在没任何思想准备的情况下,受此恶气,心情甚是懊恼。母亲将我推出不远又转身回大舅家,我明白母亲回去,是给老K陪礼去了。气得我抹了几把眼泪,心中恨恨地想,早知是这样,我来此还有何意思。

毒辣辣的太阳直射在大地上,一丝丝风都没有,酷热蒸腾的街道上很少有人走动。我一脸悲愤,抱着孩子一步步挪动,一路上歇了几歇,好不容易挨到了婆婆家门口。一进院门,园林立即上前接过孩子说:“嫂子,我正想去看孩子呢。妈说你今天满月,一准能来。”我顾不上问园林什么时候回来的(劳教释放),一头扎到炕上。婆婆见我气喘吁吁的样儿,脸都晒成紫红色,不由得惊问道:“哎哟,你抱着孩子怎么累成这个样子?奇奇她爸怎么没送你来呢?”我带着一脸的委屈,说:“妈,我浑身没有一点儿的劲儿,园春上班没时间,我只好自己回来了。”我不能对婆婆说自己在大舅家所受的侮辱,心中则想,如果让我这毛驴子脾气的小叔子知道我所受的气儿,不打死那个老K 才怪了呢。可我无论受了多大的委屈,都不能让园林知晓此事。

我抱着孩子回来才一会儿,婆婆家的邻居都来看孩子,婆婆眼睛笑得眯成一条缝儿,指着镜框里的一张发黄了的照片说:“你们快看看呀,园春六个月的相片和我这孙女儿一个小样儿,都是小吊眼稍儿,随我这双小眼睛儿,哈哈哈……”听着婆婆的笑声,我心里一阵阵的酸楚,便装出一付累极了的样子,任凭婆婆抱着奇奇和邻居们显摆她的小孙女儿有多胖。我稍稍歇了一会儿,拿出二斤肉票,五块钱,打发红玉买肉和青椒、芹菜,全家人包饺子吃。人多好干活儿,园春双脚刚迈进门槛儿,刚好饺子也端上桌了。

天快黑了,我和园春抱着孩子就要回家了。婆婆追出来悄悄说:“老大,你王叔准备八月十二就接我和你弟妹过门儿,你抽空和二毛驴子说说吧。”我看着婆婆一脸的无奈,心便微微颤抖起来,我有一种罪恶感,如果不是我非要保留怀中的女儿,婆婆也不会改嫁了。

园春抱着孩子走得极快,他心里也异常痛苦,恨不能将自己分成两个人,一半留给我,另一半陪在母亲身边,为家里的兄弟妹妹撑起一片蓝天。

 

 

 

 

  评论这张
 
阅读(9)|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