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兰馨欢迎您

听风的消息 小草的低语 记录曾经的故事

 
 
 

日志

 
 
关于我

吉林省作家协会会员。 喜欢用笔来抒写人生。 喜欢用自己的眼睛看世界。 喜欢原生态的自然万物。

网易考拉推荐

【第九章】天泪潸然 之十  

2014-07-04 00:11:5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屈指一算,我和园春离家只有两天一夜,破庙般的房子竟然变成了天然的冰窖,幔杆上晾着的三件衣服冻得如同古时候的战甲,利箭都难以射透。屋内的墙壁上挂着形同羽毛状的白霜,油瓶里的豆油都冰成果冻状。园春出去撮煤,我捂得紧紧实实,戴着手套掏出炉膛里的残灰,点燃了松树明子,我将烧火柴摆得如同棋局,然后将黑亮的煤块放在上边,炉火真正烧起来时,一切虚拟的想象都被燃烧殆尽了。屋里太冷了,我将棉门帘遮挡在门上,前窗后窗用原浆纸遮掩起来。炉盖子都烧红了,土坯的火炕烧了足足四个小时,被窝里才略感微温。我脱去外套,穿着棉衣钻进了被窝,半夜起来小解,冻得我直打哆嗦。

初二回门,父亲上班走了,母亲破例没有去舅舅家。新姑爷上门,即使她对园春有看法,表面也得应付一下。母亲和园春无话可说,只能伸手准备中饭,我到厨房想伸手帮母亲,被她推了出来。

我打开箱子想找几本书,准备带回自己的蜗居。母亲见状,便开始絮叨起来:“一凡,你还想在那破房子里住多长时间?我告诉你吧,等你生完了孩子,重新选一处能住长久又离单位近的好房子。那个破房子,只待一上秋就卖掉,否则,就会烂在你的手里……”园春正翻着一本小人书,并没有想加入我和母亲谈论的话题,何况是关于房子的大事情。

“开饭啦!”小弟喊了一嗓子,母亲端上来的四盘菜肴,那盘熘地瓜是我最爱吃的一道菜。其它的三盘菜是园春从未吃过的,一盘蒜泥狍子肉、一盘熘鸡蛋、一盘风干肠。

母亲第一次正式招待园春,我已看出那鄙视的眼光从园春的头顶一直扫到他的脚上,我心里很不是个滋味。园春拘谨地坐在桌前,脸颊上的汗珠子淌出了一道道儿的蚯蚓似的小河,筷子刚刚伸出去,又犹犹豫豫地缩了回去。我见状便将菜一样一样地夹到他的碗里。母亲偷偷用嘴撇了我一下,超凡也笑嘻嘻地向我做出鬼脸儿,我只好将眼睛和筷子都集中那盘香甜的溜地瓜上。

春节一过,又恢复了正常的工作秩序。稍有闲暇我便捧起书看,园春见我看书,不是倒头便睡,就是在窄小的屋里来回转圈儿,我见他闲得闹心,便对他说:“园春,开卷有益,我搬回那么多书,你也找本书看看吧。”他不耐烦地回道:“一凡,你愿意看书,你就看呗。我去同志家转转。”我不想改变园春的性格与爱好,他也不可能改变我的性格与爱好。

婚后我们便陷入生活的困境中,因一块手表而背负的债务,既然计划三个月内还完,诺言就必须要履行。为了还债,我不能和本单位怀孕的女同志一样,想吃啥就去买啥,园春也从未主动问过我想啥吃。

正月初九,停电休息,我眼睛望着窗外,心里想着母亲做的熘地瓜,我越想越馋,越馋就越坐不住炕沿儿。我笑嘻嘻对园春说:“园春,我想吃溜地瓜,咱家没有地瓜用土豆做也行啊。”园春绷起脸来道:“你想啥呢?咱家就一瓶豆油,这顿吃完了,下顿咱还吃啥?”我反唇相讥道:“你真会说话呀,咱家吃的、穿的、用的,你管过吗?我想吃溜土豆你都不让,我偏要吃,我现在就削土豆皮儿。”我不等园春说什么,掀起用棉被捂着的土豆筐,掏出三个土豆一刀刀削起皮儿来。园春真生气了,他上炕拽下棉被盖在自己身上。其实我根本就不会熘土豆儿,无奈之下,我爬上炕招呼他起来和我一起商量商量怎样个熘法。他脸朝下躺着一动不动,我伸手拽他起来,他却蒙上被装睡。我拽不动他,不做又馋得慌,只好下炕自己做。我想,熘土豆儿的主要原料无非就是土豆、白糖、豆油。我先将土豆块儿放进油锅里炸了起来,由于炉火旺,锅里油又少,差点儿将土豆块炸糊巴了,手忙脚乱捞了出来,夹起一块儿尝了尝,嘿嘿,还真好吃耶。我将锅里放了一碗水,又将白糖倒进水里,我拿起饭勺在锅里翻来搅去,糖是溶化了,可怎么熬也熬不出糖浆来。这并不耽误我解馋,我这碗糖水土豆做熟了,便喜滋滋地喊:“园春,我做好啦,快起来吃土豆儿……”任凭我喊他起来,他就是不吭一声儿。我耍娇般上前扒开被角儿,故意伸手捏捏他的鼻尖儿,又抠抠他的耳眼儿,他猛然一翻身,送给我一个后脊背。我淘气般地拿起扫炕的笤帚,折下一根细糜儿,一边嘻笑着一边继续骚动园春的眼睫毛儿,他如老僧入定般纹丝不动。我嘿嘿一笑道:“园春,我就不相信,你会不理我。”我又拿起一根细糜子,慢慢伸进他的鼻腔里,一边轻轻搅动一边看他的反映,就在我嘻笑疯闹的时候,园春猛然掀起棉被,双掌带风,“啪啪啪”三个耳光狠狠抽在我的面颊上,我立时被他打懵了。园春打完我,一个高蹿下地,连蹦带跳地指着我骂道:“X你妈的!我要你吃,我要你吃,你要馋死啦!”骂声未落,拎起还末倒出锅的糖水土豆连同铁锅一同扔出了门外。园春跑了,我看着糖水土豆渐渐冻成了冰块,委屈得放声痛哭起来。

一连三天,园春都没有回来,我去婆婆家找他,婆婆干脆地回答道:“一凡,你问我干什么呀?园春根本就没回来呀。”婆婆的表现着实令我费解,她既没有问我为什么回家来找园春,更没留我坐一会儿。我孤零零回到冷冰冰的家,自己躺在破庙般的房子里。我暗暗想,为这点破事儿,园春也犯不上打我呀。我思来想去,渐渐地我也想透了,园春好歹也是和我走完结婚过程的人,他悄悄回到自己家里,也实属正常。

半夜里,我睡不着觉,悄悄起身掀起门帘,只见空荡荡的院里一片白茫茫的,原来老天又开始下雪啦!天亮了,就是元宵节了。

  评论这张
 
阅读(10)|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