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兰馨欢迎您

听风的消息 小草的低语 记录曾经的故事

 
 
 

日志

 
 
关于我

吉林省作家协会会员。 喜欢用笔来抒写人生。 喜欢用自己的眼睛看世界。 喜欢原生态的自然万物。

网易考拉推荐

【第十二章】 时代在召唤  

2014-08-26 11:08:3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之一

 

我甩掉了带有血色的泪珠,我要坚强地活下去。自从园春当我父亲的面打了我,父亲也绷起脸子撵我走,我眼圈一红,诘问父亲道:“爹,您能不能告诉我一句真话,我是不是您和我母亲的亲生女儿?”每到这时,父亲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扭头就走了。

一晃四个月过去了,园春几次对我提出离婚,我就是咬牙不同意,原因是我不想让孩子跟我一样,有个破碎的家庭。

我从小环姐的嘴里弄明白了,园春那天为什么会发疯,他出门不远就碰到来找他的园艺,原来是因为园林又被抓起来了,原因和以前一样,他又喝醉了酒,用刀子将路人的胳膊扎了两刀,当时就被扭送公安局。园林进了公安局,园春为什么将怨恨都撒在我的身上,我真想不明白了,难道他园林进了监牢,就要我来承担责任吗?

事情既然明了,我便对园春死了心。他愿意怎么做就怎么做吧。柳树抽芽了,杨树放叶了,春天充满了绿意,希望也来了。邮电局门前摆起了长龙式的售书点儿,各类书籍,琳琅满目。尤其是《十月》、《收获》双月刊,每期到货,我饭都顾不上吃,立即买到手,点灯夜读。知识开阔了我的眼界。我除了工作外,我的业余时间全被各类书籍占据了。

盛夏来临,园春丝毫没有回心转意的意思,他每天兴冲冲地来去自由,穿着社会上刚刚时兴的牛仔裤,将整个屁股包得滚圆,上身着一件灰色的夹克衫,肩上背着一个暗紫色隐格的马桶兜,用“时髦”二字,来形容,最贴切了。而我上班一身工作服,下班仍然穿着结婚前的旧衣服。身后背着胖女儿,胸前挂着一个布兜子,兜里装着孩子的吃穿用、饭盒子,还有我随身携带的书籍。我的整体形象,用自己的话说,就是一个为生存而劳碌的年轻女工。

我拒绝了园春提出的离婚要求。因为我内心十分清楚,几个月来园春没有到托儿所看过女儿一眼,在我看来,他纯属铁石心肠的人。认为自己穿一身漂亮的衣服,他的心就充实了,就可以掩盖一切了。他就是一个胸无点墨的人,一个看不清路的盲从者,他是一个沉醉而不知酒醒的庸人,是一个饱腹即安,不思进取的懒惰者。我为什么不和园春离婚。究其原因,我不希望自己的女儿在一个没有完整的家庭中长大。

托儿所的阿姨们想通过孩子来打动园春的心,我劝她们别再枉费心机了。阿姨还是不死心,想用奇奇来打动园春放下离婚的念头。这一天,园春刚好走到厂门口,阿姨抱着奇奇拦住了他的去路,笑呵呵地说:“园春,你快看看你的宝贝女儿,都会走路啦……”园春脸朝旁一扭,生硬地说:“孙嫂,你别给我看孩子,找她妈去吧。”那匆匆走过的脚步碾碎了一个父亲对女儿的最起码的亲情!他那匆匆而过的脚步,已经丧失了一个做父亲的权力与义务。他刚离开家时,女儿才会爬,如今女儿已是蹒跚学步了。而婆婆一家人,从来没过问一声,或者是看我女儿一眼。

我在磨难中渐渐成熟起来,车工技术也在我勤奋钻研下一天天提高了。从生产调度分配我的图纸,不难看出领导对我的信任。如果我遇到技术上的难题,下班便将图纸带回家,经过父亲的指点,精确地计算出残缺工件上半隐蔽式的数据。第二天,我便根据推算出的准确数据,顺利完成了切削任务,这时我会偷偷地笑了。我认为“成果”不是想出来的,而是从学习和实践中赢来的,是在艰苦的工作中锻炼出来的。我更坚信:本着勤奋肯干,思维敏锐和进取之心。一定会改善我的命运,我就不相信命运会惩罚一个勤奋苦干的人。

半年过去了,这期间,我也试图和园春聊聊,可他一见我转身就走。我心想,还是给他写封信吧,在信里,可以将我们之间的问题剖析明白,我想让他明白一个道理,我不是离不开他,我只是想请他看在女儿的份上回家好好过日子。我不想让自己的女儿长大后,有着和我一样遭遇和磨难。

一天晚上,我给园春写了一封情真意切的长信,第一句话我用这样的口吻称呼他:亲爱的奇奇爸,您好!夫妻之间用这种方式沟通,实属无奈之举。俗话说‘一日夫妻,百日恩。’我们从相识到结婚,早已过了几百天了吧?而今女儿都会走路了。我多希望女儿迈出她的第一步,能有您这位爱她的爸爸为她鼓掌呀。然而您却没有看到,只有我一个人为女儿迈出的第一步而鼓掌欢笑,女儿笑啦,我却哭了。我一半是为了女儿能站立起来,走出她人生的第一步而高兴的眼泪。另一半是因为我们之间虽然近在咫尺,却远在天涯,而流下的眼泪。多少个夜晚,我孤独地守在女儿身旁,悄悄地数着星星,数着你离开我的日子,写下女儿成长的过程,在女儿刚刚学会爬,到学会走路的过程中,我多希望有您这位父亲搀扶一下女儿的双手。我常常觉得是自己对不起女儿,对不起我拼着自己的一条性命,不顾任何人的劝阻,硬生生地将女儿带到这个人世间。我对不起女儿,我没有给她一个温暖的家庭,一位爱她的爸爸,我是一个有罪之人。如果你能体谅一个母亲的请求,求您看在咱们女儿的面子上,敬请您回家吧。

父亲经常撵我搬家,可我往哪里搬呢?我的家在哪里?我的丈夫又在哪里?如果您能给我一个家,我愿意随您搬到任何一个地方去生活。只求您做为我女儿的父亲,让我们共同来抚养女儿,让她快快乐乐地长大……”

园春,别怨我说得太多了,一个女人只求有一个疼爱自己的丈夫,有一个健康活泼的孩子,有一份自己热爱的工作,我就知足了。我们面临许多人都没有的困难,首先是我们双方的家庭,尤其是我的母亲,她闹到单位来,母亲这样闹,是因为她精神方面出了问题,大舅妈的哥哥老K,人前背后,人鬼人六,没少编排事非,他是一个阴阳人。母亲相信了他的鬼话,说我是‘上克父母、下克兄妹’的克星,难道您也相信吗?您的父亲在您十五岁那年就去世了,那时我们还不认识吧。婆婆曾经对我说过多次,您的二弟园林,从小脾气暴躁,刚刚上小学,经常打破同学的脑袋。您母亲改嫁是因为二弟经常打骂弟妹,而且也多次打过婆婆。难道这些都应当让我来承担责任吗?我不是诘问您,只是说明道理。古人云:‘读不尽者,天下之书。参不尽者,天下之理。’我想,您是明白人......”

信装进信封里,同时也将我的希望和祈盼装了进去。我在信封上写下:园春亲启。然后交给超凡,叮嘱他一定要亲手送到园春手里。

园春非但没拆开信封,反而当着我弟弟的面儿撕个粉碎,然后抛在他的脚下,又狠狠地跺了几脚。超凡跑回来告诉我,我毫不惊奇,因为他连小学都没毕业,怎么能读懂我的心呢?我想,这恐怕是他长到二十六岁,接到的唯一的一封信。我坚信,今后也不会有人给他写下这样的一封信了。

 

 

 

 

【第十二章】 

时代在召唤之二

 

进入八十年代,人们的思想观念彻底改变了“以利相交,利尽而疏。”“说着钱,便结缘。”沿海的人们都拼命赚钱,内地人的思想意识还停留在七十年代。运输企业先于其它企业受到自由市场的冲击,在运输量下降,职工多的情况下,拼命拉关系找活路,每吨公里赚几角钱,分配给出工出力,或者是只出工而不出力的人。况且,每个单位都有乞食者,每个集体中都有混水摸鱼之人。这种人的上面大都有当官的撑着腰,或者是某位当权者被这些人掌握了其不可告人的短处,受胁迫而娇养的人。

钳工组,向来是运输单位里最轻闲的地方。园春就是这个集体中的一员。自从姚师傅退休后,园春耳朵边儿少了一个唠叨他的人。几位岁数大的师傅都临近退休的年龄,有几位中年师傅,有好学上进的,有偷懒耍滑的。其中有一位叫乔万成的人,长相粗野,技术不咋样,且又是一个心素不正的人,他就是上面有人撑腰的那种人。早晨一迈进车间,伸手打开工具箱,再打开一个黄纸包儿,伸手轻轻捏了一指尖儿的和冬天晾晒的干白菜叶子差不多颜色的茶叶,放进头号大茶缸子里,然后迈着方步到锅炉房里,一屁股坐在门卫师傅的板凳上,等着锅炉里的水彻底地翻花了,他将冲满水的大茶缸子放在一块木板上儿,四平八稳地端回去。您可别小瞧了他的大茶缸子,茶缸里面的褐紫色的茶渍摞起足足有两个铜钱厚,能装二斤水。乔万成将茶缸子放在台钳上,轻轻嘬了一小口,“嘿嘿嘿”,几声讪笑,天南海北、胡吹六侃起来。他是一个嘴甜心苦的人,用老百姓的话来形容他, “鲶鱼头” 最是恰如其分。园春虽然有些懒,但他在姚师傅的调教下,用巧劲儿干活,图纸放大样儿、做模板,他做得比几位中年师傅都好。他又偏偏喜欢到车工车间摆弄铣床和滚齿机。时间一长,他的技术倒比几位专业女工的技术都过硬了。其它几位青工一心想去车队拿汽车票儿,那还有心思钻研技术。姚师傅一退休,园春自然成为羊群里的骆驼了。

车工车间,也有一位类似园春这样的人,他叫韩满仓,因偷了单位的东西进过监牢。他的妻子因患血液方面的疾病常年住院,年事已高的老母亲在家中帮助他照料一双儿女。此人虽然性情怪癖,脾气暴躁,车工技术却是数第一,就是不玩活儿。厂领导为了笼络他,给他挂上车工班班长的职务。韩班长善用人,所以工人们既瞧不起他,又佩服他,他是一个优缺点双占的特殊人物。

从文化大革命前到改革初期,全国第一次调工资,基数为百分之二十。各单位为了调动职工的积极性,大都将这百分之二十,变成百分之四十。既,一级工资一分为二。众人心里都有个小九九儿,园春和韩班长肯定会稳拿这半级工资了。

夏日炎热,车间里闷热极了,机床在长久旋转下所产生的热量,使机箱的外壳都烫手。我后背的衣服已经被汗水湿透了,眼睛却紧盯在旋转的工件上,一根长轴正在车刀快速进给下完成了粗车。保管员来到车床前,朝我喊了一声:“一凡,停车,厂长叫你去一趟。”我拉下自动进给手柄,退出了车刀,停下机床,向办公室走去。

春节后,从公司新调来的李书记,说话简练,做事雷厉风行,有股子冲劲儿。特别看不惯偷奸耍滑之人,不管谁背后有多大的靠山,也不管你是谁的亲孙子,只要你守规矩,能干活儿,他就认为你是个好工人。李书记没来机修厂前,便对我和园春的事情略知一二。半年来,听说他一眼不瞧自己的孩子,便对园春产生了极大的反感,用他的话说“一个不爱自己孩子的父亲,就不配做人。”况且我们双方的家庭关系又极其复杂,他亲眼所见我母亲来厂里对我又打又骂,十分同情我的遭遇。我虽然在车间很能干,但这次调整工资,又没有我的份儿,因为早婚且早育,什么好事儿都轮不我的头上。

我和园春的婚姻已经到解体的边缘,只差一纸离婚证书。李书记决定利用这次调工资的机会,做做说服工作。李书记事先找我谈了一次话,我将给园春写信及他撕信的事儿对李书记说了。李书记听完气得一拍桌子道:“这小子,真是不知天有多高,地有多厚了。他家是是什么情况,大家心里都清楚,他有什么资格瞧不起你!。你家里也是这样子,爹娘分离。如果你家不出现这种事儿,你怎么可能嫁给他这么个任嘛都没有的穷光蛋?一辈子都跳不出来的穷窟窿。我再出头做一次工作,如果园春还是坚持离婚,取消他长工资的资格,这半级工资给别人了。”听了李书记的这番话,我心里既高兴又不安,园春死活要离婚,我坚持的心已经悄悄动摇了,我所顾虑的是自己带孩子去哪里住。

机修厂大门外,往南是一个拐把子胡同,胡同里住有近二十户的人家。厂里的百十号人,连同胡同里的居民都到拐把子胡同里的公用厕所方便。拐把子胡同第一户人家,男人姓钱,一家人四口住一小间房子,钱家的门斜对着机修厂的大门。这家男人整天喝的醉步轻飘,没钱就变卖家里的东西,一转身又倒进醉鬼的肚子里。酒鬼没钱买酒喝了,要变卖房子。我听到消息,喜出望外,急忙托人去问,一问便成,最后以五百元成交。我手中卖房子钱一分未动,还差二百六十元钱。我商量卖房者,给我两天时间,一手交钱,一手交房证。第二天,我跑到矿务局找大姨妈借钱,等我凑够了钱,钱家的女人气势汹汹来找我,说她男人要卖房子,她绝不会答应!这盆兜头的冰水淋在我的身上,我顿时蔫了。

半个月后,园春为了拿到这半级工资,自己主动回家了。我掐指一算,整整过去了七个月,女儿不认识他这个爸爸了,见到园春黑虎着脸儿,吓得哇哇哭叫。园春每月给拿到工资四十六元,我的工资还停留在三十九元,园春每月给我二十五元的生活费。

 

  评论这张
 
阅读(15)|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