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兰馨欢迎您

听风的消息 小草的低语 记录曾经的故事

 
 
 

日志

 
 
关于我

吉林省作家协会会员。 喜欢用笔来抒写人生。 喜欢用自己的眼睛看世界。 喜欢原生态的自然万物。

网易考拉推荐

【第十一章】 在磨难中奋进 之四  

2014-08-04 10:02:2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二舅被打断了两根肋骨,而这一切都是我母亲惹出来的祸。我怀着万分愧疚的心情提着水果去医院看望二舅。病房里人多,躺在病床上的二舅绝口不提我母亲的事,谎称自己是骑自行车不小心撞到石头上,摔坏了肋骨。二舅如此掩饰这件事,我也只好含泪点头,装做什么也不知道的样子,轻声安慰二舅安心养伤。

我几次去大舅家找母亲,几位表妹对我也不似以往的热情,母亲也一直刻意躲避着我。但凡是大舅在家,便对我冷言相待,尤其是老K那双充满了邪恶的眼神儿,让我如芒刺在背。母亲不肯回家,而我却和老K成了天生的死敌。他所搞的都是些阴森鬼气的东西,是与现代文明社会相悖的。正如社会上所传说的那样“毛主席逝世后,躲在阴沟里的牛鬼蛇神又都爬了出来。”老K就是利用求卦者有病乱投医的心态,故作玄虚,装神弄鬼,借以达到骗取钱财的目的。

老K深谙此道,专找生活在逆境之中,或者是纠缠于家庭矛盾中的人。对此,我母亲却深信不疑,正中他的圈套。然而,我却给了他一个大黑脸儿,将他撞得灰头土脸。现在,我已经不在乎大舅一家人对我的态度如何了,现在我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把母亲接回家去。

一晃儿,我休产假将近三个月了,原则上说,早已超假了,领导没有强令我上班,是因为家里盖新房子。如今房子也盖好了,我没有理由再拖延下去了。我将孩子送进了托儿所,回到车间,犹如一颗螺丝钉一样,紧紧和车床连结在一起,更像机床上的齿轮一样,一按绿色的电扭,机器立刻旋转起来。运输单位的特点是上班早,下班晚,从没有休息日,每天忙得脚打后脑勺儿,可我心里要惦记的事儿太多,一个月没见园艺,他生活得怎么样?母亲是怎么想的?我找了一个合理的借口去公司三轮车队看园艺。园艺工作得很好,两顿饭基本都在食堂吃,见我去看他,低下头腼腆地笑了,我悬着的心放了下来。可是,我的母亲可怎么办呀?

我每天接过调度的任务单,拿起图纸审核完毕,将整个心思都用在工作上。上午九时半,送奶时间一到,我边走边脱掉工作服,匆匆跑进托儿所,从一长串的摇篮里抱起我的奇奇,撩起衣服给孩子喂奶,只要时间一到,我顾不得孩子哭不哭,又将女儿放回摇篮里,转身又回到车间。我已经习惯了三点一线的紧张生活,即:家——单位——托儿所。

自从我们搬回娘家,园春每天上班面对同志们都有说有笑。回到家里便闷闷不乐,除了吃饭睡觉,就是坐在椅子上,随手掏出一盒香烟,开始吞云吐雾。尽管我明白园春的心事,他是不习惯住在我家。可是我别无选择,新房盖好了,母亲不回家,超凡又小,父亲怎么办呢?园春不阴不阳的态度,父亲心里不高兴,但又不能说什么。每天只要父亲回家,将晚饭做好了。我下班回来,操勺炒菜,吃过晚饭。各回各屋。每隔几天,父亲将便铁炉子烧得红红的,给奇奇准备好洗澡水。我一边给孩子洗澡一边轻轻抚摸着女儿柔嫩的肌肤,心中暗想,我小时候,母亲也是这样给我洗澡吧?想着想着,眼前出现了幻觉,若干年后,我母亲头发白了,牙齿掉了,连路也走不动的时候,我也会像给女儿洗澡一样,我会一边轻轻给妈妈洗澡,一边对母亲说:“妈,你别怕,我不是老K狗嘴里说的那样,我不是克父克母的克星。我爱自己的家,更爱自己的父母,我愿母亲天天都能有个好心情……”可想归想,现实已经打碎了我的幻想。

初冬,天气一天比一天寒冷,雪花儿如同没有生命的结晶体,飘洒到人间。我们单位又碰到献电日,车间休息一天。头天晚上,我就盘算好了,包好饺子给我母亲送去,乘机劝劝母亲回家。我最害怕母亲相信老K的鬼话,对我的不理不踩。正像我所顾虑的那样,第二天便得到了验证。

休息日,我早早起来,买肉剁菜,忙了两个多小时,包好了饺子。饺子煮熟了,先让超凡吃饱肚子。我顾不上吃一个饺子,将刚锅的饺子稍微凉一凉,又一个个塞进饭盒里,然后用几条毛巾缠紧了。我背起奇奇,超凡背着装饺子的背包出门了。一路上,我握着超凡的手匆匆走在结冰的路面上,远远看见母亲站在厂门前。母亲或许是看见我们的身影,她转身回去了。我见状心里直打鼓,超凡兴冲冲跑上前去,举起装有满满一饭盒的饺子,喊道:“妈、妈,我和姐给你送饺子来啦……”母亲迎向超凡,弯下腰搂抱着他,亲热得让我眼馋。我想,如果母亲真的心疼超凡,那就早点回家吧。我怎么着都行,哪怕我和园春再回破房子住也行啊。想到这儿,我满面笑容地上前对母亲说:“妈,我和超凡给您送饺子来啦,妈您赶紧趁热吃吧。”母亲就当没看见我一样,扭身从墙上拿下一个口袋,从里面拿出两包饼干递给了超凡,说:“儿子,你想没想妈?看看妈给你买的饼干,都放多少日子啦,你怎么就没来呢?”超凡天真地说:“妈,你忘了,我上小学一年级了,是我姐送我去的,我爹天天下班检查我的作业,放了学赶紧写作业。妈,你跟我们回家吧,我就天天能吃到妈妈买给我的饼干啦。”我顺着超凡的话音说:“妈,您和我们一起回家吧,超凡天天念叨着……”母亲松开了超凡,从一个工具箱里掏出一个包裹,像剥葱似地一层层打开了,原来是给超凡做的新棉衣。我将兜子打开,掏出包裹得严严实实的饭盒,一层层剥掉毛巾,双手捧着饭盒送到母亲的面前,笑呵呵地说:“妈,这是您最爱的吃酸菜馅饺子,您快趁热吃吧。”母亲接过了饭盒,我心里一阵暗喜,就在我暗自高兴的时候,母亲拿起装得满满一饭的盒饺子,推门出去了,(母亲在守卫室工作)将一饭盒的饺子,如撒种般撒在厂大门前。我又一次被母亲的行为震傻了,我看着自己的母亲,真不知该如何应付这种突发的场面,泪水从我的眼角一滴滴淌了下来。母亲厂里人见了渐渐聚拢过来,七嘴八舌,指指点点地议论起来,不知我母亲为什么将冒着热气的饺子都撒在了地上。我抱着孩子哭成了泪人儿。母亲脸色青紫,上前指着我骂道:“你哭什么?你这个丧门星!我不用你假惺惺地来看我,你的目的达到了,新房子也盖好了,家也搬来了。你个不要脸的东西,赶紧给我滚!”

  评论这张
 
阅读(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