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兰馨欢迎您

听风的消息 小草的低语 记录曾经的故事

 
 
 

日志

 
 
关于我

吉林省作家协会会员。 喜欢用笔来抒写人生。 喜欢用自己的眼睛看世界。 喜欢原生态的自然万物。

网易考拉推荐

【第十一章】 在磨难中奋进 之五  

2014-08-08 12:29:1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如丧家之犬,逃离了母亲的单位,逃离了不理解女儿的母亲。一进家门便放声哭了起来,超凡依偎在我身边,眼泪叭嗒叭嗒往下掉。我是不理解自己的母亲?还是母亲不理解女儿呢?不管怎样,那一个个翻着白肚皮的饺子,是女儿对母亲的一片心意呀……

我不知道自己哭了多长时间,小奇奇的哭声叫,使我清醒过来,我强打精神给女儿喂奶,并且反复叮嘱超凡不能对父亲提及此事。

父亲下班了,见桌上摆着热气腾腾的饺子,一盘油炸花生米,眼睛笑得眯成一条缝儿,吩咐超凡道:“儿子,给爹烫壶酒,爹要喝两盅。”奇奇在我怀里舞着小手,朝着外公啊、啊地笑着,园春洗完手,坐在饭桌前,用手指点着孩子的小脑袋,笑呵呵地说:“奇奇在咱托儿所里是最胖的孩子,瘦孩子的妈妈给我女儿起了个绰号,叫‘山东美国人’,哈哈哈……”我看着家人高兴的样子。我心里再难过脸上也不能表现出来。连忙道:“超凡,你给姐剥一头蒜,我再炒个糖醋土豆丝儿。”

夜里,我翻来覆去睡不着,眼前总是出现被母亲撒了一地的饺子,那一声声:“丧门星、丧门星!”妈妈呀,妈妈,您怎么就看不出女儿背着孩子剁菜、和面为您包饺子的一片孝心呢。女儿不怪罪妈妈,只能怪女儿没能理解妈妈的心思,千错万错都是女儿的错。女儿深知,妈妈是爱女儿的,可能这中间有什么误会,或者是受到老K的挑唆。可是,这对已为人母的我,是不会忘掉母亲十月怀胎,一朝分娩时的痛苦。母女心连心啊,是母亲在睡梦中感应到女儿生产时,命悬一线,匆匆跑来亲手接下了奇奇。是母亲悬念女儿的安危,冒雨跑来将还我和孩子拽离了危墙之下,要不是母亲果断,女儿和刚刚出生半个月的孩子就会被埋在倒塌的土坯墙下了。妈妈,您怎么就不能回家呢?咱们一家人欢欢笑笑吃饺子该有多好呀……妈妈,女儿要在梦中问问您,当您看着女儿远去的背影时,您是否会看一眼被您撒得一地的饺子!那是女儿的一片心啊!一夜的噩梦,一身的疲惫。清晨早起,泪痕犹在脸上。

上班后,厂领导传达公司领导的决定:为了繁荣职工的业余生活,工会新进了大量的图书,并建立了一个阅览室,希望广大职工去工会办理阅览证。我阴霾的心如敞开一扇天窗顿时明亮起来,有书看生活就有了希望。当天,我去工会办理了图书阅览证。

下班后,我兜里装着从工会借来的姚雪垠的长篇历史小说《李自成》,背着女儿回家了。暖融融的家,热乎乎的炕,几年未见的姑姑和姑父来了,父亲正忙着做饭,我一回来,便接替了父亲。我一边做饭一边听父亲和姑姑的谈话,原来姑姑所在的生产队开始分田到户了。春节后,就要耕种属于自己的土地了。我按捺不住,插嘴道:“姑姑,这下可好啦,只要咱们好好伺弄土地,春种、夏锄、秋收,就一定能收好多好多的粮食,那真是:粮满仓、猪满圈、鸡鸭满院。过年时,我一定要去姑姑家解解馋……”

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后,邓小平提出:“以经济建设为中心,走改革开放道路,集中力量发展生产力,把经济搞上去,并首先从农村做起,振兴农业,进而推动城市改革,带动工业乃至整个国民经济振兴。”

改革开放最先从沿海城市及广大农村开始,逐渐扩展到内地。七九年的年末,东北三省也开始实行土地承包责任制。各村屯根据村民所居住的区域,就近开始以分片抓阄的方式,将土地分给了农民。一夜之间,中国的农村政策彻底地改变了,贫农变成了“地主”了。经过历次政治运动,胆小怕事儿的农民,从东村到西屯,人们相互询问:政府真的将土地给我们了?会不会运动一来,土地又收回去了,再给咱们戴上一顶地主份子的帽子。

中国在变化,悄悄兴起的自由贸易市场、沉于民间的手工业艺人也都悄悄抬起头来。计划经济永远成为了历史,随之而来的是新型的市场经济自由化,残酷的市场竞争,就在前方等待着靠国家计划经济来调控的运输业、矿山、化工、电子工业、机械制造业、卫生医药等等。
金兰市也在悄悄变化之中,首先受到冲击的就是运输业,我们单位再也不是“蝎子的粑粑独一份了”。原来由我们单位独自承担的车站到各个百货公司和副食品店的运输业务,逐渐分流或者说不用我们单位来承担了。一时间,单位人事频繁调动,孙书记退休了,调来一位原是部队转业的王书记。这位王书记原想能进公司领导班子,没想到被派到掌管百十来人的小厂当书记,他觉得自己是大材小用了。机加车间有一位平时就调皮捣蛋的青工张会民,当着王书记的面儿,故意用手指一按车床开关器上的红电扭,说:“王书记,您看我这台车床坏了,只能请电工师傅来修啦。”其实电工就在身边,大家就是想故意出出王书记的洋相,考考这位着一身半旧军装的新书记。有一次,王书记站在我的面前问道:“你做的是啥活儿?”我很笼统地回道:“机械修理。”他饶有兴趣地问:“我看机械修理很神圣呀,一根锈迹斑斑的铁棒,机器一旋转起来,铁棒棒就变亮了,变细了。”我忍俊不禁,又不失礼貌地说:“王书记,根据图纸上的技术要求,毛胚件被卡盘夹紧,一按绿色的电器开关,卡盘便旋转起来,刀架夹上车刀,随着工件的旋转,车刀在自动进给的情况下,完成切削任务。”我故意让他看着我按在绿色的启动扭。借此机会告诉他,只有绿色的按扭才能启动机床电机。另一位同志在一旁,故作鬼脸儿地夹起一只眼睛斜睨着低头看开关的王书记,悄声对我耳语道:“你教白蛋书记学按绿扭呢?”
  评论这张
 
阅读(1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