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兰馨欢迎您

听风的消息 小草的低语 记录曾经的故事

 
 
 

日志

 
 
关于我

吉林省作家协会会员。 喜欢用笔来抒写人生。 喜欢用自己的眼睛看世界。 喜欢原生态的自然万物。

网易考拉推荐

痴情小说的我  

2015-06-13 09:10:0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之一

 

创作小说,百万字落在白纸之上,赞赏之音少之又少,可谓是自我出身问题,我是一位女车工,脚踏工作台,手握C620机床操作了二十八年,又来充文人,写什么长篇小说,让周围的人以假眼看视我。这一看就是十年。

记得我的长篇小说《北方春柳》当初脱稿之时,我恳请家乡文人提出意见,得到的是以枪刺的语言来激励我“你应该请民俗‘砖家’、文学‘砖家’好好学学,然后再写小说,因为你不具备写小说的条件!一个初中毕业生,你懂什么是真正的小说?你有什么能力驾驭小说,而且是长篇小说!”冷水从头淋到脚,我有一种窒息的感觉,那种被否定的情绪如同鬼影一样缠绕着我。不服输是我的性格,我不顾多人劝阻,拿出微薄的工资找到一家印刷厂,印了五百册,又找了一家饭店请客,美酒香菜花去我一个月的工资,笑脸送给在座的每人一本。我做梦都不会想到,刚出饭店门儿还不到一百米,一个小作家将我的带有油墨香的小说丢进了垃圾箱,而我却蒙在鼓里,在家里做着梦。现在想想后背直出冷汗。

时过半月,有人故意在众人面前将丢我小说之事说出来,并且是高声告诉了我,说出此事之人正是丢我小说的小作家之岳父,也是一位写了一辈子短文的人,这位写短文的人也是文革初期的公社派的头儿,我的一位长者远亲。现在我要感谢他,感谢他振聋发聩唤醒了我。深思半年之久,我重新打开三十二万字的长篇处女作,重新拉上了窗帘,将自己沉入小说的故事之中,重新大胆地撕小说的完正段落,从人物、章节、构架,做了起死回生的描写,历时一年之久,添加了五万多字,我又一次完成了《北方春柳》的修改工作。这时我真正地冷静下来,怎么才能将文稿送到市人大领导帮助我审查。我一次来到市人大请求面见人大主任,守门之人把我当成一个上告者,一次、一次又一次的拒绝我进门。就在我绝望的时候,一个人提醒了我,你要站在门前,看到市里三号车停下,你就高喊“我写了一部小说请领导审阅。”这个办法让我如愿以偿了。我为什么要这样做呢?因为,我所描写小说的内容是一九三八年至一九四九年所发生的故事,就是说写家乡的故事,这就涉及到从日伪统治时期到三年解放战争时期所发生的事。我的又一想法就是通过这样的运作,得到市领导的支持,因为我必定是一个位机修厂的女工,一没钱、二没势,三没有名望,想要运作这部凝聚我多年心血所创作的小说,给予这部小说的生命力,用我本人的能力是不可能办到的。市人大主任想帮我,可他离退休只有两个月的时间,他写了一篇推动我小说的稿件,送到我家乡的报社都被退回了。我昂首长叹!做一件有利于家乡的事怎么就这样难!

我捧着自己的小说带着女儿打工的钱踏上了去北京的列车,出入一个又一个出版社,每个出版社都是同样的回答,一没书号、二没影响力,出版社也要吃饭,想出书要八万块钱,还不算发行全国新华书店的钱。一句话就是钱能解决一切。两次进京,两次泪流.......

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8)|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