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兰馨欢迎您

听风的消息 小草的低语 记录曾经的故事

 
 
 

日志

 
 
关于我

吉林省作家协会会员。 喜欢用笔来抒写人生。 喜欢用自己的眼睛看世界。 喜欢原生态的自然万物。

网易考拉推荐

第五十五章 英烈千古  

2017-02-12 20:10:0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柳絮如花的冬雪悠然飘洒,千里冰封的东北,完成了土改肃清了匪患后,随着严冬的到来,战争的硝烟和轰隆隆的炮声也渐渐停息下来,人们都进入了稳定正常的生活之中。丽平刚刚回到了二道河子家里,没顾上休息就去看柳叶。柳叶也刚刚从乡下回来,饭还没煮熟丽平就进来了。柳叶消瘦的脸颊带着勉强的笑容,看着几个月没见面的好姐妹,丽平的眼泪却不知不觉地流下来,她看着强颜欢笑的柳叶,更难开口将王思源牺牲的消息告诉她,而柳叶却轻轻摇摇头,上前轻轻用手指擦去丽平满面的泪水,自己的眼泪也随之流下来,两个姑娘禁不住相拥而泣。

 

就在马龙和丽平去姜团长家不久,妇救会长柳叶去县委开会,正遇到了独立团的马龙,马龙经不起柳叶再三追问,将实情告诉了她。她眼圈红了,极力忍着满眶的泪水,可泪水却不由自主地流了下来,她好不容易坚持开完会,一回到二道河子镇,一个人悄悄来到和王思源第一次相见的柳树下,扶在柳树上放声痛哭,在这悲恸的哭声中夹带着一声声呼喊.......思源啊...思源啊......王思源啊...你怎么一声不吭就走了...思源啊,啊...我想你...我想你啊……

 

一连几天,柳叶白天像没事似的工作,晚上自己一个人静静来到柳树下,她将黄纸点燃后,一张张扔向旷野天空,边扔边哭着说:“思源,思源,路上无饭买饭吃,身上无衣买衣穿,鞋坏了妹妹做,天落雨时买把伞……”

 

区长张立山同志在长期的奔波劳累工作中,身体越来越坏了,他整天气喘咳嗽,黑瘦黑瘦的脸颊深深地凹陷下去,最后病倒在炕上。区里工作暂时由乔岩和大耿负责。妇救会长柳叶瘦得下巴颏尖细,眼睛深陷脸色苍白。大耿一直暗暗喜欢着柳叶,柳叶喜欢民主联军的排长王思源,“珠玉在侧,觉我形秽。”的大耿尽管内心里很酸楚失望,他还是希望自己喜欢的姑娘能得到幸福快乐,王思源牺牲后,他主动靠近她,关心照顾她,劝导她人死不能复生。工作忙得顾不上吃饭时,他将事先烤得焦黄透着香味儿的地瓜送到她的跟前,每次出去开会时,他将笔记本和笔送到她面前。柳叶感激他的关怀,可王思源的身影已经深深根植在她心里,她感觉他时时刻刻都在自己的身边,从云霞村护送她们回二道河子时握别的双手还温热着,离别时深情的目光还在眼前。柳叶时常看着西天的云影,暗自悲伤,西天云冷,霜似雪,黄昏掩泪,盼君归,君却远……

 

我们有多少像王思源连长那样勇敢可敬的好战士倒在了四平战场上,又有多少民主联军战士为了解放东北,而永远长眠在这块黑土地上。

 

渐去渐远的日子在雪花纷飞中翻过一天天的日历,柳叶临睡前都默念着王思源的名子,祈盼梦中和他相见。春回大地的一天夜里,她在梦中看见王思源骑着枣红马朝她跑过来,他跳下马,上前握住她的手说:“柳叶,你看我怀里藏着你给我的小猴子荷包,我脚上还穿着你做的新布鞋……”话还没说完,他就轻飘飘地飞起来,越飞越高越飞越远,她拼命地追啊追啊,可怎么追就是追不上他,便哭喊着:“思源,思源,你别自己飞啊!带着我一起飞啊……”

 

1948年的春天,是一个不平凡的春天,东北的人民迎来了解放后的第一个春天!春天也迫不及待地显示出它那迷人的魅力。冰封的大地已被春日的阳光融化了,千花万树萌发出绿色的希望,融化了的东辽河水滋润着两岸的黑土地。清明节过后,耕牛叫了,喜气洋洋的农民第一次耕种在属于自己的土地上,那个高兴劲就甭提了。

 

西安县城,商家小店开店早,关门晚,安居而乐业。刘云和常贵照常经营着小饭馆和糕点店。可是常贵每天收拾完后,还是住在原来杨亦德的书房里,他尊重刘云的意见。刘云时常淡眉愁目倚窗对月思念着丈夫杨亦德,她想着想着就愣神了,根本不顾及生意上的事儿,有常贵她一切都不用操心。可是常贵却时时被一件事缠绕着,那个特务时常找他出去,他不去不行,出去会给自己带来多少危险。而他们暗中策划的爆炸发电所的阴谋一旦得逞了,小县城便会陷入一片漆黑之中,将会给自己带入万劫不复的深渊,深爱的刘云母子该怎么办。他清楚地明白眼前的形势,国民党几十万大军都被共产党消灭了,这几个小特务还能成什么气候,他果断地下决心,脱离不成就偷偷将情报送到县委去,这样神不知鬼不觉地就将这几个不识时务的人给办了。常贵将写好的名单及住址和爆炸发电所的重要情报连同一块石头绑在一起藏在袖筒中,事先查看好地形,扔完情报他往哪儿跑才能安全脱身,思谋周全后,他趁着天黑动身了。

 

常贵装做路人走在县委大门前,看着站岗的战士警惕的目光及院内屋里的灯光,常贵渐渐放慢了脚步,刚刚走过二十米远,他拿出情报回身掷出绑有情报的石头,常贵撒腿就跑。系有情报的石头刚好扔在了站岗的战士脚旁,岗哨战士拿起来看了看,发现纸上有字,急忙送到县委书记桌前。几天之后的晚上,常贵被秘密叫到县委,保卫处的同志和他谈话,并将这块带有情报的石头摆在他的面前,常贵向保卫处坦诚了一切,县委表扬了常贵识大局,能将这起爆炸事件秘密报给县委,给他记一功,并安排他继续隐蔽行动。常贵神不知鬼不觉的行动,刘云却被蒙在鼓里,她的心思都在杨亦德身上。

秋色含烟翠,黄豆微摇时,一路直奔锦州方向的解放军独立团,在苏团长带领下急行军走在丰收在望的黄豆地旁,杨亦德边走边和副团长张铁谈话,张副团长感慨地说:“亦德,听苏团长说,您毕业于日本的早稻田大学,还会英语,留在我们团真是委屈您了。”杨亦德笑笑道:“副团长,您过奖了,这都是过去的老黄历翻不得了。”两人边走边聊,前方响起了停止前进的号声,战士们疲惫至极,一连几天的强行军,睡眠极缺的战士们觉得睡觉比吃猪肉还香。

 

经过几次大战役的杨亦德,接受了战火的洗礼和极强的锻炼。两军阵前勇者胜,改编休整训练后的东北野战军人数已超过百万,武器装备上得到了极大的改善,步兵炮、迫击炮、榴弹炮、山炮等等,形成步炮兵协同作战的体系。但战争必然是残酷的,行军稍停时杨亦德匆匆给儿子和平写了一封短信:

 

和平吾儿,天高地远,父怀于心,学习健康甚为重要。严慈相济,父皆远已,孔孟之书,牢记于心。军旅之中,家书难寄。万望以小姨京莹为楷模,成为燕京大学一学子。匆匆而书,请转达父对家人之问候。

顺祝平安健康!

                               父  杨亦德于48年8月28日

 

东北野战军挥师南下,首先截断北宁线,封闭国民党主力在东北之部署,我军将一举拿下锦州卫立煌精锐之集团军,辽沈战役即将拉开帷幕。数天之后,独立团在一个不知名的小山村临河处驻扎下来休整待命。苏星团长去师部开会还未回来,杨亦德简单洗漱一番,便找个没人的地方看着山野中的秋色,漫山遍野的花儿香随风而飘,河边牧牛的孩子光着脚丫踏着河石玩耍的倒影儿,蜻蜓点水、蝈蝈鸣叫、摇红倚绿的苹果,令他多少有些昏昏然了,如果没有战争的炮火硝烟,毁灭这宁静的姹紫嫣红的秋景,会令多少文人骚客去笔润斑斓啊。

 

杨亦德仰躺在初秋的阳光下,他的心情尤为宁静,近一年的军旅生涯使他学会了如何看待人生这一大课题,生与死对于他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用战争来消灭腐朽的不平等的社会,去消灭剥削劳苦大众的地主阶级,迎来一个全新的民主的科学进步的新中国。他嘴里叼着一株小草,双手抚摸着身上的白内衣,尽管他如此珍惜这身衣裤,但经过一年不离身及战斗中的磨爬滚打,裤腿和衣袖已经破洞连连,经过无数次的洗涤已经变成了微黄色。他从内衣兜里拿出刘云母女的照片痴情地看着,不时用手指尖触摸着照片上的鼻子、眼睛、嘴唇,微风吹动着他的头发,他抬头看看没有人注意他,便忘情地将干裂的嘴唇轻轻贴在照片上女儿盈盈的笑脸上及刘云微含泪光的大眼睛上,禁不住的泪水潸然而落,如果他还活着,就一定让儿子和平和妹妹小彩云有兄妹相见的时刻。开饭的哨声响了,他恋恋不舍地将照片揣进兜里,揉揉微红了的眼睛,才起身向团部走去。

 

傍晚,苏团长开着缴获来的师里分配的一辆军车回来了,他一出驾驶室就兴奋地说:“这下子,再也不能耽误同志吃饭了,我们的炊事员可以坐着汽车跑到前面做饭去,这样战士们就能及时吃饭了。”苏团长连夜召开连以上会议,他打开地图指着义县这个战略目标,义县城是通往锦州、承德、沈阳铁路交会的枢纽,自古以来就是进出关内外的咽喉要道,兵家必争之地,易守难攻,拿下义县就等于切断了关内关外敌人的联系。根据东总命令:集中一切兵力攻锦州和打增援之敌,首先要彻底扫除攻锦州的一切障碍,义县就是我们攻击的目标。

 

义县城西北有大凌河的天然屏障,东北地形窄小不便展开兵力,城南地势开阔并有护城河所阻,惟西南地势较高,便于观察,虽西南为守敌火力最强的防御区,但我军可依靠铁路路基为阵地,发挥各种火炮的强大威力,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重创守敌。东总决定,在围困、袭扰守敌的同时,加强战前训练和准备,10月1日集中火力从城西南方向突破敌人防御!研究团里具体的作战方案,苏团长特别指出:“我们团一定要减少最小的牺牲,争取更大的胜利,一营、二营,担任主攻,三营做为预备队......”会议结束后,苏星团长找杨亦德谈话,他转达了师首长对杨亦德的工作安排,首长决定义县战役结束后,调杨亦德去师部外事部门工作。杨亦德看着苏星陈述自己的意见,他不想去师部,只想和苏星在一起。苏团长语气凝重地说:“亦德哥,战争是残酷的,您是一位学者,应该发挥您的特长,祖国解放后,需要各种有用的人才来建设我们的国家。您看我开回来一辆军车,在这段时间里,您开车拉全团的炊事员,赶到前方提前做饭,顺带给团里培训司机,看中谁,都给您。”杨亦德说:“我要汪兴全连长,米顺昌排长,你给吗?”苏团长嘿嘿一笑道:“亦德哥,你尽往我心尖上掏呢。除了这两个人我谁都给。如果是休整期间,无论是开车,还是各个方面,尤其是学文化,我还真想让您培养像汪连长和米排长这些侦察兵呢。”杨亦德看着昔日做买卖的小伙子,如今掌握着一个团的兵力,作战勇敢、心思慎密、睿智豁达,眼光长远。苏星团长站起来给杨亦德倒了一杯开水,转过身去从口袋里掏出一包白糖放在水里,递到杨亦德手中说:“亦德哥,这可是我媳妇文玉特别交待给您的,我不能喝。”杨亦德笑道:“你没说,我也知道文玉她在师部任机要秘书。”苏星回头笑呵呵地说:“亦德哥,有一件事您就不知道。”杨亦德问:“什么事儿,我不知道?”苏星讲起杨亦德从高桥吉郎手中弄来的特别通行证,交给秦老师的时候,就是在为共产党的地下组织工作了,我们二人从那时候开始就是并肩作战的战友,您也成为我的老师了。杨亦德静静地听着,他的思绪早已回到那个从未谋面叫梅林的共产党员身上,他当时竟然吓跑了,跑到日本侵占下的新京,他的同学高桥一郎身边,如果不是机缘巧合也不能险中救了身怀绝密文件的共产党员秦川了。杨亦德谈起舒欣救二妈又结为夫妻、苏奶奶、苏奇、柏青夏雨夫妇等等,真像时光倒流昨日般清晰而又亲切,谈兴正浓的两人一直到深夜才睡。

 

奉苏团长命令,罗春小从侦察排被调来跟杨亦德学习开汽车。杨亦德边开边讲解,几天的时间,聪明伶俐的罗春小已经基本能掌握开车的要领了。杨亦德特别对罗春小和炊事员们明确交待,如果碰上敌机轰炸,因为汽车目标大,必须立即跳车疏散隐蔽。

 

扫除义县外围的攻坚战打响了,战斗向纵深发展,敌机轰鸣着便如黑老鸹般出现在天空,扔下一颗颗炸弹,掀起一片片的爆炸声。杨亦德开车运送补给正行驶在路上,他见飞机朝他们迎面飞来,杨亦德立即放慢车速,推开车门将不肯跳车的罗春小推下车,然后伸出半个身子命令车上人立即跳车,当车上人都跳车后,他看好前方一公里远有片树林可以隐藏汽车,便加快了汽车的速度,带起黄雾般的尘土滚滚而去,敌机紧紧追逐着拖着尘土飞扬的汽车,杨亦德猛然将汽车停了下来,可是尘埃雾土却随着固有的方向和惯性朝前方滚去,杨亦德看着紧追滚尘土雾而去飞机,他调转车头朝不远处的杨树林飞奔,敌机一看上当了,也转机头紧紧咬住狂奔的汽车,一颗颗炸弹在汽车左右爆炸了,汽车摇摇晃晃刚刚进了杨树林,一排机枪扫进了驾驶室......罗春小和几个战士眼睁睁看着杨亦德驾驶汽车夹裹着尘烟滚滚而去,他们隐蔽在两侧的庄稼地里,待敌机飞走后,罗春小快速奔进杨树林里的汽车旁,杨亦德浑身鲜血趴伏在方向盘上一动不动了。罗春小放声大哭:“杨教官啊!杨教官!你推我跳车,您自己怎么不跳车呀.....”

 

攻取义县的战斗结束后,苏星团长脸色铁青,双目赤红急奔到距义县20公里处的白杨树林。他跪在白杨树下轻轻地抚摸着杨亦德早已冰凉的脸颊,泪水一滴滴、一滴滴地滴落在杨亦德的脸上身上。苏团长咬紧牙关,紧紧地抱起杨亦德的遗体不肯松手,他嘴唇干裂,嗓声嘶哑,喃喃低语:“亦德,您睁开眼睛看看我,我是苏星啊!我的好哥哥,您不能就这样走了,您走得太匆忙,也太无情了,亦德哥……”杨亦德静静地躺在苏星的怀里,任凭同志们千呼万唤,都无法回答同志们对他深切的怀念。

 

起风了,高高的白杨树叶发出哗啦啦的响声,仿佛是杨亦德挥手向同志们告别。他的灵魂仿佛随风而去,追寻他深深眷恋的地方。他带着无限的向往,向往着解放全中国的希望,带着他无限的眷恋和深深爱恋的妻子儿子、女儿,永远地闭上了眼睛。他像一株高高的白杨树,虽然出身寒微,但人格高尚,就像白杨树一样,树树挺拔,枝枝向上,叶叶无字,却叶叶有声。

 

再硬的战斗都没让苏星团长掉过一滴眼泪,楚汉不知道该怎样劝说苏团长节哀。苏团长轻轻整理着杨亦德身上的遗物,从他内衣兜里掏出浸染着鲜血的一封写给儿子的信和一张刘云母女的照片,他轻轻放下了杨亦德的遗体,接过楚汉手里钢枪,朝天空哒哒哒、哒哒哒,疯狂般扫射。

  评论这张
 
阅读(1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