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兰馨欢迎您

听风的消息 小草的低语 记录曾经的故事

 
 
 

日志

 
 
关于我

吉林省作家协会会员。 喜欢用笔来抒写人生。 喜欢用自己的眼睛看世界。 喜欢原生态的自然万物。

网易考拉推荐

第五十三章 血染征程  

2017-02-02 16:18:5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通迅员马龙眼瞅着王思源连长被打成了蜂子窝,他黑土般的脸上,双目赤红,泪水奔涌而出,扑在滚烫的炮弹箱上,狂喊道:“王连长,王连长。”王连长再也没有抬起头来,再也没有像往常那样立正回答:“是,马龙同志,我马上到团部开会。”马龙哭喊着想冲上去抢回王连长的尸体,可是还没等他冲出掩体,密集的机枪又横扫过来。他只好转身在横七竖八的尸体中和血河里往后撒。回到原来的阵地找姜团长汇报,可姜团长早已失去了踪影,他吓得脑袋像被炸裂般的疼痛,耳朵里嗡嗡直叫,他惊恐地呼喊:“团长,团长。”一阵枪声扫过,马龙脖子被打中……当他醒过来时,已经躺在民工的担架上。

 

两个多月后,马龙伤好出院了,他又回到独立团,熟悉的战友已经没有几个了,大多都是些生面孔。外出执行任务的楚汉回来看到马龙,眼睛睁得大大的,他嗷的一声冲上去抱住马龙在地上转起圈来,当他放下马龙时眼睛里全是泪水,他喊着:“马龙,马龙,你还活着,我不是在做梦吧。”马龙歪着脖子说:“这儿被打个擦边儿,差点要了老子的命。”战友相逢的喜悦使他们又一次抱在了一起。吃过晚饭,两人悄悄躲在操场边儿,谈起惨烈的四平战役,真是百感交集,牺牲了太多太多的好战友,马龙讲了一连长王思源牺牲的经过,楚汉讲了他拖着受伤的姜团长撒离了火线,马龙焦急地问:“楚汉,你快说说姜团长现在怎么样了?他在哪儿?”楚汉详细讲了姜团长胳膊受伤被送救护队的事儿,此时马龙才明白为什么他回到阵地找不到姜团长。

 

独立团定期派一个排到各个下乡土改工作队视察,以震慑小股胡匪流窜作案,特别是对辽河源周边地区胡匪活动最猖狂的地方。县委和独立团派楚排长和副排长马龙带着战士轮流到各村帮助工作队工作,这给那些盼望国军打回来,企图蠢蠢欲动的地主伪满军警地痞更起到了极大的震慑作用。这天,楚排长带领一个排的民主联军来到了鹿鸣村,丽平看到队伍中马龙时,高兴得眼泪扑簌簌流了下来,终于看到了归来的小马龙。马龙看到了黄丽平,他出队奔跑过来,对丽平敬了一个军礼,丽平上前拽住马龙的手,满脸期待地问:“马龙你可来了,你们团长呢?”马龙喊来楚汉,并给丽平和楚汉介绍道:“楚排长,这是二道河子区的黄丽平同志,也是我们姜团长的那个同志。”姜团长的事,楚排长听马龙说过,楚汉一看丽平是一个非常漂亮的姑娘,心里真为姜团长高兴,只是姜团长受伤后被送到战地救护队再没有见过面。楚汉详细地对丽平讲了四平战役中姜团长受伤的经过。丽平听着听着眼泪又流了下来,姜守义你总算是有信儿了,你还活着,你还活着啊,她激动万分地上前握住楚汉的手说:“谢谢你楚汉同志,感谢你救了他,谢谢!谢谢!”楚汉说:“丽平同志,警卫员保护首长的安全是应该的,只是首长还是受伤了......”马龙抢过话头说:“楚汉,活着就好,活着就好啊!可王连长却被打成了蜂子窝。”一句话说出口,他眼泪滴落了下来。丽平急问道:“是哪个王连长?”马龙抽泣着回答:“丽平,就是柳叶姑娘喜欢的王思源啊!他当上连长了,在四平战场牺牲了。”刹那间,丽平黑亮的大眼睛失去了光彩,豆大的泪珠又一次滚落下来,接着忍不住扑在马龙肩膀上失声痛哭起来,马龙劝慰着丽平,可劝着劝着自己也跟着哭起来,楚汉眼圈红了。丽平哭得眼睛都红肿了,才从悲痛之中清醒过来,她想,柳叶要是知道王思源牺牲了,将会悲伤成什么样子,她喜欢王思源,喜欢到了痴情的程度,她满心祈盼着革命胜利后,王思源能来娶她。丽平娥眉紧锁,满脸泪痕,失去了刚才看见马龙时的欢乐。马龙为了转移陷入悲伤的丽平,他问丽平道:“丽平,听我们团长说,他家就在辽河源镇,你去没去呢?”丽平抹抹眼泪儿回答道:“我一来到辽河源,就被分到鹿鸣村了,还没来得及去姜家报信呢。”“丽平,那好啊,今天我们回辽河源,你和我们一起走,我陪你去姜团长家,好不好?”丽平想了想说:“马龙,我去和组长请一天假,才能和你一起走。”丽平征得魏组长的同意后,和马龙一起去辽河源镇看望姜团长的家人。

 

丽平姨妈妈和她妈老姐妹俩儿屁股可坐不住炕了,眼看着秋风一天紧似一天,霜一落地儿,大雪就跟着来了。没心没肺的丽平一走就是三个多月,只给家里稍来一封信,信里说她吃得好,睡得香,可是她们见不到丽平的人儿,心里慌慌乱乱不得个安稳。几次去找柳叶和张区长问丽平怎么还不回来,柳叶说搞土改工作的人都特别忙,他们每天不也是忙得脚打后脑勺儿。姐妹俩一商量还是去辽河源看看丽平。她们生怕冻着了丽平,收拾棉衣棉裤准备给丽平带去,姐妹俩包裹些丽平平时喜欢吃的糕点就上路了。两人背包挎筐走了一天,家家户户吃饭时才走到辽河源小镇。灵草还是几年前看闺女云儿时来的辽河源姜家,一点没变化的辽河源,如今还是从前的模样,破房土路草棚子小买卖。灵草领着大姐来到姜家门口,姜家人刚刚收拾完草棚子里的货品,一家人坐在板凳上正准备吃晚饭,进来两个背包挎筐的老太太,姜守仁的媳妇看着其中一个老太太挺面熟的,可一时又想不起来了。她笑眯眯地问:“大娘,你们找谁呀,咱瞅你咋这么面熟呢?”刘云妈将头巾摘了下来,姜家老爷子脱口而出:“哎呀,这不是刘家的亲家母么?你怎么来啦?快炕上坐,这位是谁呀?”大媳妇一拍大腿说:“哎哟,我说咋这么面熟呢,原来是刘家大婶来啦!好几年不见了,刘云可好?你老也好吧。”“好、好、好,都挺好的。”丽平姨妈妈打从进门起,就明白了她的宝贝闺女丽平没来过姜家,她不待姜家人招呼她,就心急口快地问:“姜老爷子,你们这儿的土改工作队住在哪疙瘩?”姜家大媳妇说:“大婶子,你们找工作队干什么?”“我们家姑娘到你们辽河源搞土改啦,她说要来你家串门子的,怎么你们没见着她的人影儿?”姜家老爷子纳闷道:“你越说,我怎么越糊涂了,打从刘云走后再也没见着她的面呀,再说了几个月前,镇子上闹农会的那些人都被胡子给杀了好几十人呢。没听说有女的。哎呀,我想起来啦,是有一个挺漂亮的姑娘,能不能去了……”姜守义他爹话没说完,老姐妹俩一听,搞土改的人被杀死好几十人,也顾不得听清楚下半句话,慌里慌张就往外跑。边跑边喊:“哎哟,丽平啊,丽平,她要是有个三长二短的,让这老的可不能活呀。”姜家大媳妇看着她们刚刚进屋又往外跑,急得她上前拦住道:“大婶子,都到咱家了,我现在就让守仁去镇上农会打听打听,你老先歇歇脚儿,喝口热粥,不着忙啊!”亲家公也伸手拦住她们道:“她婶子,天都快黑了,你们等孩子去问问,咱们在家里等着听信儿,行不行啊。”

 

姜家大媳妇听她们喊丽平、丽平,张开手臂将她们堵回屋里,自己则忙三火四地从家里跑出来,她去路口迎迎拉柴禾还没回来的丈夫和儿子,自己再去农会问问。恰巧马龙和丽平一起回到辽河源镇,马龙上前打听的人正是站在路口等人的姜大嫂,她见穿军装的人打听姜守义家,身边还站着一个漂亮姑娘,顾不得马上回答马龙,她就是姜守义的嫂子,而是急切地反问:“哎哟,你们是不是土改工作队的?我正要找你们打听一个姑娘呢。”丽平一听,她还以为是姜团长写信告诉了家里人,只见她满脸红云,小声说“我就是丽平。”姜家大嫂说:“你是丽平?你妈来咱家寻你呢,赶快跟我去,她们都要急死了。”丽平一听是妈妈来了,她顺着姜大嫂所指的屋子跑去。姜大嫂陪着马龙跟在后边边走边唠,马龙悄声问姜大嫂:“大嫂子,丽平她妈是来看我们姜团长的吧?”姜家大嫂一愣,问马龙道:“我没听明白,你说什么?”马龙解释道:“丽平是我们姜团长还没过门的媳妇儿。”“你说谁没过门儿?什么姜团长?我怎么没听我爹说过呢。”马龙笑呵呵地重新解释:“我是姜守义团长的通迅员,我叫马龙,这事儿我怎么能不知道呢。”姜家大嫂这才听明白,是说失踪多年的小叔姜守义还活着,而且还当上大官了。

 

丽平落落大方地进了姜家门,一头短发在耳边微微晃动着,清秀的脸蛋略显黑瘦,一对明亮的大眼睛闪着兴奋的光彩,犹如一池荡漾的春水,略显羞涩的笑容使她脸蛋露出两个小酒窝儿。她先向炕边坐着的满头白发的老人家问声:“姜大爷,您好。”还没等姜老爷子回答,便扑向两位急坏了的妈妈。丽平长这么大还是头一次离开妈妈这么久,一看见妈妈,眼泪儿就淌下来了。姨妈妈骂道:“疯丫头,一走就没影了,我们在家里都急死了。”姜老爷子追问道:“她婶子,这就是你家的二姑娘?”丽平妈在一旁指着丽平说:“她大爷,这就是二闺女,叫丽平。”姜老爷子细细端详着丽平,心想,这闺女比她姐刘云还好看。姜大嫂进来就给公爹报喜:“爹呀,喜事临门了,咱家二弟有信儿了,还当了大官了,这就是马龙,丽平是二弟没过门的媳妇儿。”,马龙立正给姜团长老爹敬了个军礼,转身又给丽平的两个妈妈敬礼。突然降临的喜事儿,乐坏了姜守义他爹,老爷子高兴得都傻啦,腰带手枪的兵,怎么一进屋就给他敬礼?丽平姨妈妈一把拽住马龙急切地问:“马龙,你们姜团长呢?怎么就你自己?”马龙一笑遮掩道:”黄大娘,姜守义团长调别的部队去了,我是来这儿剿匪的。”姜守义他爹可算是听清楚了,是说他的二儿子守义,他老泪横流,哽咽了半天才问马龙:“你是说我儿子还活着?十年了啊!我儿子守义他还活着?”守仁媳妇说:“爹,您先别哭,我二弟真的没死,他还活着呢。丽平姑娘就是咱二弟没过门的媳妇儿。”丽平姨妈妈一听这个姜守义十年都没回家看看,连他和丽平这么大的事儿,也没给家里打一封信说说,她们姐妹俩倒忙颠颠地跑来认亲来了,她老大不高兴地说:“亲家公,你看看啊,你儿子还没和你说呢,我们自个倒将姑娘送上门来啦,真是臊着我们做妈的脸红呢。”姜守义他爹双手合十:“老天保佑,老天保佑,祖上积德啊!”二儿子守义如今在队伍里做官了,眼前这位漂亮姑娘,就是刘家的二闺女儿,他姜家二儿子未过门的媳妇。他又高兴得哭起来,要是老伴儿还活着的话,还不知道乐成什么样儿。公爹的心事,只有大儿媳妇知道,她劝导着公爹说:“爹,您别哭了,队伍上的兄弟来家了,二弟有信儿了,二弟媳妇家人也都来啦,你老应当高兴才是呢,我炒几个鸡蛋,一会儿陪客人喝酒。”话儿还没说完,姜守仁和儿子回来了,媳妇就将家里的大喜事儿告诉了丈夫,喜得姜守仁泪水沾襟,二弟还活着,二弟你终于有信儿了。他见过客人,逐一问好,随后大声吩咐:“儿子,你二叔快回来啦,快打酒去,今晚一定要喝个痛快。”

 

屋里炕桌上摆了一大盘子炒鸡蛋,切开了十几个咸鸭蛋。姜家一片喜气洋洋,马龙和丽平互看一眼,彼此明白,不能和老人家说姜团长受伤的事儿。姜守仁还在院子里杀鸡退毛,马龙说:“大哥,你可别忙活了,都是自家人,吃什么都行。”

 

马龙挽袖帮忙做饭,丽平则心事重重,她心里牵挂着姜守义,不知他伤势怎么样了,可不管怎么样,他还活着,而王思源却永远倒在了四平的土地上,这对丽平来说,心里特别的难受,对柳叶来说是更沉重的打击。王思源微微一笑时的模样儿,总是出现在丽平的眼前,她想得有些发呆了,马龙一声喊:“丽平,拿菜呀。”马龙看她靠坐在一旁沉思不语,眼圈微红,猜想她又想起王思源连长了,急忙喊丽平过去帮忙。丽平泪珠欲落的样子,姨妈妈看着倒多心了,这孩子有什么事儿藏在心里?她上前拉住丽平的手问:“丽平,你究竟是怎么了?好好儿的,怎么又要哭了?”丽平擦擦眼泪儿说:“姨妈妈,我没事儿,这些天忙着一家家分田地,没睡好,才打个哈欠。”姨妈妈眼珠子转了转,小姑奶奶你还能鬼过我。她不动声色地对丽平说:“闺女,陪姨妈妈去茅房。”一出门儿,姨妈妈逼问道:“丽平,手打鼻子,你还想从我眼前过了?你是为什么哭?”丽平遮掩道:“姨妈妈,我不是和你说了吗?困了,打个哈欠,流眼泪儿,又怎么啦。”“丽平,我可告诉你,你不说实话,我就让你跟我回家。”丽平最怕姨妈妈耍横的,她泪眼莹莹,嗫嚅着不得不将柳叶的未婚夫王思源牺牲在四平战场上的事情告诉了姨妈妈,并嘱咐姨妈妈先不要告诉柳叶,等她回去后再告诉她也好安慰安慰她。姨妈妈听着,想起王思源憨实的笑容,她惋惜地长长叹口气道:“这仗得打到什么时候才算完呐,多好的小伙子,说没了,就没了,真是造孽啊。”

 

姜老爷子吃饭时,忘记夹菜吃饭,他守在马龙身旁寻根究底,他儿子守义如今在哪儿呢?十年没见了,他是胖了,还是瘦了,身体壮实不壮实。马龙告诉他,姜守义早些年打鬼子,如今是民主联军的团长,工作忙得脱不开身,等过一段时间,抽空他就会回来看望他老人家。姜守义他爹乐得满脸的皱纹都挤到一块了,看着这个水灵灵未过门儿媳妇,饭没吃几口就笑饱了。

 

第二天一大早,丽平告别姜家和妈妈姨妈妈,由马龙护送回到鹿鸣村。丽平一进村,就被急于分到土地的农民围住了,土改工作进入了顺利阶段,丽平几个工作队员每天忙碌着,一家一户分配土地和牲畜农具。

 

此时的姜守义团长已伤愈出院,由于左肩部受伤落下了残疾,被调离部队充实到辽北地委工作。此刻,他正在地委的会议桌上开会,解放后的东北地区诸多工作忙得他忘记给家里和丽平写封平安信了。

  评论这张
 
阅读(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